香港學生採訪樹黨、綠黨的年輕候選人:他們堅持「站在雞蛋那邊」

香港學生採訪樹黨、綠黨的年輕候選人:他們堅持「站在雞蛋那邊」
Photo Credit: 林佳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體制改革固然重要,而人心轉變是必不可少。這需要翻轉市民以往對政治避之則吉和厭倦的心態、跳脫傳統藍綠統獨意識形態、打造多元政治和建立在地公民力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何慧欣(香港人,現留學台灣。開設Facebook專頁「看見香港」,希望讓港台兩地看見彼此)

11月29日(六)台灣將舉行四年一度地方公職人員選舉(九合一選舉),屆時選民投票選出九項公職,包括市長、市議員、縣長、縣議員、鄉鎮市長、鄉鎮市代表、村里長、直轄市原住民區長及區民代表。選民根據戶籍地(直轄市/直轄市山地原住民區/省轄市/縣)進行投票。這次選舉將選出一萬一千多個地方公職,是台灣地方自治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選舉,而參選人數破紀錄接近二萬人。

台北市和新北市選民(非山地原住民)屆時有三張選票,分別選出市長、市議員、里長。雖然說是全國地方選舉,但重點都放在台北市長兩大候選人身上-國民黨的連勝文和無黨籍的柯文哲,市長選舉打破以往傳統,由兩位「政治素人」(沒有公共行政經驗者)帶頭角逐。

政治素人如何管治官僚團隊服務市民,是一個大問號,但每天兩位打公關輿論戰成為台北人的日常話題。藍綠意識形態是社會大氣氛,其他小黨和無黨籍候選人在主流媒體的能見度着實有限,政見理念唯有靠每天努力「掃街」和社交媒體宣傳。

這次訪問的兩位市議員候選人分別出選台北市和新北市,他們分別來自樹黨和綠黨。兩黨都以公民參政、環境保育、土地正義為核心,黨員大多來自各式各樣公民運動的參與者。兩人從草根運動出身,現在改變路線以參選建立清新政治,在街頭上喊出對政治和地方發展的理想。三月的太陽花運動,喚醒新一代公民意識,究竟這反映多少在選戰上?自己國家自己救,學運創造一個契機。翻轉政治,首先要翻轉社區。

林佳諭和競選團隊正在等交通燈。她站在前方單車三輪單車後方,一邊握著藍色竹竿,一邊拿著麥克風拉票。(照片由作者提供)
最年輕市議員候選人  立志終結權貴世襲

林佳諭是台北市議員最年輕的參選人,一名二十來歲的瘦弱女生,是今年八月才創立的樹黨黨主席。競選辦公室門口停放幾台插著宣傳旗子的單車,這是經費緊繃和環保理念之故。其中有一輛奇怪的三輪單車,車後有一個擴音器、一支竹竿和一塊踏板,助選志工騎着單車,而她每天扶著竹竿站在後面叫咪拉票,單車競選讓路人和司機在十幾秒的等交通燈時間認識她。

佳諭出選的中正萬華區是「鬧區」—旅遊熱點(西門町、中正紀念堂、師大夜市)、傳統文化重鎮、政府機關所在地,相對於其他非市中心的行政區,中正萬華在台北市的政治地位比較明顯。

她是弱勢家庭出身,除了為「無聲的樹木」和「無聲的人民」發聲,她意志昂揚說要推翻世襲政治。她受不了亂七八糟的政治人物,「你們香港要爭取真普選,而我們現在是假普選」,傳統選舉只分藍綠,老百姓在不斷循環的兩黨派系鬥爭下犧牲。台灣要終止禮金選舉、建立多元的政治觀點和力量、建立屬於每個台北人的政治。

在太陽花學運期間,她發現她不是一路孤單。以往孤單是因為她在學修工程的關係,「那是不會碰到政治,理工科是很直率的學科,但思考就會僵化」。台灣的聰明有錢人都是理工科出身,而不是修法律政治,她懷疑這是威權時代國民黨的部署。畢竟小時候受過黨國教育,後來發現很多唸過的東西都錯得離譜兼扭曲事實,她的懷疑讓人感受到洗腦教育遺害之深。幾代人走出沉痛的黑暗獨裁陰霾,擺脫白色恐怖的自我恐懼,新一代準備好建立新政治。

佳諭的宣傳行程沒有對外宣布,在社交媒體只能看到她總結每天跑過的行程,原來是為了避開騷擾,「你們(香港人)叫他們五毛,我們叫作黨工」,不對外公開宣傳路線是非不得已的下策,讓她的單車團隊更能專心「掃街」。單車拉票是很常見的宣傳方法,既環保又奏效(車上大聲公一直在播錄音),但一條馬路同時出現幾種車速相差甚遠的交通工具(汽車、機車、單車),着實有點危險。由林媽媽騎機車帶頭,幾輛單車後隨在馬路上拉票。我跟在團隊後面,在車水馬龍的羅斯福路緩慢地騎著單車,旁邊的機車快速飆過。在一個追求發展和效度的大城市,繁忙的馬路能包容像烏龜一樣慢慢移動的單車隊伍,這是台北眾生相。

王鐘銘(右三,棕色背心)和競選志工在三芝一戶人家的土地插放競選旗子。市政府過去計劃在這裡建風力發電站,居民因設址太近民居和安全原因反對開發案,而鐘銘協助居民抗議,最後成功令立委轉向,使政府撤下開發案。居民因此成為他的粉絲。(照片由作者提供)
在地扎根  農業復興  打造陽光政治

「哩厚,哇系王鐘銘,請多多支持,甘蝦。」王鐘銘和競選團隊配以四十五度鞠躬,向每家小商戶和路過市民拜票。王鐘銘是新北市第一選區(八里、淡水、三芝、石門)市議員候選人,而這是他的第三次出選該區,上次分別是2010年市議員選舉和2012年立法委員選舉,都是落選而回。

他所屬的綠黨雖然是台灣第五大黨,但選舉團隊缺乏經費做大型宣傳,唯有努力逐家逐戶拜票,日程表從早上七點編到晚上九點,有時競選團隊一天連跑三個區。上星期日團隊在三芝拉票,鐘銘向每家店鋪和路過市民自我介紹,而競選團隊將文宣放進每個信箱。

三芝位於台灣北端,也是前總統李登輝家鄉。在捷運淡水站轉公車搭三十分鐘就到,沿途看到北海岸,一路風光明媚。「三芝最有名是茭白荀」,他希望三芝人能食三芝菜。三芝是農村再生和永續環境的模範,小農經濟有大好前景,但發展遇到瓶頸:農業產銷管道仍有限,而市區的居民也沒有管道投入生產過程。他希望透過社區經營促進全民參與,建立生產和銷售互相支撐的在地農業。社區經營需要把農民、居民、農會、市政府等縫合起來,而鐘銘希望是那根針。

王鐘銘是淡水人,一直投入當地的環境議題,例如要求核一廠除役、反淡海新市鎮土地徵收、八里消除污染、推廣小農經濟、同志平權等。新北市政府的硬體建設發展觀為市鎮帶來巨額投資,也帶來公害。

四年期間,不斷有受害居民向他「求救」,他從不同管道參與公共事務,親力親為協助居民。里長及市議員應做的事,他也能透過動員和抗爭為民服務,「當選市議員有權限能決議預算和訂定環境自治條例,但有些可能是內部沒辦法動,(影響環評的力度)在體制內外其實沒差」。出選市議員,主要是希望能獲得充裕和穩定的資源推行在地發展,畢竟「有一餐、沒一餐」的社運生活難擴張社區服務版圖。

鐘銘的當選機會本來樂觀(該區是六選四),但沒有旗幟海、看板海、文宣海和人海之下,大量潛在選民被同樣是強調環境保育的大黨年輕參選人吸引過去。太陽花學運所刺激的年輕人和中間選票給民進黨大量吸收,而對於社運或獨立候選人是得到益處是微乎其微。這不是選民不認同他的環境政治主張,而是選民根本不知道這位2號候選人的存在,錢決定選戰好大部份。四年積極的地區工作和像農夫的辛勤性格是鐘銘的本錢,大家都很希望他能選上,讓黑暗的政治透入一線陽光。

不是政治素人、也不是八十後的鐘銘坦言感覺到民間的無力,肯主動瞭解環境及地方發展的市民很少,只有當初受土地徵收、居住環境受污染的苦主找他才慢慢建立社區關係。對於未來公民力量,他認為新世代的價值觀就是「沒有價值觀」,把不是價值的東西當作價值。「政治素人是理念嗎?獨立候選人也是嗎?」

太陽花學運喚醒年輕人反抗意識,多了年輕選民和首投族出來投票大多是為了抗衡國民黨,而典範轉移真的有出現嗎?還是傳統政黨暗自操控,將藍綠意識形態重新包裝成為一種生活態度行銷給市民?

「我喜歡某候選人是因為他的公關宣傳和講話,而他的政見是後話,因為政客都是講一套、做一套。」他面對緩慢的政治進成和各方牽制(社會、學術界、社區團體),道出失望感,也很難說服其他人身體力行支持他的理念。但他貫徹相信每個人的力量能匯集成為在地勢力,令有實權的立法委員轉向,消除一些社會不公義。

結語:打造新政治從離開佔領區開始

明年就是香港區議會選舉及新界村代表選舉,預期有很多八十後九十後參選,而「本土優先」、「環境/土地正義」、「公民代理人」等將成為泛民主派的新政綱和焦點訴求。同時,青年投票率預期上升,以對抗建制派的鐵票倉庫。雨傘運動讓你我透徹了解一點:對於民主發展,香港人還未凝聚出一個最為人普遍接受的長期抗爭路線。

與其長守金鐘旺角,當前最重要是走入社區、佔領人心。我們無法說服反佔中支持人,那至少我們必須自我準備,建立新香港想像,擺脫設限和框框,才有機會走出困局,這是你我必須認真去想的,不要再逃避了。我們還有不到一年時間在體制外建立民主力量,遍地開花首先需要播種,佔領區村民是否準備好離開帳篷接觸其他偏遠村落?

台灣從過往獨裁政治邁向現在民主轉型的最後一步,對於站在雞蛋那邊的兩位市議會候選人而言,體制改革固然重要,而人心轉變是必不可少。這需要翻轉市民以往對政治避之則吉和厭倦的心態、跳脫傳統藍綠統獨意識形態、打造多元政治和建立在地公民力量。到時候高牆面對的,是一面堅固的民主牆。

Photo Credit: 林佳諭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