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橘子:我遇上玩藍鯨遊戲的女孩(上)

藍橘子:我遇上玩藍鯨遊戲的女孩(上)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看一下時鐘,現在是04:20AM……哈哈……一個會讓人自殺的遊戲怎麼會找上我!?一定是在作夢,我完全沒有留下個人資料,怎麼會找得到我呢?「起來了! 接收第一個任務!」

文:藍橘子(小說家,〈我是技安 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作者)

現實往往比起小說、漫畫、電影更加出乎意料之外。在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晚上,我遇見了「藍鯨女孩」。

「這是我的裸照。」女孩秀出她手機上的照片。

「啥?」我一頭霧水。

「你的裸照呢?給我看!快點!」女孩急問。

「我沒有……」這倒底怎麼一回事?我完全摸不著頭緒。

「呼,你還沒接到這個任務吧?算了,跟我來,我們去『認證』。」

我叫阿健,是一位網路作家。相信把這件事當作小說寫出來,也沒人會相信,甚至覺得劇情無稽、超脫現實……

當時我正獨自在街頭等待網上買的模型面交,突然有一名女生走到我面前,向我展示她的裸照……

我很確定不認識她,而這個莫名其妙的女生正牽著我,拐進一條無人的小巷。

大街的燈光無法透進小巷裡,小巷被一片黑暗籠罩,大廈的冷氣機發出令人煩躁的聒噪聲,地上滿布積水、垃圾、針筒、用過的保險套……

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這裡都充滿犯罪意味。我心裡思忖著。

女生放開了抓住我的手,我抑壓住滿腦子色情的畫面,作了幾次深呼吸。

「你在想色色的事吧!?」女孩警戒的盯著我。

嗯嗯,愛幻想是作家的職業病啊……我很想這樣向她解釋。

「算了,反正世界上任何事都沒有意義,來認證吧!」女孩說畢,便捲起上衣的長袖。

這種會熱到令人融化的天氣,為何還要穿著長袖襯衫呢?

正當我感覺到古怪,便瞥見她的手臂上,有一個仍黏著半乾血塊的紋身。

這紋身看起來是用美工刀粗暴亂畫的藍鯨,而剛好,我的前臂上也紋了一頭藍鯨。

那是我在兩年前紋的紋身,原因只是因為我喜歡藍鯨泳姿悠哉游哉,體型龐大卻沒有牙齒,又喜歡吃磷蝦。

我壓根沒想到,自己會因為這個紋身,而陷入一場死亡遊戲。

「抱歉,我要怎樣認證……?」我不解。

女孩嘆了一口氣,她一手抓住我有紋身的手,與她前臂上的藍鯨紋身併起來,再用手機咔嚓拍了一張照。

「可以了。」她說。

「這樣就可以了?沒有其他儀式要做嗎?」老實說我有點失望,就只是這樣而已。

女生眉頭緊鎖,以「你真的什麼也不知道」的眼神凝視著我,「你叫什麼名字?」

「許一健,可以叫我阿健。妳呢?」

「貝兒。」

「英文名嗎?真可愛。」

「是我的真名。」她用力瞪了我一眼。

「那應該叫妳阿貝還是阿兒?」

「呼……隨便你。」貝兒又嘆了一口氣。

我留意到她每次嘆氣,眼神都會變得茫然,彷彿一切都無所謂的表情。

跟著她離開小巷,大街的噪音馬上灌進耳裡,貝兒低頭按著手機,腳步飛快的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穿梭,我拚命跟上,瞥見她將我們手臂的合照發送給一個叫「管理人」的人。

「ok,管理員認證了。」貝兒向我展示手機,管理員回覆她:

任務達成。

與你拍檔保證聯絡,他是妳第50個任務的見證人。

明天04:20見。

「04:20是什麼意思?」我問。

「哈,你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到底你進行到哪個階段?」

貝兒雖然看起來很憔悴,像被榨乾生命能量的病人一樣,但仍用力擠出充滿優越感的笑容。

「我、我不太明白妳在說什麼……」

「放心,藍鯨之間可以討論遊戲的事,將來你有些任務都會與藍鯨聯絡的。」

貝兒愈說愈興奮。完成任務有什麼值得高興嗎?我必須盡快阻止這個誤會擴大下去。

「我不是藍鯨,妳完全誤會了。這個只是我的紋身,不是什麼遊戲,我喜歡藍鯨,啊啊啊啊啊隆一聲吃掉一堆磷蝦的藍鯨啊!」

「哈……啥?你……不是?」貝兒臉色瞬間變得慘白,不安的咬著手指頭。

「抱歉,我要走了,我還要面交模型……」

我轉頭就離開,不想陷進可怕的遊戲裡。怎料,貝兒一手抓住我,不讓我離開。

「你不准走!你還要做我的見證人!」貝兒急道。

「什麼鬼見證啊!?我已經跟妳的血藍鯨合照過了!」

我想甩開她,但她死命抓住我不讓我離開。

「聽著,你要用手機拍攝我完成最後的任務,再發送給管理人!」貝兒語帶命令的口吻。

「拍攝什麼啊?裸照嗎?」

「拍我自殺。」

我創作過很多殺人狂的故事,也寫過憂鬱症、人格分裂、夢遊……但我從沒見識過真正的神經病,而面前就正好有一個。

「我的模型在召喚我,哈哈,我要先走了……」我只想趕快離開這個瘋女人。

「那下次再見吧,藍鯨。」

「我想不會了。」我完全不想跟她有什麼牽扯。

「我們在一起已經超過半小時了。」貝兒說。

「那又怎樣?我對妳沒興趣!」

「真可憐,你什麼也不知道……」她嘆了一口氣。

我急步離開,幸好貝兒已經放棄再抓住我了。我回到面交的地點,因遲到被賣家罵了一頓,但總算成功抱著心愛的模型回家了。

洗澡後,我小心翼翼把模型的零件和工具放在書桌上,這是絕版的模型呢!我必須每個步驟都小心謹慎!

「反正世界上的一切也沒有意義……」

不知怎的,貝兒的說話突然在我腦海竄出。

大家也許有過這種經驗吧?明明只是一句簡單的對話,聽到時也不以為然,卻一直在腦海迴響著,彷彿潛意識想要提醒你什麼。

眼前的模型有意義嗎……?儘管它已經絕版,我把它完成後頂多只會放在書櫃上,替它拍個照,放到FB上讓其他人羨慕……

這真的有意義嗎?沒有吧……我的生命沒有因此而得到任何改變。

真掃興呢……

我將模型擱在桌上,今晚遇到的事太衝擊了,先睡個覺明天起來繼續吧!像是電腦出現故障,認為只要「重新開機」就會自動好起來一樣。

我以為只要睡一覺,一切就會回復正常,不料……

我的手機不斷收到訊息,鈴聲把我從睡夢中吵醒。

我瞇著眼睛拿起手機一看,我的FB收到十多個未讀訊息—

起來了!接收第一個任務!

起來了!接收第一個任務!

起來了!接收第一個任務!

起來了!接收第一個任務!

我看一下時鐘,現在是04:20AM……

哈哈……一個會讓人自殺的遊戲怎麼會找上我!?

一定是在作夢,我完全沒有留下個人資料,怎麼會找得到我呢?

起來了!接收第一個任務!

起來了!接收第一個任務!

…………

手機不斷收到訊息,儘管調了靜音,腦子根本冷靜不下來。貝兒彷彿躲在我腦袋深處般,腦海再次浮現出她空洞的眼神,還有她說過的話……

難道她在我身上裝了什麼追蹤儀器嗎?想到這裡,我立刻從床上跳起來,在昨天穿過的衣服上搜索了一片,還索性將它們浸泡在水裡,想把追蹤器弄壞……

「我們在一起已經超過半小時了。」我記得貝兒說過這句的話。

三十分鐘……?

我記得曾經在網路上看過一個傳聞。也許很多人都曾經試過,在FB上的「你可能認識的朋友」一欄中,會莫名其妙出現你的中學同學、你的同事、你的親戚,甚至你的健身教練、補習老師等等……但有部分人根本連你的聯絡資料也沒有,到底FB是如何偵測到我們是認識的呢?

答案就是wifi和手機的定位。

當你跟某人在同一個位置,或連接過同一個wifi超過三十分鐘,FB就會把你們定義為「可能認識的人」。

智慧手機令生活變得更方便,也其實沒想像中安全。

大家都輕易的接受、享用新科技帶來的生活便利,卻沒注意伴隨科技生活帶來的潛在危險。

有很多人以為填假資料就沒事了,但如果你的Google Mail和Google Map登入成同一個帳號。你收取的所有郵件,內容都會被Goole所用。舉個例子來說,你用E-Mail來訂酒店或機票,當你付費後會收到酒店的確認E-Mail。接著,再打開Google Map,你就會看得到酒店的位置被打了標記,還註明你入住的日期。

所以,即使E-Mail填寫的是假資料,只要訂酒店時填寫正確的信用卡、身分證、姓名……Google照樣能得到你的所有資料。

現在這個自稱「管理人」的人,就是我與貝兒共處三十分鐘後才得知我的FB吧!?

原來這個「藍鯨遊戲」是用這種方式招攬新玩家……

想通了不是衣服被黏追蹤器,我只好一邊把衣服洗乾淨,一邊思考對策,才回到房間拿起電話。

相關書摘 ►藍橘子:我遇上玩藍鯨遊戲的女孩(下)

書籍介紹

《死亡的擬聲詞:藍橘子怪奇治癒短篇小說集》,布克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藍橘子

文字的狂奔 想像力的飛翔。

爆紅新生代網路作家-藍橘子,本世紀的都市傳說將從這裡開始。

連載十天被瘋狂轉發,近百萬人次觀看。文壇難得的奇異熱潮,受到新聞媒體關注追蹤!「用故事,換一口讓你繼續在都市生存的氧氣」。看似正常運轉的社會裡,隱藏著人心的脆弱與險惡。帶著奇幻色彩的故事中,巧妙勾出你心中不敢說的秘密。

死亡的擬聲詞-正確版立體書封-180427
Photo Credit:布克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