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是習近平,我會在選前之夜......

假如我是習近平,我會在選前之夜......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可以斷言假如11月29日如果柯文哲真的能夠以大幅度的票數勝選,那麼我們整個台灣的未來,將會決定性的改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蔡漢霖(不動產建設業者,致力於都市環境與建築品質之提升)

假如我是習近平,我會在選前之夜派出殺手,暗殺柯文哲。

是的,你沒看錯,暗殺柯文哲。

你們一定會說我瘋了,這不可能發生!客觀來看,以目前民調這麼懸殊的狀況下,柯文哲的死亡必定造成群情激憤,選舉在形式上必須暫停,而隨後的紛爭擾攘、民意發酵,恐怕會造成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中的全面大敗。這對中國共產黨政權有什麼好處?

但究竟是好是壞,是要看長線還是看短線。

今年11月29日的選舉,不僅僅只是一個地方性的選舉,或什麼所謂總統選舉前哨戰而已。你們會發現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台北市,而實際上,這場選舉的真正重點,也真的是在這次的台北市長選舉。

這並不是因為台北市有多少資源、多少權力、多少能見度,或這屆市長的位子有多重要。而是著眼於這場選舉的人選對決,以及雙方台面下所支持的群眾,關係到台灣未來的選舉文化,甚至民主走向!這是一場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選舉。

這場選舉象徵公民的覺醒,不分藍綠,我們正在為擺脫做為一個被當權者愚弄的工具而努力著。

暫且不評論連勝文這個人的人格特質,但其背後代表的,就是數十年來從台灣這片土地上所孕育出來的一個政商集合大怪獸,以及整個對中國大陸的政治商業利益買辦集團。

這集團壟斷了台灣行政、司法以及絕大多數的媒體等資源。長期以來霸佔著主流發言權,不分是非,顛倒黑白。從連營這次一連串從MG149、買賣器官案,現在居然還有活摘器官的指控!國家機器查稅、檢調調查、監察院彈劾、考試院糾正,立法院砲轟,審計部部長被羞辱。人身攻擊,人格謀殺,砸大錢買文宣、公然賄選、政策買票、撕裂族群、皇民指控、試圖訴諸所謂「基本盤」來影響選舉贏得勝選。

簡言之,這次連陣營真的是奧步盡出,在短時間讓全台灣選民重新複習見識到了,什麼叫做最髒、最低格調的選舉伎倆,所有願望,一次滿足。

但平心而論,如果連公子的對手不是柯文哲,今天這些伎倆早就成功了。但就是因為由於柯文哲的特殊素人背景,讓選民們能夠更冷靜的檢視事實,所以才更顯的對手陣營的不堪。

這次民主進步黨在台北市市長選舉中退讓,不推代表出來爭一時之氣。我個人對這個決定感到非常尊敬。

幾個月前,有幾人能想到今天能有這個局面?

因為這個契機,無黨籍的柯文哲在初選中打敗了其他民進黨籍的候選人,取得了綠營選民的支持,同時也以他的能力與風範,爭取到了非常多藍營理性選民及許多大老的支持,這是一個破天荒的大和解。

來聽一段姚立民講的演講(逐字稿):

柯文哲與姚立民的這番對話,感人肺腑,令人眼眶不禁濕了。

這象徵著藍綠選民,為了對抗這個失控的政商集合大怪獸,一起聚到了支持柯文哲-這個藍綠選民、本省外省選民都認可的最大公約數下,不再被藍綠意識、國族意識所綁架,大家一起對這個大怪獸說不。

這象徵著台灣終於開始向成熟的民主政治跨了一個大步。藍綠有機會能夠和解共生,台灣終於有這一天,藍綠兩邊支持的人民,能夠從十數年來被操弄分邊的這場噩夢中驚醒,開始思辨什麼才是大家共同盼望的未來,一起攜手努力。

台灣的民主政治一直以來被看做一個笑話。而雖然我們不願意承認,但某種程度上來說確實如此。過去台灣的選民太容易擺弄、挑撥,任何議題只要被套上藍綠陣營的標籤即無法被理性的思辨與討論。長期以來台灣的代議政治進入了藍綠兩黨的死胡同。

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支持ECFA的人一定要支持續建核四嗎?而支持台灣獨立的人就一定反核四嗎?但是如果你支持ECFA但是反對續建核四,那你票要怎麼投呢?這還只是茫茫幾千個議題裡面的小小例子而已。

剛性的兩黨政治在台灣注定會失敗,因為人民的意見絕對無法被簡單區分為兩邊。在一次次的選舉中,神奇的將一群各自相同但又各自不同的人,簡單一刀分為了涇渭分明的兩邊互相對抗,這個不合理是何等的諷刺而滑稽。

台灣的民主是個笑話,這個命題對於中國共產黨政權非常重要,這邏輯代表了中國人不適合民主,中國人活該奴性,中國人應該繼續被一黨專政統治下去。

暗殺了柯文哲,這個十幾年來出現的藍綠唯一的公約數消失後,台灣政治將會重歸混亂、仇恨、猜疑,這會不會是中國想要的呢?

我可以斷言假如11月29日如果柯文哲真的能夠以大幅度的票數勝選,那麼我們整個台灣的未來,將會決定性的改變。

台灣不需要繼續藍綠對立,我們不需要意識型態的內耗空轉,我們有機會更實事求是,給兩黨一個震撼彈。我們要以具體的行動,告訴大家,除了操作對立,台灣還有其他可能,不分藍綠,我們可以擁有一個共同的夢想,共同的未來。

台灣將會成為華人世界裡面一塊真正落實民主成功的地方。而我們將有機會重拾我們的競爭力。我們要記住,上海之所以遲遲無法取代香港,並不是因為香港的地理位置真的有多卓越,而是因為香港有可靠的司法,可靠的制度,足夠的信賴保護,所以他才能夠成為眾所信賴的金融中心。一套公平透明的遊戲規則才是貿易國家競爭力的根本。沒有獨立、沒有民主自由,這個競爭優勢將無以為繼。

至於這改變對於對岸的中國是好,是壞? 這要看中國領導人的看法。台灣的民主成功對中國的長線一定是好的,這代表中國未來的可能性。但前提是中國必須要能夠撐過這樣的改變,而那改變,很可能遠比台灣的過程更為痛苦而激烈。

我想一切應該是我危言聳聽了。

最後跟大家分享一首小時候住新加坡的小姑姑帶給我的一首歌,當年我被這首歌深深感動。現在聽起來,除了國名不同之外,或許也非常符合現在的心境吧

本文發表於作者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