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島剛:讓日本人最感受辱的罵人話

野島剛:讓日本人最感受辱的罵人話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覺得日文和中文之間的罵人話所表現出來的最大差異,大概在於辱罵是否針對「性」和「親屬」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野島剛

讓日本人最受辱的罵人話——罵人話的中日比較

外國人都熟知的一句日語是「八嘎丫路」(日語寫作「馬鹿野郎」)。

過去我到中國旅行時,曾在火車上給一位農民模樣的大爺讓座。這位滿面笑容的大爺衝著我來了一句:「謝謝啊,八嘎丫路。」當場我就尷尬得要死。也不知道他是因為討厭日本人才這麼說,還是他覺得「八嘎丫路」是日本人常用語,才這麼講。這對我來說至今仍是個謎。只是,「八嘎丫路」在日本一般用於上司訓斥部下,或者父母教訓孩子的時候。即使被別人這樣說也不會覺得非常受傷害。翻譯成中文是程度較輕的罵人話,類似於「傻瓜」。

我曾經在上海跟計程車司機吵過架,他們總是故意繞遠走彎路。對方的態度實在太惡劣,所以下車時我丟了一句「幹X娘」,結果司機飛奔出來追我。那時我才第一次意識到,「幹X娘」這句罵人話跟日語中的「八嘎丫路」根本不在一個等級上。正如我這次親身體驗反映出來的那樣,日本人對罵人話往往感覺比較遲鈍。

前些天我跟一個中國朋友吃飯,圍繞「為什麼日語裡罵人話比較少」這個問題討論了一番。這個朋友在日本已經生活了十年,但據說現在發脾氣時也還找不到合適的日語詞彙來充分表達內心的憤怒。

比如說,在日語裡罵人話除了「八嘎丫路」以外,還有「阿呆」、「気违い」、「ヘニタ人」等等。翻譯成中文就是「呆子」、「瘋子」、「變態」的意思,大概在中國人眼裡不算什麼嚴重的罵人話吧。所以我的這位朋友抱怨道:「沒法痛痛快快地大罵一場,所以日本人容易累積很大的精神壓力。」

確實,中文裡的罵人話非常豐富,跟日語比起來簡直是天壤之別。我學中文有二十年了,現在還會遇到搞不清楚意思的罵人話,感覺每年都有新的罵人話誕生,永無止境,記也記不了。

這個朋友還問我:「為什麼日語裡沒有罵人話?」我想了想回答說:「因為日本人比較文明啊。」本來是句半開玩笑的調侃,但朋友馬上說:「日本人文明?中日戰爭的時候幹出那麼殘忍的事。」我也不服輸地反駁:「我並不否認這個。但說起殘忍,中國古代的秦國,白起不是還活埋了趙國的四十萬士兵嗎?殘忍度誰能比得過中國人?」話題一發不可收拾了。日本人和中國人之間的討論交流就是這麼困難。

回到罵人話這個話題上,我覺得日文和中文之間的罵人話所表現出來的最大差異,大概在於辱罵是否針對「性」和「親屬」吧。日語裡幾乎沒有與「性」相關的罵人話。 我想起了小時候,孩子們一起唱著順口溜「你媽是個凸肚臍」,相互鬥嘴。日本人頂多罵個「凸肚臍」,中文的話就變成了「幹X娘」,所以日本和中國還真是大不相同啊。

另外,關於「家屬」也是同樣的。 在中文裡有很多侮辱別人家屬或祖先的罵人話,而日文裡完全沒有。大概,心裡也不會介意千百年前的祖先被別人怎麼罵吧。日本人的意識裡最多認為祖父那一輩算是自己祖先。這跟發現數千年前的家譜後喜出望外的中國人相比,家族關係簡單得太多了。

以前我在臺灣旁聽立法院審議時,曾經遇到女立委毆打男立委的情景。 據說因為男立委說女立委「沒家教」。女立委在電視機前聲淚俱下地控訴「說我的話怎樣都行,但絕不容忍侮辱我父母」,臺灣輿論整體上也傾向於支持這名女立委。後來事態漸漸平息,認為說她「沒家教」的男立委有錯,並沒有對使用暴力的女立委加以特別處罰。

比如我,即使被人講「沒家教」,或許稍微有些不愉快,但絕不會非常憤怒吧。

這樣想來,罵人話裡所蘊含的差異可以說與中日文的價值觀差異直接相關。

最後順便說一句, 現在日本人最討厭被別人說的一句罵人話當屬「KY」。

這是「讀不懂空氣」一詞的首文字縮寫。所謂讀懂空氣是日本獨特的待人接物之道,日本人重視人際關係之「和」,努力維護不去破壞。 打破現場氣氛的人會遭到周圍的厭惡,被打上「人間失格」(做人不合格)的烙印。這對日本人來說是最恥辱的事,比任何髒話都有效果。

所以建議各位外國朋友,如果身邊遇到奇怪的日本人而感到憤怒的話,可以對他說「你呀,真是KY」。那個日本人聽了後肯定會目瞪口呆,深感難為情轉身回去好好反省。

相關書摘 ►野島剛:其實日本人不排斥被稱為「倭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原來,這才是日本:做決定很迅速、生活成本不高、愛上臺灣環島……野島剛的34個文化深度探索》,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野島剛

最理解台灣讀者需求的日本作家,寫出最不一樣的日本視野
野島剛深入連在地人都不自覺的日式思維,
讓你秒懂社會脈絡裡隱藏的大學問,
看見日本的真實模樣,就從這些事開始!

原來,日本人不排斥被稱為「倭人」,而且越來越多人不會寫漢字了,
臺灣人喜歡日本料理,但日本人更喜歡臺灣便當?
天皇談話竟會使日本人感到內疚?
日本的網路世界也有正義魔人,
連日本也留不住外國勞動者……

繼《日本人默默在想的事》之後,長期來往兩岸三地的資深媒體人野島剛再度提出34個深度觀察,從日本看臺灣,從臺灣理解日本,雙重觀點,你將更懂真實的日本!

臺日之間的美麗與哀愁
臺灣人排隊吃一蘭,但其實日本人也很瘋臺灣味——珍珠奶茶、臺灣麵線都很受歡迎。而且臺灣料理CP值很高,經常可以用少少的價錢,獲得物超所值的美味,但日本的食物價格和味道則往往呈正比關係。
然而,對日本人來說,臺灣的道路簡直和戰場無異,臺灣汽車駕駛人的態度,和日本相比,有點傲慢了。

日本人原來這麼想
因為日本人總是曖昧不明,我們因而覺得他們時時懷著「惡意」。然而野島剛認為日本人實際上並不是深思熟慮,或是擁有長期視野,而純粹只是活在當下。日本人從不想讓事態惡化,多半抱著「差不多可以了」的態度息事寧人。
此外,日本人的生活中常見儒教的影響,也會把四十而不惑這樣的孔子名言掛在嘴邊,但並不表示日本人就信奉儒教,而只是接受了儒教的處世之道的部分。

日本現在進行式
現在的日本,可說是窮人的天堂,每天大約花一千日圓就能吃三餐,五萬日圓就可租到一室一廳一廚,需要日用品的話到「百圓商店」去就解決了。而且,繼「立食蕎麥麵」之後,還出現了「立食牛排」,這應該是經濟不景氣下的產物。
因為人口減少之故,也增加了外國勞動者輸入的名額,然而進來的勞動者卻不斷在「失蹤」。

所謂的日式美學
對於幾位知名的日本小說家為何會選擇自殺、為何只有日本人才能拍出《你的名字。》這樣感動人心的電影,以及,日本到處都有的美術館有什麼特別的經營之道,可以不靠特展也吸引遊客上門參觀,野島剛都有獨特而精闢的見解,為你解開日式美學的祕密。

「我能夠很自信地說,每一次的動筆都是為了台灣兩千三百萬人的幸福著想,也希望我的文章能夠促進日本和台灣對彼此的理解,交流越來越熱絡。」——野島剛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