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界限》:華人集體主義導致渴望「統一」,全世界只有「我」

《關係界限》:華人集體主義導致渴望「統一」,全世界只有「我」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描述展現了華人集體主義,也展現出許多黏膩的家族觀點,如:家族就是一體的,你的獨立就是背叛家族,一種不孝的表現,讓許多人必須屈從於維繫「家族」的連結,而消除了「自體性」。

文:吳姵瑩

華人的緊密關係,其實是共生現象?

前些日子去大陸時碰巧看到《巨嬰國》這本書,因在家族治療的領域裡,剛好聽到有人評論知名諮商心理師武志紅的這本著作,我便立刻把它買下來拜讀。

翻開書之後,我倍感驚艷,因為他的確整理出整個華人文化裡何以產生「巨嬰」現象,多數人在情感模式裡的「共生」情形,你的就是我的,但我的還是我的,這樣的「自戀」容不得他人與自己有「自體性」或不同意見,總是企圖吞沒他人所有物、甚至思想的傾向,描述之貼切,也幫我統整了我這幾年來看到的現象。

所謂的「自戀」,在心理學上指稱的並非自戀狂,對自己迷戀,而是在自體心理學中,誇大膨脹自己的重要性,相信只要自己想要的,沒有什麼得不到,阻礙自己的人都該受到懲罰。所以,在他們眼裡,其他人不該擁有「自體」,都應該與他融合成一體,否則他就會無法忍受。也就是如此,他無法忍受不同意見,也無法忍受被拒絕。

健康的人際互動,需要擁有「自體」性

然而,健康的人與健康的人際關係,需要建構在每個人擁有「自體」(self),而自體是成為我們擁有界限很重要的根據。當一個人清楚自己是誰,有著在人際裡做自己的自由,不用為了擔心他人生氣而委屈自己,自然就能擁有健康的人際互動。

不過,當一個人並不清楚自己是誰,不瞭解自己的自體意象(self-image),就會分不清楚自己和他人,可能容易受他人影響,也需要他人被自己影響。心理學上,我們將他人或相比於外界的人事物,稱之為客體(object)。

我們自小就逐漸形塑對自己與對世界的觀感。而重要的是,有絕大部分的時間,是透過照顧者讓我們開始體認,也學會區分辨別自己與他人。

因此,照顧者與我們之間的關係,成為我們認識自己、發展界限很重要的過程,他會形塑我們對外界的看法。照顧者在我們小時候會是有如「全世界」那樣的存在。由於孩子還無法分清楚,所以當「全世界」給了我們舒服的感受時,除了會令我們感到安全,也會幫助我們認識「我」或「全世界」是好的。這樣,孩子在整合自我時便會順利許多。但當「全世界」給了「我」不舒服的感受,也意味著「我」是不好的,導致產生挫折的經驗,阻礙整合「我」。

所以,全世界、他者或照顧者的代稱,都泛指「客體」的存在,就好比一面鏡子,在孩童的「自體感」發展上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如果要讓孩子擁有健康的自體感,就是要讓孩子在逐漸與照顧者分離的過程中體認到,「我」跟「他」是分開的,但我依舊可以在「他」身上獲得安全感。如此,孩子才有辦法安心做自己,在擁有自體感的過程中,也允許他人擁有自體感,清楚人與人的疆界。

自體發展的四個階段

自體的發展需要經歷四個階段,才能逐漸發展成獨立且有穩定自我感的個體。在馬勒(Margaret Mahler)的「分離個體化理論」(Separation-individuation)提出這四個階段是:

1. 正常嬰兒的自閉狀態:

出生至出生後的三、四週這時,嬰兒如自閉系統般運作,完全地融入自我、專注於自我,在人際關係上不認識其他人。只關心自己緊張狀態的緩解,不知道有另一個人要對此負責,而他所覺知到的照顧者也只是一小部分,如:乳房、臉或手等,缺乏完整自體,也無完整客體存在。

2. 共生:五週至五個月

母親以原始的方式出現在嬰兒的覺知裡,也成為嬰兒人際關係系統的部分。例如:在食物、給予溫暖,或其他生理必需品都存在著。當母親情緒沮喪時,嬰兒可能以沮喪反應。這些原始的「前客體」經驗,是人際關係分裂的前兆,感覺愉快的被歸為「好的」,而痛苦的經驗被歸為「壞的」。但在此階段嬰兒和母親之間尚未分化,只有共生合一的經驗。

3. 分離/個體化:

五、六個月左右開始這是最複雜的階段,由許多階層所組成。每個階層都暗示了通往獨立道路上的一種獨特的移動形式。在此階段,嬰兒開始建立內在的「客體恆存」概念——將不在身邊的母親留在腦海中的能力,使得嬰兒和母親之間存在著第三者——「缺席」。

4. 自體與客體恆在:

三歲左右孩子能將他人視為與自己分離的個體。理想上,孩子與他人建立關係時,不再害怕喪失自己的獨立性,能以穩定的自我感為基礎,進入往後的階段。

自戀與共生現象是因為無法與他人好好分離

然而,自戀現象會產生,往往是孩子在過渡時期沒有受到適當的回應,讓孩子停留在自戀階段。武志紅在《巨嬰國》中,談到共生心理,在巨嬰身上的展現為:

  1. 到處找媽:不願自理,總想找人照顧自己,幫自己「擦屁股」。
  2. 集體主義:大家要共生在一起。
  3. 統一思想:大家必須統一在某個思想裡,這是構建共同體的關鍵。如果思想不一致,共同體就會有裂痕。
  4. 反對獨立:這是雙重的,一方面,集體壓制個人獨立;另一方面,個人離開集體就會破碎。
  5. 沒有界限:一樹立界限,就感覺兩個人之間徹底沒關係了,疏遠了。

這些描述展現了華人集體主義,也展現出許多黏膩的家族觀點,如:家族就是一體的,你的獨立就是背叛家族,一種不孝的表現,讓許多人必須屈從於維繫「家族」的連結,而消除了「自體性」。一旦我們被這樣的觀念給催眠得徹底,自然會成為共生的一員,也無法認受異己存在。

一般而言,孩子的成長勢必要從被幫助的狀態,過渡到能逐漸長出能力來處理自己的事務,也能過渡到原來「我」是獨立個體,「他」也是獨立個體的狀態。但當該分離的「自體」經驗,遇到被過度保護的經驗時,就很難體認「我」與「他」的存在。

在華人世界裡,「親子關係」總是被擺在第一順位,父母習慣將許多的期待放在孩子身上,在教養過程中投入過多關注在孩子的行為與情緒上,一部分讓孩子感受到「我不能脫離父母」,一部分也可能不讓孩子有任何情緒上的不滿足。而過度保護孩子的情緒,更加使孩子難以和父母分離。

當孩子無法好好與父母學會分離,就很難擁有能力清楚分辨「我」與「他」,更無法擁有界限,混淆人我之間。父母過度保護孩子的情緒,或者孩子必須承接與安撫父母的情緒時,所謂的自我,就包含許多的「他人」。因為「他人」就是自己的一部分,所以很難「棄他人於不顧」。

在《巨嬰國》中,我更清楚地看到,自戀是一種心理意識的混沌狀態,沒有分化出你我的差異性,因此全世界只有「我」。只要與「我」不同的聲音或民族都是「非我」,也就是敵人且具有威脅性,這樣的文化影響著也導致了中國歷史裡經常渴望「統一」,但歐洲則一直都是多國並存。

西方能夠容許「他者」的存在,並且尊重差異性,同時也強調了個人的主體性,也因為尊重而更能理解彼此。但東方強調關係的同時,消融了人與人之間的界限,更吞沒每一個個體的獨特性,造就出許多扭曲的關係模式,孩子與母親共生,導致自己結婚時會覺得是種背叛;先生與太太共生而彼此牽絆犧牲,無法追尋夢想,為了綁在一起,也綁架了自己的夢想,活在看似安全有連結,卻怨懟著彼此又需要彼此的關係裡。

親愛的,當我們願意去認識自己並設立界限時,這一切就不是無解。只要自己身上的枷鎖斷了,很多事就解開了。

相關書摘 ▶《關係界限》:付出若是為了換得愛與順從,便成了「控制」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關係界限:解決人際、愛情、父母的情感糾結症》,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吳姵瑩

心理界限探索 x 物理界限探索 x 建立界限的公式與步驟,療癒且茁壯自我!
什麼樣的人需要心理界限?

  • 老是認為自己要對身旁的人交代,或為他們的事情負責
  • 習慣心情不好就找人傾訴,卻感覺朋友越來越少
  • 經常覺得疲憊不斷奔波,事情永遠忙不完
  • 好好先生好好小姐,卻常遇到將你的付出視為理所當然的人
  • 感到自己說話好像沒有分量,不敢提出要求也不敢拒絕他人

在我們的文化教養中,感受很容易被忽略,也導致我們缺乏感受。
人之所以需要界限,是要把感覺找回來,並指認出自己的感覺。
沒有自我界限時,一味付出就成了討好,最終因心力交瘁,而選擇斷絕關係。

當整理好與自己的關係之後,才能好好經營每一種關係。
學會為自己付出,不再執著於討好他人,讓對方負起該負的責任。
越認識自己,也會越清楚界限,保護也尊重自己的感受,便有能力去愛與被愛。

關係界限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