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在「回歸祖國」或「去中國化」的煙霧裡打轉》高中歷史的中國史教學,不應作為「政治的奴婢」

別在「回歸祖國」或「去中國化」的煙霧裡打轉》高中歷史的中國史教學,不應作為「政治的奴婢」
Photo Credit: Gabriel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國民教育中,歷史教學應當重視的是歷史思維能力、面對異己的態度、瞻矚未來的眼光,和辨別是非好惡的品味的養成。

文:金仕起(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教不完的中國史

臺灣民眾臺灣人/中國人認同趨勢分佈(1992年06月~2014年06月)|圖片來源:政大選舉研究中心

2011年夏天,教育部在備受歷史學界質疑的情況下,公告了高中歷史「101課綱」[1]。顧名思義,這份課綱從2012年秋天開始實施。翌年(2013)春天,高中中國史的授課時數也按這份課綱的規劃,由「95暫綱」中的1個學期擴增為1.5個學期;不僅如此,高中歷史教科書裡的中國史內容也同步增加了。為什麼要增加高中中國史的授課時數呢?官方說法是,高中歷史教師反映:「中國史授課時數不足」。[2]

不過,「101課綱」實施至今,「中國史授課時數不足」的問題依舊,教不完的情況仍然時有所聞。在教學現場裡,除非老師們馬不停蹄地趕進度,否則,不是高一上學期的臺灣史得被迫縮水提早上完,就是高二上學期後半的世界史得受到擠壓晚點上,中國史才能勉勉強強在2個學期內教完。

換言之,同步增加授課時數與教學內容,並未如預期地解決問題,而是使問題更加惡化了。在惟恐中國史教不完、學不了的情況下,不但老師教學的自主空間受到排摒,同學們從做中學的餘裕也跟著消失。無論如何,教學現場的災情出現了,我們該怎麼收拾呢?繼續依增加中國史授課時數和份量的方向修改課綱嗎?

實在很遺憾,因為政府教育部門「教條」優於「事實」、「政治」高過「專業」的考量,短期內我們是很難根據歷史事實和歷史學專業,把課綱修改得比較適合教學了。可是,為了未來的公民著想,關心高中歷史教育的朋友們也不妨現在就未雨綢繆,試著先想想以下幾個問題:

一、一門課程之所以無法如期上完,除了歸咎「授課時數不足」這項因素外,還有沒有其他可能原因?會不會是課程目標、教材設計、教具運用、師資養成,或其他的配套出了問題的結果?

二、在一個自由社會中,網路資訊爆炸的世界裡,考慮課綱的角色,是為了方便官方照本宣科,把教科書的編寫和教學自主性綁死,還是應該尊重教科書編寫和使用者的主體性,根據史實和基本共識,以柔性方式提出建議呢?

三、在已經有超過六成的成員認為自己是臺灣人的國家中,主政者要求未來的公民不成比例地去學習明明是另一個單一國家的歷史,正當性何在?能不能把格局放大、眼光放遠,替未來公民多著想,從動態的世界史視野和歷史核心能力的養成角度去多作點思考?

「微調」版中國史課綱的問題

圖片來源:「捍衛臺灣文史青年組合」2014年2月7日臉書動態

相較於高中中國史的比例問題,2011年夏天以來,中國史課綱更讓人頭痛的,其實還包括了其中的措詞、觀點和內容。2014年春天,教育部又在歷史學界的一片抗議聲中,公告了經過「微調」的高中歷史課綱。[3] 這份「微調」課綱的臺灣史部分問題很多,曾遭學界撻伐,不待贅述;[4] 中國史部分除沿襲「101課綱」,大體以王(皇)朝為中心、為正統的論述觀點外,又進一步展現了主政者及其附從以政治偏好取代學術論述的「決心」。

最令人難以想像的是,這份「微調」版的中國史課綱竟根據「符合憲法」的原則,提出了兩項重大調整:一、將「101課綱」中的「中國」全數改成「我國」或「中國大陸」。二、新增第六單元「兩岸分治」重點一節,增列了「說明國共內戰、政府遷臺後,我國之主權範圍仍及於全中國,惟治權不及於大陸地區」一項。[5]

總結從「101」版到「微調」版,這部中國史課綱已經積累和曝露的重要問題,可說至少已有以下數端:

一、不論是課綱的編修者或課綱的內容,都與中國史的專業嚴重斷裂,無法充分反映近四十年來國內外歷史學相關專業社群早已提出的研究成果。

二、設計理念陳舊,課綱編修者對國民歷史教學意義的想像,仍然停留在把歷史教科書當主政者傳聲筒,當官方意識型態宣傳工具的層次上。

三、刻意忽視臺灣已由直接選舉成為一個獨立的國民主權國家的事實,並嘗試抹去臺灣人瞭解中國史的主體觀點。

四、否定歷史教學的自主性和討論歷史爭議的開放性,並以「符合憲法」之名,企圖令主政者或課綱編修者的政治偏好成為教科書編寫和歷史教學的前提。對這樣一部脫離專業和現實的封閉性課綱,我們能有什麼期待呢?

我們可以瞭解,上面這些問題不單是反映了主政者對歷史作為政治奴婢的刻板印象、對歷史作為一門現代學術專業的無知,也一定呈現了若干來自高中歷史教學現場似是而非的迷思、習焉不察的成見。重要的是,面對這些問題,我們與其期待主政者鬆綁、施惠,或覺醒,也許不如先認清思想、行動的主體是我,解放桎梏、改變現狀也在我的事實,讓我們主動先作點目前能作的反省和努力吧。

中國史「份量重」的迷思

反省高中歷史教學上出現的問題,不妨先從「中國史教不完」這個問題開始看起。課綱編修委員非關專業的考量不論,為什麼會有高中歷史老師主張增加授課時數來回應中國史教不完這個問題呢?常見於於教學現場和各式會議記錄的說法主要有兩個:

一、中國史源遠流長、博大精深,份量本來就很重,授課時數本來就少不了。

二、學測或指考的中國史試題往往冷僻艱澀,如果教科書斤兩不足,老師又不補充教材,那麼,考生所得成績肯定很菜、學習的胃口也會跟著提前報銷。

但這兩個理由能不能成立呢?

這裡先講「份量重」這個提法。其實,任何課程的「份量」並不是不證自明、先天而具的;相反的,決定教材份量、授課時數的,應當是教學對象、教學目標才對。打個比方說,乍看之下,要交代香港的「佔中行動」似乎不難,因為相對來講,事件佔有的空間幅員不大、跨越的時間不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