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柏林圍牆隔開的化療藥

被柏林圍牆隔開的化療藥
Photo Credit: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年的東德研究人員發現bendamustine對多種血液癌症有一定療效,但因為當年東德屬於蘇聯的共產勢力下,被「鐵幕」分隔開,所以這種藥物一直不被世界認識。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從波羅的海邊的斯塞新到亞得里亞海邊的第里雅斯特,一幅橫貫歐洲大陸的鐵幕已經拉下。這張鐵幕後面坐落著所有中歐、東歐古老國家的首都——華沙、柏林、布拉格、維也納、布達佩斯、貝爾格勒、布加勒斯特和索菲亞。」1946年,帶領英國贏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首次在演講中使用「鐵幕」一詞形容把西方國家與蘇聯勢力分開的政治界線,然而這條界線分隔開的不單只是政治、民主與自由,兩股勢力的不和還分隔了文化、科學,甚至醫學。

今次,就讓史丹福為大家介紹一種冷戰時期在東德發明,但一直到冷戰結束,鐵幕倒下,才讓世界重新認識的傳奇化療藥——bendamustine。

Bendamustine是一種烷基化藥物(alkylating agents),它可以與DNA的鹼基形成化合物,破壞癌細胞的DNA,從而阻止癌細胞的分裂,殺死癌細胞。它在1963年在東德首次被合成,當年的東德研究人員發現bendamustine(當時被稱作IMET3393)對多種血液癌症,包括慢性淋巴性白血病(chronic lymphocytic leukaemia, CLL)、成熟B細胞淋巴癌(mature B-cell lymphoma)、多發性骨髓瘤(Multiple myeloma)、何杰金氏淋巴癌(Hodgkin lymphoma),甚至肺癌都有一定的療效。但因為當年東德屬於蘇聯的共產勢力下,被「鐵幕」分隔開,所以這種藥物一直不被世界認識,甚至在東德境內都不見得太受歡迎。

1989年,象徵分隔開東西德的柏林圍牆倒下,翌年東西德正式統一。Bendamustine終於可以被世界所認識了,它首先進入德國市場,之後慢慢進入世界其他地方。Bendamustine其中一個吸引人的地方在於它的毒性相較地低。近年,有關bendamustine的研究也越來越多。現時,bendamustine主要用於低等級B細胞淋巴癌(low grade B cell lymphoma)與慢性淋巴性白血病。

2013年,就有一個有關bendamustine的大型研究在著名的《刺胳針》(The Lancet)期刊中發表。這個研究比較了傳統的R-CHOP化療藥物組合及bendamustine加上rituximab標靶藥物組合(簡稱BR)在低惡性(indolent)淋巴癌與被套細胞淋巴瘤(mantle cell lymphoma)對病人的作用。研究發現與傳統的R-CHOP化療藥物組合相比,使用BR的病人存活率接近,但復發時間延長,而且骨髓毒性、脫髮、黏膜發炎、噁心等的副作用也較少,不過則會有比較多的注射反應。

至於另一個bendamustine可以一展所長的情況就是慢性淋巴性白血病。這是一種令淋巴細胞不正常增生的慢性白血病,病人在疾病初期大多沒有症狀,但隨著病情惡化,病人淋巴節或肝脾腫大、貧血或血小板數量下降、自體免疫現象或發燒、體重減輕等的B症狀,這些病人就需要使用化療藥物控制病情了。傳統使用的FCR(fludarabine、cyclophosphamide、rituximab)毒性很強,經常引起嚴重的免疫力抑制及感染,未必適合年長或者身體較虛弱的病人,這時候毒性較低的BR就是一個值得考慮的方案。研究也顯示相較起在年長病人中常用的化療藥chlorambucil,病人對bendamustine有更好的反應。

Bendamustine雖然已被發明了五十多年,但它一直隱藏在鐵幕之下,直到近年才重新被醫學界所重視。近年有關bendamustine的研究如雨後春筍,我們都很期待這些研究將來可以為病人帶來更有效及安全的治療方案。

資料來源︰

  1. Rummel MJ, Niederle N, Maschmeyer G, et al. Bendamustine plus rituximab versus CHOP plus rituximab as first-line treatment for patients with indolent and mantle-cell lymphomas: an open-label, multicentre, randomised, phase 3 non-inferiority trial. Lancet. 2013; 381:1203-10.
  2. WU Knauf, T Lissichkov, A Aldaoud, et al. Phase III Randomized Study of Bendamustine Compared With Chlorambucil in Previously Untreated Patients With Chronic Lymphocytic Leukemia.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2009; 27: 4378-84
  3. V Gandhi, JA Burger. Bendamustine in B-Cell Malignancies: The New 46-Year-Old Kid on the Block. Clinical Cancer Research. 2009; 15: 7456-61.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史丹福狂想曲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史丹福』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