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去投票太多次,你可能要去坐牢:當我環遊世界看他們的選舉

如果不去投票太多次,你可能要去坐牢:當我環遊世界看他們的選舉
Photo Credit: Alexandre Normand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今人們似乎忘記國家參政權利選舉權這個東西,我們老祖先革命時期爭取來的。投票是自由的象徵之一,也是你我的權利,別放棄你「自由選擇」的權力。

文:那個女人 The Women

台灣,台北(Taipei, Taiwan)

咚隆咚鏘!咚咚隆咚鏘!咚咚隆咚鏘咚鏘咚鏘!號角響起,明明年底還沒到;在台灣,大街小巷敲鑼打鼓。「拜託!拜託!請支持X號,XXX!…」大概在這幾年的街頭運動,還能算能蓋過這每每台灣選舉的盛況…。

法國,土魯斯,卡皮托勒廣場,開明市政府的日落全景|Source: Corbis Image

法國,土魯斯(Toulouse, France)

2014年3月23日和30日是法國地方選舉,投票選擇市長和市議員。而2014年6月,土魯斯(Toulouse)的臨近小鎮,阿米斯(Amisse),法國人。今天為了歐洲議會選舉(European elections)正在投票所投票給歐洲國會的成員,當周遭都說法文時,突然兩位操著英文並帶有英國腔的外國人,也來到投票所投下神聖的一票;很明顯,這兩位不是法國人而是英國人。

在歐洲像是德國、法國…等歐盟28個成員國家,只要你是成員國的公民,都可以在他們的國家或是主要的居住國(即使非本國人)投票參與歐洲議會議員、市長、市議員選舉。這是歐盟的規則,每個會員國必須遵循。

歐洲議會方面全歐洲是同一時間選舉,且無論你人居住在歐洲何處,皆可投票給歐洲議會議員。不過在市長、市議員選舉每個成員國因政治體系有所不同的規則以及時間。再者,會有一些國籍上的差異(例如:丹麥可以在德國北部的漢堡地區投票)。

例如:你是英國人,你的居住國在法國的土魯斯。你可以投給在土魯斯的市長和市議員以及歐洲議會議員。

哥倫比亞國家博物館(Museo Nacional)前飄揚著哥倫比亞國旗

哥倫比亞在選舉期間的街頭海報是下禮拜Coldplay樂團的演出

哥倫比亞,波哥大(Bogota, Colombia)

來到哥倫比亞首府波哥大,國旗街上不時的旗幟飄揚著,街頭的海報是下禮拜某個團體的演出,而在社區則有無止盡的寧靜。

下午與哥倫比亞的朋友來到餐廳吃飯,這才發現酒品不供應。原來今天5月25號是哥倫比亞的選總統的投票日。在這裡從投票日前一天開始,各個公共場合禁酒,餐廳、便利商店、超市,皆禁止販賣酒類商品。大批警力巡邏並駐守投票所防止街頭滋事,直到選舉結束。

巴西聖保羅(São Paulo, Brazil)的中央公園,也是數一數二世界最大的公園之一

巴西,聖保羅(São Paulo, Brazil)

拉法(Rafa),巴西人。走在伊比拉布埃拉公園(Parque Ibirapuera),同幾個朋友在公園下午茶散步,一談到選舉,拉法幾哩瓜拉道出如同世界上所有人一樣恨透政治,即使是政治人物。講到巴西的世界盃,花了納稅人的錢卻對人民一點幫助都沒有…。

此時正值總統大選,拉法說:「如果你不去投票你就要去坐牢。」當你沒有正當理由而不去投票,剛開始你會收到罰單;次數累積,你就會進監獄。

迄今為止,拉丁美洲的墨西哥、瓜地馬拉、哥斯大黎加、巴拿馬、多明尼加共和國、巴西、委內瑞拉、厄瓜多爾 、秘魯 、玻利維亞 、智利、阿根廷和烏拉圭13個國家採用強制公民投票的政治選舉制度,在世界上一共有30個國家。

在哥倫比亞的朋友是2014年哥倫比亞總統大選投票所的負責人之一,忙了一整天,一回到家裡,就把書丟到桌上(此為2014年哥倫比亞總統大選投票規範)。

民主選舉的自由

關於選舉,每個國家有不同的法規跟法治,重點是民主選舉,讓你知道選舉投票的民主自由。

似乎過去這50年在台灣的選舉模式沒什麼變化。台灣能不能立個法,消除這些噪音,還給居民安寧的生活。

目前台灣是採取一輪選舉制投票制與絕大多數的國家相同。但其實兩輪選舉制有一定的好處,例如,當總統候選人比數未過半數時,第一輪投票中得票最多的前兩位會在投票一次,而第二輪投票中得票較多的候選人則確保能以最高票者當選,比較不會有爭議。各種的投票方式都有爭議,但仍是少數服從多數。

巴西,奧地利,芬蘭,法國,迦納,葡萄牙,羅馬尼亞等國家的總統選舉採用這種制度。在美國,有些選舉也採用這種形式。

投票率

近15年的平均投票率(人口截至2013年7月1號):

  • 台灣,平均投票率63.71%。
  • 美國,平均投票率51.65%。
  • 法國,平均投票率66.91%
  • 德國,平均投票率84.82%。
  • 巴西,平均投票率79.44%。
  • 哥倫比亞,平均投票率44.60%

這個數據看起來台灣的投票率似乎是在中等,但在總統的平均投票率卻有達到79.1%。而在兩次的公投,平均投票率僅40.5%,不到一半的投票率。立法院的平均投票率則是59.9%。

本以為美國的投票率會達到六成以上,但實際上台灣的投票率超過六成以上,比美國高出一成(若以總統大選來算台灣的投票率有高達七成九)。美國選舉造勢的很厲害,效果卻不如預期。反之,德國無過多的選舉造勢活動,街上的宣傳活動也寥寥無幾,也無採用強制公民投票,卻有高達八成五的投票率。在南美洲,巴西因強制公民投票制,投票率有高達七成九,哥倫比亞僅僅只有四成五的投票率。

法國,這個歐洲傳統的民主國家,民主思想卻停滯不前,不願意交接權利到年輕人手中。

相較於其他歐洲國家德國來說,在法國,這個傳統的民主國家,平均投票率僅六成六並不算高,就連義大利也是同樣的現象。不喜歡改變,人民不喜歡講政治,現在的政治人物將近70歲,還不願意退休,交接權利到年輕人手中。

阿蘭.馬里.朱佩(Alain Marie Juppé)1995年開始至今他還是波爾多的市長。|Source: Wikip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