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都市、印度文化、巨大建築:從吳哥王朝的五個特質認識東南亞

水利都市、印度文化、巨大建築:從吳哥王朝的五個特質認識東南亞
Photo Credit: Steve Cornish@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吳哥寺會有巨大的紀念建築物,是因王要對當時人們進行一種政權的誇示。吳哥王朝登位的二十六位王中,即位之後都會興建新的寺院、都城及王宮,朝著三項一套的建設邁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石澤良昭

吳哥王朝的歷史定位—始終不安定的王朝

揭開東南亞興亡史的同時,列舉吳哥王朝的歷史發展作為例子。透過解析吳哥王朝歷史,可以讓各位感受到多少東南亞的特質呢?

東南亞國家中的統治者被定位為神聖的絕對君主,一九八二年沃爾特斯(Oliver W. Wolters,一九一五∼二○○○年)在大作《從東南亞看歷史、文化與宗教》中提到了「曼荼羅論」。他對東南亞地區論點是:一、王權一直不穩定;二、並非以血緣而是以武力來獲得王位;三、王是特別被挑選的人。以下以沃爾特斯的論點為基礎來說明吳哥王朝史。

首先,關於追溯歷代統治者的系譜,並沒有由特定家系世襲的情形,幾乎僅限於一代,這點已獲得學界確認。就史實來考察,吳哥王朝的統治者有以下幾個特點:統治範圍受限,版圖的擴大及縮小不斷地重複上演;後繼者多陷入王位爭奪戰,勝利者即位為王,王權相當不穩定;有才能的國王即位之後,窮盡三十幾年的光陰營造寺院;也有因身體因素或被篡位而短命的王國;成為統治者後必須一直注意身邊是否有潛在的敵人,若發現覬覦王位者必須制敵機先,先下手為強。

吳哥王朝的統治者中,以建造吳哥寺的英才蘇利耶跋摩二世和興建吳哥城的佛教徒闍耶跋摩七世最有名氣。以他們的動向和個人特質來看,兩人長期掌握著政權,皆是活動力充沛之人,果然是當時代的強者。至於若是談到王朝創立者闍耶跋摩二世則是受到神明加持者,創造出「王即是神」的信仰,他是以現人神的名號出現在世人面前。

800px-SuryavarmanII01
Photo Credit: wikipediaCC BY SA 3.0
吳哥窟蘇耶跋摩二世浮雕

這樣的強人王者們是連接人界和神界的現人神,國內需要這個精神庇護的臣民們集結到都城。有抗衡實力的首長們拜跪在王的權威面前,在國王的許可下任官,並獲得國王賜予的權勢及州(前文已提及,為吳哥的地方行政區劃)等級以上的土地作為領地。

像這樣妥協於這樣精神的、物質的誘惑的地方首長是否很多呢?或者這些首長如果可能的話也會想著篡位,在這樣的理由下地方上常常會有叛亂發生。

王在婆羅門祭儀官的援助下,藉著轉輪聖王的名義即位,同時用印度教裝扮在地守護神,將存在於高棉大地的在地精靈信仰合併,成為「守護精靈的王中之王」。在此概念之下,王是大地的統治者,比誰都傑出,想要受到庇護的地方首長們必須心甘情願俯首稱臣。歷史上也有即使具有武力優勢,最後也只能選擇臣服於王權一途的例子。

東南亞雖然受到來自印度和中國文化的影響,但接受方有絕對的取捨權和選擇權,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自由地解釋,創造出更獨特的建築、圖像或是裝飾道具。統治者的統治權和支配權並不徹底也不成熟,為了誇耀君主的威儀,創建了如同吳哥寺這樣,印度所沒有的大伽藍的雄偉建築物,藉此彰顯國王的偉大權勢,以達到威嚇世人的目的。巨大的建築物成為君王示威的道具,讓臣民抱持著敬畏的心態,實際感受現人神的存在並臣服。

再者,在制度上國王並未擁有強而有力的官僚組織和常備軍隊,而具有王族血統的貴族們又不知何時會篡奪王位,無法令王信賴。在這樣的狀況下,血統和身分絕對不會是王統治地位的保證,必須誇張地演出宗教的威儀和神祕,藉此強調卓越不凡。吳哥王朝的統治者們透過繁複的宗教祭儀,主張自己是濕婆神、毗濕奴神及佛陀等轉世再生,或者是主張權力的合法化,讓統治力有效地渲染,以視覺效果取得民眾的信任,增加現人神的效果。曾看過這類祭儀活動的周達觀就提到:「這就是神的世界。」並對此感到相當敬佩。

王的統治力首先從巨大的石造伽藍開始,即位後立刻著手建設國廟,在位時親手建造比前任王還要更巍峨壯觀的寺院建築,讓敵對勢力或民眾感到佩服。相較於官僚體制,王更善加利用寺院的功能,向人民灌輸輪迴轉生和現世利益的說法,強調建設寺院與功德的連結,並提議建設寺院可以免除部分賦役,以動員農民。

只有長期統治的王有能力建造大型宗教建築。寺院可說是一種政治藝術的產物。在寺院興建的過程中,吳哥的人們盡情地揮灑了民族特有的文化、信仰及技術,而遺跡研究就是讓後代之人能夠看穿吳哥人們埋藏在寺院建築裡的訊息的科學性作業。

600px-Angkor_Ruins_from_Space
Photo Credit: NASA.
吳哥的航照圖
奠基於森林、水田及海的歷史

東南亞型的歷史具有怎樣的特徵呢?在這裡概略性的歸納一下。

東南亞型的歷史是以「森林、水田及海」為基礎,人類與自然和諧的生活史。這是多元文化的地區,作為前文的複習,以下列舉幾項:一、自然環境為山岳、平原及三角洲地形;二、有各種語言和種族,形成多元文化社會;三、擁有佛教、伊斯蘭教、基督教、在地化的印度教等,多種各樣的宗教信仰。而地理環境具有共通的性質是:一、雨季和旱季的交替;二、以農耕為基礎的「 植物文明社會」(序章提及,地理學者對於東南亞居民以農業為中心的說法);三、女性社會地位的優越;四、即使信仰佛教、印度教等大型宗教,檯面下仍有精靈信仰的存在。

第一、根據當地史料的解讀,吳哥王朝及其結構的部分輪廓逐漸清晰。解析王朝的工具是碑文、寺院的修復和挖掘、出土文物、雕像及圖像等當地史料,此外,雖然僅是斷簡殘編,但中國史料中也有一些關於柬埔寨的歷史記錄。再者,擁有自己國家的文字比什麼都還重要,當外來的文字被引進當地社會,經過反芻及改變表現手法之後,發展成古高棉文字,這也是研究王朝發展的線索。

高棉文字就像人類的血液,掌管著傳達和記錄,為在地社會的發展和自立扮演了重要功能。檢視這些以自己國家文字書寫而成的幾種史料,可以了解當時社會的一般想法,也可以清晰看出此時期的精神價值體系。其中,碑文是史料價值很高的文字資料,但內容偏重宗教事務,記錄也頗為片段,這一點雖然很遺憾,但它的有效性和侷限性也是事實。

因為吳哥時期沒有紙,主要文件書寫在椰葉做成的貝葉上,遺憾的是因蟲害和時間,貝葉已經全部消失。相對來說,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現代歷史考古學的角色。一九九五年,上智大學吳哥遺跡調查團在吳哥東北十七公里處的塔泥(Tani)村,發現了柬埔寨最早的大規模黑釉陶器窯跡,確定吳哥時代有窯業生產,負責挖掘工作的年輕學者根據此結果提出了博士論文。進而,大規模的發現就是大家所知道的二○○一年上智大學調查團在班迭喀蒂寺挖掘出的二百七十四尊廢佛,廢佛的研究使得新的歷史學說得以被提出。

地區間的交易和物流形成了王朝—得天獨厚的立國條件

第二、亞洲地區間的交易和物流使得吳哥王朝得以形成。柬埔寨透過與印度和中國進行交易,經由港口城市喔㕭帶進羅馬硬幣、高價的珍品和物產,以及文化核心價值。因此,在亞洲很早就興起的海上絲路交易和物流造就了吳哥王朝。吳哥王朝雖然受到印度文化影響,但是選擇性的接收了想要的宗教禮儀和王權概念,並進一步發展和構築,成為王的行動價值標準(包括興建國廟等)。在政治方面,為了強化脆弱的王權,也為了更強健的制度,政教一致的傾向強烈,經由華麗、繁複的儀式增加王的神秘色彩,使王的地位變得崇高。闍耶跋摩七世將國家版圖拓展到以西到越南,以北到寮國的永珍、馬來半島、越南南部的占婆,至少在這個地理範圍中形成了交易圈。吳哥地區當時有舶商到來,連結外洋和湄公河及洞里薩湖的物流通路,成為人們往來的通路,而被評為「富貴真臘」。

第三、吳哥王朝在肥沃的扇形地平原中發展成內陸農業國家。位於平坦地區的吳哥王朝於九世紀末開始持續開發農耕地,人口不斷地增加,開始了都城的建設。十二世紀初期,人口增加了四十到五十萬人,也建立了吳哥寺。為了維持都城的營運,展開大規模的集約農業,都城周圍配置了貯水池,提供大面積稻田的用水,進而獲得建設吳哥寺工人的糧食。大貯水池同時也是日常用水的來源,因此,吳哥都城堪稱是一座水利都市。

439px-JayavarmanVII
Photo Credit: Suzan Black.CC BY 3.0
闍耶跋摩七世頭像
脆弱的王權、巨大的伽藍—在地化的印度文化

吳哥寺歷經三十多年建立而成,各地的農民被動員執行佛寺的建設以作為賦役。就我們上智大學吳哥寺西參道的修復工程經驗來說,往時農民在雨季中從事稻作勞動,乾季時進行寺廟建設,說不定這樣的假說是正確的。因為雨季中有大量的降水量,讓人覺得現在從九月開始到十月初為止,可實施耕田作業。再者,被動員的農民們對於為印度教和佛教僧侶們建設寺廟,可以得到輪迴轉世的功德的說法深信不疑,在建寺現場即是修行場,結果使得大型的伽藍得以順利興建。

第四、為什麼吳哥寺會有巨大的紀念建築物,是因王要對當時人們進行一種政權的誇示。吳哥王朝登位的二十六位王中,即位之後都會興建新的寺院、都城及王宮,朝著三項一套的建設邁進。沒有什麼比建設大寺院更能作為彰顯王的力量的大工程了,使得每一任王都競相全力投入這三項一套的建設。由此可知王的統治力並不是制度化和組織化地被保護著,而是脆弱的,必須透過用巨大的建築物以彰顯統治的正當性,而農業生產也必須持續推行,確保可以養活建設寺院的人力。

第五、柬埔寨版的印度教和佛教,作為立國思想上也發揮功能。印度文化進入東南亞各地後,對各個原具特色的在地文化產生刺激,輸入的宗教變裝之後成為在地化的宗教再輸出。外來文明改變原貌與在地化,對於各地文化的形成和發展的「精粹」具有相當大的作用。結果導致東南亞的王權為了自我擁護和自我強化,用自己的方式擴大解釋,將外來文化轉換成看似與原來相同又不太相同的形式。這就是我一直在說明的,柬埔寨的「神王信仰」並非印度教,而是利用印度教和梵語,將在地守護神的神王信仰儀式改造及擴大,使其在地化之後形成的產物。

吳哥王朝衰退的原因是什麼?—立國思想機能不健全

吳哥王朝衰退的徵兆是在十四世紀後半期顯露,慢慢地陷入立國思想不健全的陰影中,事件之一就是廢佛騷動的發生,進而上座部佛教的思想滲透並扎根於村落。

上座部佛教向村民們傳達了通往極樂淨土的道路,村民們在皈依的同時也被其擄獲。賽代斯提出了因元朝軍隊攻擊的直接因素,使印度教和大乘佛教的立國思想崩壞,導致了王的威權墜落的論點。由此導致了王朝十三世紀的危機,加上泰族興起和擴張的歷史,使得上座部佛教和伊斯蘭教得以進入當地,成為王朝時代區分的分水嶺。

但是,從經濟史的角度來看,在交易和物流的發展中,原有的印度教及大乘佛教無法應對,導致了更能應對世俗的、小規模經濟的上座部佛教和伊斯蘭教到來。最近有這樣的研究結果發表,且相當的有說服力。(石井米雄、櫻井由躬雄的說法)

另外,授予領地的制度助長了地方獨立的傾向。對吳哥王朝諸王來說,如何統治及掌握屬臣是政權能否長期穩定的關鍵。這個制度建立在授予領地的封地制度之上,在當時給予高官一個州大小的「授予領地」作為報酬,便是從臣制的基礎。例如,某位戰勝的將軍可以被國王授予土地。蘇利耶跋摩一世給予忠心歸順的高官們封地,保障了他們的生活。被授予的土地是世襲制,代代相承,高官們可以自由買賣、捐贈或讓渡。但是這樣的制度卻招致土地的過度讓渡,對地方上有勢力的官吏來說,促進了獨立地區的形成。可以說這是吳哥王朝瓦解的一個內在要因。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亦近亦遠的東南亞:夾在中印之間,非線性發展的多文明世界,八旗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石澤良昭

東南亞型的歷史是以「森林、水田及海」為基礎,
人類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歷史。

深耕吳哥研究五十年的學者,
從佛像與碑文考古中解讀出繁榮與衰退的訊號,
呈現東南亞夾在「中印」之間,
吸納並消化、非線性發展的多文明世界。

常見的東南亞史,多採取國別史和民族史的視角,而缺乏通觀該區域的文化或文明的著作,也更多聚焦在歐洲人進入東南亞之後的歷史。甚至,「東南亞」一詞也是歐洲人的發明。

(八旗)0UWH1012亦近亦遠的東南亞_300dpi_立體書封(書腰)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