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分證「徵獎」是專業的傲慢嗎?可能吧,但這就是「評審」的必要之惡

身分證「徵獎」是專業的傲慢嗎?可能吧,但這就是「評審」的必要之惡
Photo Credit: Taiwan ReDesig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式身分證設計的徵選會吵成這樣,主要是在於「落差太大」與「瑕疵」。「落差太大」,的確可能只因為接收作品資訊的方式不同而造成;比較麻煩的是「瑕疵」,主要也就是,大家「誤以為」自己能夠參與,但沒搞清楚網友投票的本質就只是宣傳手段而已。

文:盛浩偉

我拿飲冰室茶集的詩作徵選來比附新式身分證設計的徵選,不只是開開玩笑或反諷。

大家先設想另一個情境:如果今天,新式身分證設計的徵選完全不在網路公開、不開放網友投票,只開放設計者投稿,然後封箱經過幾階段評選,最後選出前三名,大家覺得這樣是公正的嗎?如果你的答案是「不」,那我要很殘酷地告訴你,台灣每年有上百個徵獎都是用這種方式進行,而且大家依然覺得它很公正。文學獎就是其中大宗。

當然設計不是文學,但根本的核心在於「徵獎」的機制上。首先,它對投稿者並無限制,你可以是覬覦高額獎金或名聲的資深設計師,也可以是只會做長輩圖的業餘者,所以,第一是整批來稿的質地是無法控制的,第二是,如果沒有幾次先例,其實很難預測會有多少來稿量。如此一來,可以預想主辦單位為了避免來稿量太少、品質不夠、被嫌參與度不夠,所以會希望多做宣傳(而且這可是公家單位,來稿量太低或東西出來太醜又要被罵,多丟臉呢)。

猜想大概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某個人或某次開會就提議,把投稿作品放到網路上,供網友投票,增加參與度順便行銷宣傳。但是聰明又嚐盡社會人心險惡的你,一定立刻會擔心「會不會有人灌票呢?」、「會不會造成網友惡搞呢?」這時候就有另一個聲音響起:「沒關係,我們本來就是找專業評審來評的啊。」

是了,「徵獎」看似開放的網友投票,本質就是宣傳行銷的產物;「獎」的評選最終還是依靠所謂的專業(不只是身分證設計還有文學獎,將太的壽司還有一堆日本綜藝節目的比賽也都是類似的作法呢)。你要說這裡面有某種專業的傲慢嗎,可能吧,但這就是所有「徵獎」與「評審」的核心之一(也可能是必要之惡)。畢竟現在我們依舊相信,所謂的專業者(無論在任何領域),除了擁有知識與技能,還具備足夠的經驗與恰當的判斷。

這次的問題可能出在「恰當的判斷」上,畢竟如果光看這樣的敘述:一個得了將近十萬票的作品,輸給四十幾票的作品,而且,這個四十幾票的作品看起來也沒有特別好;這很難不讓人起疑。

但是從我當文學獎的評審經驗來說,這也許並非什麼統派操控的陰謀論,而可能真的無可奈何,因這也是「徵獎」形式的某種必然:所有獲獎結果都只是「相對的」——相對於此次所有參賽作品而言。

對一般網友來說,比較關注的人,可能是從新聞或朋友的宣傳得知,然後看了幾個作品後找到喜歡的,便每天上網盯心儀作品的票數,順便看其他的或新作品,在這樣的情況下,聶永真那篇文章所說的,先後發表造成的關注度差異及其影響,確實是存在的。但是對評審而言,通常是在最後,同時間一口氣要面對所有巨量的參賽作品,去進行初步的汰選。這和一般網友接收資訊的方式就已經不太一樣了;網友比較可能先是單點式的(甚至少數有心人才會認真瀏覽全部作品),但評審卻先是全面式地接收。如果先假設設計的水準趨近一致(意思是,沒有那種石破天驚、一看就所有人都會愛上的東西;當然水準太差的可能前幾輪就會先刪掉),那麼前者的注意力比較會集中在幾個曝光度較高的作品上,但後者則是會傾向選擇「在整體中比較突出」的作品。

「在整體中比較突出」並不代表在所有情況下都比較突出。拿文學獎來舉例,如果這次所有作品的文字都修辭華美、濃豔,那麼其中比較清淡的作品就會顯得突出、就會獲得評審青睞;但這樣的作品真的會很暢銷、在文學史上留名?當然是未必。這次身分證設計的作品也很像是這樣,網友投票前幾名的作品,意象都很明確、具體(台灣啦、島嶼啦、梅花鹿啦),用色也比較鮮明,但因為很多作品都是這樣,整體瀏覽起來,這樣的作品反而就不會那麼突出。於是也不難想像,在評審眼裡,偏向留白的作品何以較能勝出。

不過現在看起來,事情會吵成這樣,主要是在於「落差太大」與「瑕疵」。上面我主要就是想解釋這個「落差太大」,的確可能只因為接收作品資訊的方式不同而造成(單點式或全面式、陸續看作品投稿進來或一口氣看所有作品,都會造成影響);比較麻煩的是「瑕疵」,主要也就是,大家「誤以為」自己能夠參與,但沒搞清楚網友投票的本質就只是宣傳手段而已。但是這個誤會以及誤會引起的民族主義情緒無處發洩,於是就會從各處找玄機,比如有中華民國國旗(現實這個政府就還是用這面國旗,就算投稿作品沒放,真的要做還是得放吧),比如評審評語不周(老實說,做設計的人,未必善於用言詞表達……),比如只給人氣獎(但是本來規則也就沒有說網友投票最高的當選),云云。

我只是覺得,就像上一篇留言講過的,台灣這種人手一張的身分證在世界上並不普遍,美國、日本、法國、北歐等許多國家都沒有,甚至,身分證時常被視為國家極權的象徵、用以監控人民人格權與隱私權。而這個新式身分證的設計、票選活動,也就只是造勢,想偷渡讓大家接受晶片身分證的方式罷了(不然真的要改設計,何苦這麼麻煩?直接指定設計師改完,讓大家統一換發就好,也不會引起什麼爭議;就算要徵稿,不要公開大家的投稿,只公布結果,還更具有權威性呢,至少不會有人說「為什麼是A得獎不是B」,因為你根本連B都沒機會看到)。

身分證就是國家機器綁架人民的手段之一。當然,逃不過要被國家機器綁架,所以選一個舒服體面一點的綁架手段,這種心態我也有,只是,不用對綁架手段投注這麼大的情感和期待啦,心很累。甚至,我們可以投注認同的東西不是只有身份證,也不是只有國家機器,這既不是唯一更不是最好的方式。講更直(ㄕㄤ)白(ㄖㄣˊ)一點,拿一張美美的身份證配上自己同溫層裡的浪漫論述,覺得自己終於有國家了,結果拿到國際上在別人眼裡依舊覺得你對極權沒有警戒、甘願為國家監控,這不是很囧嗎。

真正危險的、真正該警戒的是什麼,還是要搞清楚啊。

本文經作者同意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