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工時減少到15小時,你要如何填補無窮無盡的休閒時間?

每週工時減少到15小時,你要如何填補無窮無盡的休閒時間?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財富落差最嚴重的國家,正是工作時數最長的國家。在窮人為了餬口而必須把越來越多的時間投注於工作的同時,富人則是隨著時薪的提高而發現休假的「成本」越來越高。

文:羅格.布雷格曼(Rutger Bregman)

(幾乎是)一切問題的解決方案

近來有個朋友問我:減少工作時數究竟能夠解決什麼問題?我想把這個問題反過來問:有什麼問題是減少工作時數不能解決的嗎?

壓力?

無數的研究都顯示工作時數較短的人士對於自己的生活比較滿意。在最近一項以職業婦女為對象的意見調查當中,德國研究人員甚至量化了「完美的一天」。最大份額的時間(106分鐘)應分配給「親密關係」。「社交」(82分鐘)、「放鬆」(78分鐘)與「飲食」(75分鐘)分配到的時間也相當多。排在底部的則是「教養子女」(46分鐘)、「工作」(36分鐘)以及「通勤」(33分鐘)。研究人員語帶挖苦地指出:「如果要促成福祉最大化,那麼(能夠增加國內生產毛額的)工作與消費在一般人的日常活動中也許應該扮演比較小的角色。」

氣候變遷?

全世界各國如果都一致縮短每週工時,本世紀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也許能夠因此減半。工時較短的國家,造成的生態足跡也比較小。減少消費必須從減少工作開始——或者,更好的做法是,藉著休閒的方式消費我們的繁榮。

意外事故?

超時工作會造成致命的後果。漫長的日工時會導致更多的錯誤:疲累的外科醫生比較容易犯錯,睡眠不足的士兵也比較容易錯失目標。從車諾比核災到挑戰者號太空梭爆炸事件,事實證明工作過度的主管人員在災難當中經常扮演了致命性的角色。引發2000年代最大災難的金融部門,超時工作情形也極為氾濫,這點絕非巧合。

失業?

當然,我們不能單純把一項職務切成比較小塊。勞動市場不是搶座位遊戲,不是說任何人都可以坐任何一個位子,我們只需提供空位就好。但儘管如此,國際勞工組織的研究人員得到的結論指出,工作分享——由兩名兼職員工分擔傳統上由一名全職員工負責的工作量——在化解上一次的失業危機當中扮演了相當大的角色。尤其在失業率飆升而且生產超越需求的經濟衰退期間,分享工作確實有助於減輕打擊。

解放女性?

工時較短的國家在性別平等排名上總是名列前茅。核心問題在於對工作達成比較平等的分配。唯有在男性願意分擔煮飯、打掃以及其他家務事的情況下,女性才能夠全心全力參與整體社會的經濟活動。換句話說,女性的解放是一項男性問題。不過,這些改變不只取決於個別男性的選擇,法律也扮演了重要角色。瑞典是男性與女性的時間落差最小的國家,而那個國家也針對兒童托育和男性育嬰假實施了一套真正像樣的制度。

男性育嬰假尤其具有關鍵的重要性:男性只要在孩子出生後在家中待上幾個星期,日後就會投注更多的時間在妻兒身上以及廚房當中。而且,這種效應的持續時間——準備好了嗎?——長達一輩子。在挪威進行的研究也顯示,男性如果休過育嬰假,日後與妻子分擔洗衣工作的機率會增加50%。加拿大的研究則顯示,休過育嬰假的男性會投注比較多的時間做家事以及照顧子女。男性育嬰假是個包裹了糖衣的良藥,具有真正為性別平等的奮鬥扭轉局勢的潛力。

人口老化?

越來越多的老年人口都希望在達到退休年齡後繼續工作。不過,在三十幾歲的青壯年人口被工作、家庭責任與房貸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同時,老年人卻難以獲得雇用,儘管工作對他們的健康具有絕佳的效益。因此,除了在兩性之間促進工作的公平分配之外,我們也必須讓工作分配於不同的世代。現在剛進入勞動市場的年輕工作人口很可能到了八十幾歲還是持續工作。在工作年限拉長的情況下,他們也許可以每週不要工作40個小時,而是30或甚至20個小時。「我們在20世紀發生了一次財富重分配,」一名頂尖的人口學家指出:「我相信這個世紀最重要的重分配,將會是在工時方面。」

不平等?

財富落差最嚴重的國家,正是工作時數最長的國家。在窮人為了餬口而必須把越來越多的時間投注於工作的同時,富人則是隨著時薪的提高而發現休假的「成本」越來越高。

在19世紀,富人通常不願捲起袖子工作。工作是農人的事情。工作越多的人越窮。不過,社會習俗後來就翻轉了。現在,超量的工作與壓力變成了地位象徵。哀嘆自己工作太多,經常是拐個彎炫耀自己是個重要而且有趣的人。屬於自己的時間總是被人與失業和懶惰畫上等號,在財富落差擴大的國家裡尤其如此。

成長陣痛

將近100年前,我們的老朋友凱因斯提出了另一項難以置信的預測。凱因斯明白1929年的股災並未終結整個世界經濟。生產者供應的產品還是和前一年一樣多;只是對於許多產品的需求都已枯竭。「我們遭遇的不是老年的風溼病,」凱因斯寫道:「而是變遷過快所帶來的成長陣痛。」

超過80年後,我們又面對了一模一樣的問題。我們不是窮,而是單純沒有足夠的有酬工作可以分配給所有人。不過,這其實是個好消息。

這表示我們可以開始準備因應可能是我們有史以來最大的挑戰:填補無窮無盡的休閒時間。當然,每週工作15小時仍是個遙不可及的烏托邦。凱因斯預測指出,到了2030年,經濟學家只會扮演小角色,「就像牙醫一樣」。不過,這個夢想現在看起來卻是比以往都還要遙遠。經濟學家在媒體與政治領域裡都占有支配性的地位。此外,工時減少的夢想也遭到了踐踏。儘管壓力與失業現象在當今已激增到破記錄的程度,目前卻已幾乎找不到還願意支持縮短工時的政治人物。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