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為何國道收費員要絕食 癱瘓國道、記協不理我沒關係、悲怨恨幹

懶人時報看什麼?為何國道收費員要絕食 癱瘓國道、記協不理我沒關係、悲怨恨幹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天被警察毆打的身體,我與其他的聲援者,正如國家對待收費員,對待台灣所有工人的身體一般:被踐踏在腳底下,被打趴被羞辱了!

國道收費員抗爭資訊匯整

明天就是選舉,但懇請大家關注抗爭中的國道收費員。就像前些時的關廠工人,或許,他們的遭遇與大多數人無關;或許,他們可能是我們身邊親人遭遇的縮影。

至少,面對這些失業的弱勢者、科技便利名目下的受害者,我們可以多一些同理心,就像當我們看見臥軌的關廠工人,不要尖酸叫嚷「火車輾過去」。

今年年初國道計程收費正式上路,讓上千名收費員頓失生活依靠,對他們來說,一是「年資」和「勞保損失」,再來是「安置」的問題。而應該面對這些問題的人,一是原僱主交通部高公局,二是拿到國道電子收費計程BOT合約的遠通電收。

以年資25年的收費員為例,若以舊制勞基法勞退計算方法,並以收費員平均薪資3.5萬元為基準,最後應可獲得約140萬元。不過因為國家是用約聘和臨時人員方式晉用收費員,2008年以前的收費員並不適用勞基法,因此,國家就給了在公部門中不適用勞基法的人另外使用「離儲金制度」。若以該制度計算,最後該名25年年資的收費員只能得到約36萬而已,這一差,就差了約104萬元。而勞基法規定的僅僅是「最低標準」。

絕食進入第7 天的國道收費員自救會今(27)於交通部前抗議高公局發布不實新聞稿抹黑勞工,甫獲得勞動部承諾的華隆自救會也到場聲援,隨後直衝交通部要求交通部長葉匡時出來面對收費員,與現場層層包圍的警力發生衝突,有4位聲援者被警察拖入拒馬內毆打傷勢嚴重,目前已送醫,其餘收費員則於交通部前靜坐等候交通部回應。

下午1點半,收費員自救會於交通部前舉行記者會,控訴交通部26日發布的六大真相與實際狀況不符,如高公局聲稱已發給收費員資遣費並外加7個月月支報酬,實際狀況是收費員不論工作十年、二十年最多都只拿到7個月的薪資當補償,根本沒拿到<勞基法>最低保障的資遣費、年資也蒸發。

收費員自救會代表吳靜如痛批,高公局的說法根本是抹黑收費員,大批聲援者及華隆自救會不滿交通部絕食期間從未關心過收費員處境,拉開拒馬欲衝入交通部,要求葉匡時出來面對,與現場大批警力造成推擠,造成許多收費員受傷,自救會代表要求自救會成員在地坐下,不要理會警察挑釁,警察則一直大喊行為違法,要自救會代表退後。

【國道收費員的三大訴求】
一、年資補償
二、勞保損失補償
三、多元安置方案

過去,國道收費員在票亭裡頂著烈日、寒風,忍耐著機械式的活動,為國家收取一張張的回­數票;幫著國家累積財富、奠造基礎。但因為國家瑕疵的國道收費BOT政策,導致收費員­失業、勞保損失;因為錯誤的人事政策,害收費員領不到應有的資遣費。一直以來,為著國­家,為著社會提供勞力服務,但換回的,卻是被國家、財團給糟蹋,勞動的青春有去無回。­為了討回收費員應有的權益;討回作為工人的尊嚴與付出,國道收費員被迫走上抗爭。

國道收費員的抗爭已經邁入第十個月;絕食代表的時數,超過了174小時,交通部、高公局,對於收費員的年資、勞保與失業三大訴求,仍然擺出一副傲慢官僚的態度,不肯面對工人受害的處境。

這些收費員,在國道上冒風頂雨地收著票,從小姐做成了媽媽,服務了國家、社會十幾二十年,但最後換來的,卻是失業,是勞保投保薪資受損,是工作年資被政府吃掉,是財團以廣告、新聞抹黑;是政府傲慢無恥的處理;執政黨縱容黨工、支持者與警方使用暴力打壓。

今天被警察毆打的身體,我與其他的聲援者,正如國家對待收費員,對待台灣所有工人的身體一般:被踐踏在腳底下,被打趴被羞辱了!還回頭冷酷地抹黑你、嘲諷你,說「再戰啊,不是很會戰?」

到目前為止,警察還沒有拿出過記協這個自我感覺良好的協議出來說嘴(他們最好祈禱警察就把這件事情忘了…),今天在交通部,國道收費員的抗爭現場,警察毆打已經在警方控制下的抗爭者,以及強制拖走在一旁拍照的人(不管他們是不是記者)、在封鎖線外面阻擋、搶奪拍攝者的攝影器材…都是很明顯超越比例原則的違法行為,即使劃設了採訪區,也不能逃過比例原則的檢視…

交通部前的警察施暴風波,延伸出新聞採訪自由的大危機。上段是作者孫窮理的註解。

更多國道收費員的資訊與故事:國道收費員自救會臉書專頁

為何國道收費員要絕食 癱瘓國道?

(再一次,為何國道收費員要絕食抗議。以下引述內文)

今年年初國道計程收費正式上路,讓上千名收費員頓失生活依靠,對他們來說,一是「年資」和「勞保損失」,再來是「安置」的問題。而應該面對這些問題的人,一是原僱主交通部高公局,二是拿到國道電子收費計程BOT合約的遠通電收。

以年資25年的收費員為例,若以舊制勞基法勞退計算方法,並以收費員平均薪資3.5萬元為基準,最後應可獲得約140萬元。不過因為國家是用約聘和臨時人員方式晉用收費員,2008年以前的收費員並不適用勞基法,因此,國家就給了在公部門中不適用勞基法的人另外使用「離儲金制度」。若以該制度計算,最後該名25年年資的收費員只能得到約36萬而已,這一差,就差了約104萬元。而勞基法規定的僅僅是「最低標準」。

(中略)收費員拿的是國家的薪水,卻不算是公務員。收費員平均年資13.5年,最長還有做29年的,但卻都是一年一聘的約聘僱人員,相當不合理。他們一開始希望能由政府出面安置,但是高公局始終表示因為業務精簡,很多職缺都還是「遇缺不補」,根本沒有職缺給收費員。即便收費員多次要求,高公局直到11/25的調解會議仍是強調「國家安置不可行」,最後,收費員只好把希望轉向遠通電收。(懶人時報

再談「1014協議」(記協不理我沒關係)

(交通部前的警察施暴風波,延伸出新聞採訪自由的大危機。以下引述他的註解)

到目前為止,警察還沒有拿出過記協這個自我感覺良好的協議出來說嘴(他們最好祈禱警察就把這件事情忘了…),今天在交通部,國道收費員的抗爭現場,警察毆打已經在警方控制下的抗爭者,以及強制拖走在一旁拍照的人(不管他們是不是記者)、在封鎖線外面阻擋、搶奪拍攝者的攝影器材…都是很明顯超越比例原則的違法行為,即使劃設了採訪區,也不能逃過比例原則的檢視…(懶人時報

4人遭警毆打傷重 收費員交通部前靜坐抗議

(昨天下午的事,至今令人氣憤。以下引述內文)

絕食進入第7 天的國道收費員自救會今(27)於交通部前抗議高公局發布不實新聞稿抹黑勞工,甫獲得勞動部承諾的華隆自救會也到場聲援,隨後直衝交通部要求交通部長葉匡時出來面對收費員,與現場層層包圍的警力發生衝突,有4位聲援者被警察拖入拒馬內毆打傷勢嚴重,目前已送醫,其餘收費員則於交通部前靜坐等候交通部回應。

下午1點半,收費員自救會於交通部前舉行記者會,控訴交通部26日發布的六大真相與實際狀況不符,如高公局聲稱已發給收費員資遣費並外加7個月月支報酬,實際狀況是收費員不論工作十年、二十年最多都只拿到7個月的薪資當補償,根本沒拿到<勞基法>最低保障的資遣費、年資也蒸發。

收費員自救會代表吳靜如痛批,高公局的說法根本是抹黑收費員,大批聲援者及華隆自救會不滿交通部絕食期間從未關心過收費員處境,拉開拒馬欲衝入交通部,要求葉匡時出來面對,與現場大批警力造成推擠,造成許多收費員受傷,自救會代表要求自救會成員在地坐下,不要理會警察挑釁,警察則一直大喊行為違法,要自救會代表退後。

悲怨恨幹

(現場遭受警方施暴者之一的郭冠均)

國道收費員的抗爭已經邁入第十個月;絕食代表的時數,超過了174小時,交通部、高公局,對於收費員的年資、勞保與失業三大訴求,仍然擺出一副傲慢官僚的態度,不肯面對工人受害的處境。

這些收費員,在國道上冒風頂雨地收著票,從小姐做成了媽媽,服務了國家、社會十幾二十年,但最後換來的,卻是失業,是勞保投保薪資受損,是工作年資被政府吃掉,是財團以廣告、新聞抹黑;是政府傲慢無恥的處理;執政黨縱容黨工、支持者與警方使用暴力打壓。

今天被警察毆打的身體,我與其他的聲援者,正如國家對待收費員,對待台灣所有工人的身體一般:被踐踏在腳底下,被打趴被羞辱了!還回頭冷酷地抹黑你、嘲諷你,說「再戰啊,不是很會戰?」(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