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小是性平戰場,大學西線無戰事?

國中小是性平戰場,大學西線無戰事?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抗拒面對錯誤和改進」、「將學術自由當成是違法的遮羞布」、「缺乏能力和機制來發現教育內容違反法治」、「缺乏有效機制來協助老師提升性平觀念」、和「缺乏自我檢討的動機和能力」等五大疏失,如果未發生這些大學教育現場的違反性平事件,上述這些長年根植、存在的疏失,還真無法被看見。

日前中選會通過反同恐同組織所提「禁止在國中國小進行認識並尊重同志族群的同志教育」公投案,再加上近來在高雄市發生校外家長單以電話就擋住高中校長停止校內老師邀請同志入校分享生命經驗的事件,隱然國小到高中是台灣性平戰場,大專院校則西線無戰事,一派和平。果真如此?

其實性別平等教育是面照妖鏡,這兩年來把長期存在於台灣的大學行政和教育怪象逼出原形,以下就舉幾個實際發生在大學校園、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的事件,看看台灣的大學是否有足夠的教育行政知能和勇氣,來被稱呼做「大學」。

台大機械系入學命題事件

2016年3月台大機械系的個人申請入學第二階段筆試中,出現一申論題以聖經為引言,說「家庭是由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組成,這是社會和家庭的律,而工程師的工程創新不能違反自然的律」,要考生闡述「工程師應盡的社會責任,以及該社會責任所依據的自然的律」。

台灣大學學生代表大會很快發出聲明:「這樣的考題是對非異性戀族群的歧視命題」,要求系方為命題不周公開道歉,並不得因為認同多元性別之觀點進而影響評閱,另應依性別平等教育法將命題老師移交性平會調查。

台大機械系跟著向社會致歉,表示會避免再發生類似情況,並表示「多元化是台大最值得讚許的特色之一。本系期許大家透過互相瞭解與諒解,之後更容易彼此互相尊重與包容,讓多元化的環境更公平與友善」,「每年大學甄試入學之出題,除了本系少數出題委員在考前知道考題內容之外,基於學術自由之精神其他所有教授包括校內主管事先都不知情。」

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接到檢舉後展開調查,最後在2016年8月認定:題目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第13條「學校之招生及就學許可不得有性別、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或性傾向之差別待遇」,裁罰台大3萬元,並請台大性平會安排出題教師研習性別教育課程,並對全校師生加強認識多元性別。然而台大以「教育部的處分在程序上有疑義」、「維護學術自由」為由不服裁決,提出申覆。教育部雖然維持原裁決,但台大究竟最後有無繳納罰款、要求出題教師研習性別教育課程?頗值得媒體追蹤。

這整樁事件顯現了哪些問題?首先,當學生和機械系方都已反省錯誤,教育部也裁定違法,台大行政當局卻仍堅決不認有錯。可是一個學校那麼大,有教師或行政人員缺乏性別平等概念而觸法,也是難以避免的事,校方該做的就是檢討、求改正和進步,愈是「抗拒面對錯誤和改進」,愈可能成為反進步力量的溫床。

其次,不管校方或機械系方,都搬出「學術自由」為自己辯白,「把學術自由當成是違法的遮羞布」。說穿了,出題老師只是逞一己之私,藉由重大入學考試來彰顯「自己以為的宗教性別理念」,這根本就是違反「學術良心」吧?

再者,甄試已經是各大學招收新生的主要途徑,凡具規模的院校都會成立試務小組,不可能將出題重責全讓一位教授扛。所以究竟台大機械系是否「缺乏能力和機制來發現考題和教育內容違反法治」?

Depositphotos_23101950_xl-20152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成大「存在、愛戀,也瘋狂」通識課事件

2016年成大這樁通識課程事件造成極大的風波,詳情可見《成大南部批踢踢》上整理的事件懶人包。大致來龍去脈是:兩位教授開設通識課,主旨是要「幫助學生發展與經營健康的親密關係」,但學生指出:許多課程內容不斷傳遞過時的性別刻板印象,甚至讓人感到不舒服。這件事遭媒體披露後,該課程大綱網頁的師資突遭撤換,參考書籍由基督教相關書籍變成自編教材。成大性平會調查結果認定該課程性騷擾(含性別歧視)成立,開課老師不服,申覆但被駁回,轉而向法院提告學生恐嚇與妨害名譽罪。

包括人渣文本朱家安等評論者皆指出:這是國立大學教師藉由開課這種公共資源向學生傳教的不良示範。在這樁事件中,成大似乎處置明快,且當開課老師向法院提告學生時,學校也表明會支持學生的權益。學校看似沒有缺失,但真沒有缺失嗎?

首先,近年來講究教學品質的大學,已經不會有哪位老師臨時起意想開門課就能開課,都要先編列課程大綱、授課師資、參考書籍,提交該學系或學院的課程審查委員會進行審查,而且有不少學校都會送外審,通過系和院兩層審查機制後才得以開課。這就值得探究了:這門「存在、愛戀,也瘋狂」通識課,是通過什麼樣的課程審查機制而得以開課的呢?審查過程中,都沒發現其中有違反性平教育法的蛛絲馬跡嗎?審查委員看到基督教相關書籍名列參考書籍之列,難道不覺怪異嗎?是不是和台大機械系一樣,成大也「缺乏能力和機制來發現考題和教育內容違反法治」呢?成大性平會的調查決議處置寫道:「(將)加強審核開課教師專業資格與研究背景」,這已經明白承認:成大確實在課程審查時就已經犯錯。

其次,成大性平會的調查決議處置第一項寫道:「建議本課程之師生參加性平會為這門課舉辦的性平講座」。成大性平會為這門課開了「性平講座」,開課老師有參加嗎?如果有參加、而且有效的話,應該不致走上控告學生的路吧?就如同前面談到的:每個學校總是有部分老師的性平觀念停留在舊時代或固執於宗教理念,那麼,「學校有無機制來有效協助老師提升性平觀念」呢?

靜宜大學老師上課中公開反同事件

靜宜大學學生社團「異同夢想社」臉書發布消息,該校觀光系徐姓老師於5月22日上午教授「餐旅館銷售業務管理」課時說:「從以前到現在,一夫一妻制是很正常的事情,這是常理」、「我們尊重同志,但我們不能讓家庭被破壞。我們不能讓一些人扭曲了家庭的真理,所以我們應該支持婚姻結合只能一男一女。然後另外為同志立特別法這樣才能保障他們的權益。」、「最近好多人吵著要讓孩子受性平教育,老師不認為這樣是好的。孩子們還太小,聽不懂,不應該隨便讓他們接受這樣的教育」等類似言詞,並放置反同公投連署書於教室內給該課堂同學。學生社團認為:該老師的言論與展示反同公投連署書之舉動,和該堂課之授課內容與教學目標並於任何干係,要求學校進行調查處理。

校方表示:「教師個人行為及言論,靜宜大學予以尊重,不代表學校立場。爾後會提醒校內任課教師,教學應以授課內容為主,以保障及維護學生受教權。若有損及權益,學生可向校內性別平等委員會申訴,校方會盡全力協助。」

授課老師講和課程毫不相關的反同話題,靜宜大學校方還說「尊重教師個人言行」,要學生「若損及權益,可向校內性別平等委員會申訴」,完全避談學生在「餐旅館銷售業務管理」課程的學習權利受損,顯示「學校缺乏自我檢討的動機和能力」。或許有些老師上課會閒聊到一些和課程無關的時事逸聞,但靜宜大學這位徐姓教師是連反同公投連署書都拿到教室來、邀請學生連署了,顯然是預謀,校方竟然還「予以尊重」!

台灣的大學出了什麼問題?

以上舉近兩年來三樁大學校園發生明顯違反性平教育事件為例,讓讀者看到:21世紀已經走了十幾年,台灣的高等教育環境還有那麼多怪象存在。以上事件雖然皆因教師缺乏性別平等概念而起,但校方在預防發生和事件處理上,顯然都有缺失,尤其有的學校的做法是直接損害學生學習權益,尤為嚴重。

以上整理出台灣的大專院校在性別平等議題上,展現:

「抗拒面對錯誤和改進」、「將學術自由當成是違法的遮羞布」、「缺乏能力和機制來發現教育內容違反法治」、「缺乏有效機制來協助老師提升性平觀念」、和「缺乏自我檢討的動機和能力」等五大疏失,如果未發生這些大學教育現場的違反性平事件,上述這些長年根植、存在的疏失,還真無法被看見。

為什麼性平有此魔力?因為性平議題直接挑戰了大學行政和教育的窠臼和死板、掀出校方的智識和能力無法符合現代教育需求的窘境。近年來,大專院校面臨許多來自各界的新期待,政府以評鑑作為監督的手段,偏偏做得又不徹底,大專院校發展出作假、短線操作等應對手段,成了上下交相賊。但性別平等作不了假,一樁真實事件發生,就有一樁要紮實處理,過去藉由吃案、掩飾、硬說不是性平事件、甚至放任系主任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的陋習,在資訊流通發達的現代,全被彰顯出來。若學校無心改正、不覺得性平議題重要、或根本就怠惰、無知、還活在「宗教治校」的中世紀,那怎能期待大學提供一個具有性平觀念和行動的現代校園?

另有一個根本癥結:台灣許多教育單位和工作者,不僅缺乏性別平等概念,甚至視之為無物,根本就不認為性平有何重要,所以碰到性平議題時,腦子就自動轉換到「非教育專業模式」,拿自己成長的經驗、自以為正確的概念在看待性平議題,以致有許多明明是一流學府畢業的博士、或是資深的教授,腦子裡的、嘴巴說的、實際行動的性別概念,粗糙、不合宜到難以令人置信,而塑造這些不合宜的性平概念的力量,最大的來自宗教和傳統社會的「男性至上、異性戀唯一正確」的信念,也難怪「女性應該為家庭犧牲,讓先生成就更高的事業」這種話,會從一位資深的衛生教育教授口中說出來了。

大學教師不能違法和罔顧教學倫理

大學老師是眾生相,帶著自己的成長經驗在教學,有些教師腦中運行著不符合21世紀觀念的理念,導致在人權、平等、法律、性別角色上都和現代世界格格不入。但如果他所教授的專業科目具有基本授課藍圖和方向,或許這些故舊理念還不致展現出來(靜宜大學老師在「餐旅館銷售業務管理」課鼓吹反同公投,那完全是白目至極),但如果這些老師教的是醫學、護理、教育、法律,還不知自我約束,藉著授課在鼓吹違反人權、性別平等,則是教育的重大危機。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