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矛盾真相」看無人駕駛車是否該上路?

從「矛盾真相」看無人駕駛車是否該上路?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像一下,如果我們為這個問題舉行公投,就算政治人物都努力了解關於議題的每個面向了,大多數公民撥空好好研究各種觀點的可能性又有多大呢?

文:海特.麥當納(Hector Macdonald)

上路測試

不用多久,各國立法人士就會面臨一個問題:「我們該讓私人擁有的無人自駕車在城市中上路嗎?」

他們該如何回應這個問題?

到目前為止,無人自駕車對大多數人來說還是很稀奇的東西。Google早已著手研發,特斯拉(Tesla)則朝著不同方向行動,各大汽車公司也都有自己的一套計畫。你可能瀏覽過影片,知道Google無人自駕車的外型奇特,就像太空艙。也許Google的設計影響了你的看法?你可能聽說過報導,知道以自駕模式行駛的特斯拉汽車曾經發生車禍,並造成傷亡。也許那件事影響了你的看法?

認真負責的立法人士應該會蒐集更多資訊,然後徵詢公務人員、利害關係人和政策顧問的意見,再作出決策。這時他們聽到的,可能是一系列由各方人士提出的矛盾真相:

經濟學家:無人車或許是龐大的新興產業,可以促進科技發展與消費者需求,進而推動經濟成長。此外,無人車也可以替駕駛省下大把時間,讓他們得以從事更有生產力的工作,或購買更多數位娛樂產品,這兩種活動都有益經濟發展。

工會代表:無人車不需要人來駕駛,陸路運輸業與計程車客運業將會有上百萬人失業。這將以一般工作者的權益為代價,圖利Uber與UPS等公司,會導致社會越來越不平等。

環保人士:無人車可以省下計程車的成本,並提升另類移動模式的吸引力。如此一來,買車的人會越來越少,不論是交通壅塞情形,或是能源消耗、資源消耗,也都會越來越少。

交通安全專家:每年約有一百三十萬人死於道路意外,而且大部分意外事故都是因為人為疏失。雖然當軟體故障或環境感知功能失常時,無人車也會出意外,但還是比人操控的汽車安全有保障。

政治顧問:比起新冒出來的問題,選民還是比較能容忍存在已久的問題。萬一自駕系統出狀況,在大街上造成幾百人死亡,就算死亡人數比從前的紀錄還要低,政治上也絕對不允許這種失敗。

無人自駕車製造商:其實無人車有很多種,有些需要人為應用「先進駕駛輔助系統」(ADAS),有些提供人為控制的選項,有些則完全沒有裝置人為控制介面。因此,無人車並非要或不要的二元議題,問題在於政府打算開放自動駕駛到什麼程度。

保險業者:未來汽車保險必須轉型,從針對人為疏失替個別駕駛人投保,變成針對技術故障替製造商投保。產物保險業很可能會經歷一陣混亂期。

城市規劃師:無人車不必停在市中心,所以目前用來當作停車場的大量高價市區土地,都可以改造成其他更有益於市民的建築或設施,像是公園或運動場。

市府行政官:我們要靠收取停車費來負擔城市服務支出,如果民眾再也不必停車,我們就必須提高稅收,或刪減部分服務項目,導致最弱勢的市民受害。

商業領袖:總有一天,無人車會變成全世界通行的交通工具。越快開放無人車上路,我國企業在這項新興產業就佔有越大的領先與競爭優勢。

資訊安全專家:無人車很容易遭駭客入侵,我們可能一覺醒來發現恐怖份子或敵國破壞了所有車子的功能,或霸佔了所有車子的操控權。

道德思想家:我們要預先設計好程式,才能幫助無人車應付危急情況。舉例來說,當無人車遇上一個闖進大馬路的孩子,它要直接撞上那個孩子,還是要冒著撞死行人的風險轉向駛離大馬路?身為立法人士,你必須判斷無人車在各種可怕的情況下,應該採取什麼行動。

像這樣多方徵詢意見後,立法人士看待特別複雜的議題時,雖然未必能輕易作出決策,至少能掌握比較客觀的平衡觀點。然而,要是立法人士正好都忙著處理其他議題,每個人都只能靠單一顧問的簡報來獲得資訊,那麼他們面對這項議題時,可能就只掌握了其中一種主要觀點。這時候,就和盲人摸象的故事一樣,每個人都只能形成某種片面的見解,而這種見解多半也容易誤導他人。

想像一下,如果我們為這個問題舉行公投,就算政治人物都努力了解關於議題的每個面向了,大多數公民撥空好好研究各種觀點的可能性又有多大呢?

這類議題的複雜程度,加上現代人快速的生活步調與短暫的注意力,意味著我們在討論任何主題時,多半只能考慮到其中幾個面向。除非多方聆聽不同聲音,不然就無法更接近現實的全貌。

然而多數人並不會這麼做。我們僅僅從單一且狹隘的消息來源了解時事,我們傾向去找那些會贊同自己的朋友或同事談論各種議題。確認偏誤的現象十分普遍。遇上反駁個人信念的想法或資料時,我們往往下意識將它們過濾掉或不予理會。一旦要處理重大議題時,面對他人精挑細選的說辭,我們往往缺乏抵抗能力。即使絕大部分議題都包含了多種矛盾真相,值得好好研究,我們卻只願聽取其中一小部分。

一個矛盾真相可以比作一張照片。

當你拍下照片,手中相機捕捉到的恰恰就是鏡頭正前方的景物;另一方面,你也可以決定要在畫面中呈現哪些東西,運用各種方式來形塑照片所呈現的現實。你可以變換焦距,調整畫面中物件的主從關係,也可以用閃光燈照亮畫面,或刻意減少曝光。等你拍完照片,還可以利用數位後製工具修飾照片,像是製造暗角、改變顏色、增強對比、減少顆粒感等等。

照相機不會說謊,然而面對同樣的景物,你仍然可以拍出一千張不同的照片。

同樣地,你必須決定要把哪些物件放進照片中,或是選擇排除那些你不想要的物件。不喜歡朵琳姑媽?拍照時稍微移動相機,或修圖時把姑媽裁切掉,她就好像從來沒出現過。我們在溝通的時候,做的就是同樣的事情。

立法人士很忙,只能諮詢一、兩個特別顧問,所以顧問要先讀遍相關資訊,全盤掌握無人自駕車的議題。身為顧問,必須懷著大無畏精神,才能做到公正無私,妥善平衡各種不同觀點,不致於受到私心左右,獨厚某些意見。如果顧問已經投資無人車製造公司,就不太可能多談駭客對自駕系統的威脅,或意料之中的失業問題。反過來說,如果顧問嫁給了計程車司機,就可能對無人車對環境與安全的益處輕描淡寫。

同理,一旦立法人士拿定了主意,在國會、議會或媒體上,又會如何捍衛自己的立場?在這場爭論中,雖然他可能稍微讀過一、兩個支持對立方的論點,但是在演講或簡報時,他仍會著重於傳達自己擁護的立場與觀點。

相關書摘 ►「抹黑」真的都是假話嗎?看政治人物如何運用「真相」誤導選民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後真相時代:當真相被操弄、利用,我們該如何看?如何聽?如何思考?》,三采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海特.麥當納(Hector Macdonald)
譯者:林麗雪、葉織茵

你看到的不是真相,只是自己所相信的價值觀。

不論是廣告行銷或消費者、企業領導或員工、政治人物或選民,
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了解「真相運作機制」!

新聞媒體隨便報,普羅大眾隨便信,歡迎來到後真相時代。

「後真相」被牛津辭典選為2016年度代表字彙,並且在英國脫歐和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時達到高峰。然而「後真相」並非代表這個時代再無真相可信,而是指人們不再重視並思考事件的真實性。

網路時代,資訊唾手可得,大多數人卻寧願窩在舒適圈裡,看著與自己立場相同的新聞,或是輕易就相信了從網路看來、從旁人聽來的種種故事。然後又將這些事件以非黑即白的方式,輕易地評斷劃分。

然而在任何事件、場景、故事中,都存在著「矛盾真相」──述事者從真相的多元面貌中抽出對自己有利的部分,來影響你的態度和行為,進而達到自己的目的──這種真相運作機制,早在潛移默化中改變了你的選擇。

唯有了解自己有什麼樣的選擇,才算真正擁有選擇的權利。

在本書中,商業界說故事大師海特.麥當納以睿智詼諧的口吻,列舉大量的故事與實例,描述何謂經濟社會的「各種」真相。唯有了解這一層思維模式,我們才能更有智慧地消化訊息,而不是在「毫無選擇」的情況下淪為病毒行銷的一部分。甚至我們可以學會如何運用「矛盾真相」,改變溝通方式,幫助我們實踐理念、達成目標。

我們不需要害怕「矛盾真相」,而是應該提防居心叵測、利用真相的誤導者。社會本來就是靠著各種真相、觀點互相影響,才會不斷進步。學習從不同的角度去看、去思考、去溝通,我們就有機會改變世界。

getImage
Photo Credit: 三采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