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年輕人為什麼只能拿低薪?四個方法打破低薪結構問題

台灣年輕人為什麼只能拿低薪?四個方法打破低薪結構問題
Photo Credit: 中岑 范姜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薪水高低當然是供需影響,但台灣的低薪現況,背後牽涉的因素其實更為複雜,可以分成:壟斷、資訊不對稱、產業價值低、高房價低所得下的惡性循環。

文:吳東軒 Vincent

每每討論到台灣低薪問題,就會看到薪水是取決於供需的論調。

薪水高低在某種程度上當然是供需影響,但台灣的低薪現況,背後牽涉的因素其實更為複雜,大體上可以分成:壟斷、資訊不對稱、產業價值低、高房價低所得下的惡性循環…這幾個部分。

壟斷

供給需求相信大家都懂就不解釋,而「壟斷」可以算是一種市場失靈。市場並不是總是可以自己運作得很好,除非你是不想面對現實世界的純自由市場理論派,不然市場其實常常失靈這個問題,我想大家都已經知道了。

聯合壟斷行為在歷史上出現過不知道幾次,供給方可以透過某些實際上或是默契上的聯合行為來影響價格,比方說台灣三大電信商的費率,每次誰要漲價誰要跟進,不也是常常有人說應該去調查有無聯合抬價的行為?台灣有沒有出現資方某種程度上的聯合壓低薪資?我覺得這應該已經不是有沒有的問題,而是有多嚴重的問題。

市場失靈的時候政府就要介入,當然政府不能去要求企業要給勞工多少薪水,也不能要求企業強制加薪;但至少嚴格執行勞基法是可以的吧?至少提高違反勞基法的罰則是可以的吧?如果違法被處罰的金額遠小於違法能得到的利益,不等於變相在鼓勵別人違法嗎?政府提高基本工資也是可以的選項之一,有人可能會質疑提高基本工資會影響失業率,這部分容後說明。

資訊不對稱

「資訊不對稱」則是讓勞方在談判的過程中屬於弱勢,在不明確知道自己身價的情況下,就不敢太堅持自己預期的數字,容易被資訊優勢方給牽著鼻子走。舉個例子,我在澳洲上網找工作時,幾乎每個工作都有寫上薪資待遇,在台灣上104一看,有寫待遇的比例絕對不到一半。為什麼大家都說萬惡人力銀行?因為人力銀行不但沒有協助勞方補足資訊不對稱的缺口,反而幫資方散佈明顯有利於資方的資訊和洗腦觀點。

產業價值低

「產業價值低」應該就更好懂了,薪水絕對不可能高於自己的產值,不然公司賺個屁。如果產業本身產值就低,能給出的薪資水平一定也不會高。台灣現在一堆大學畢業生在做高中畢業就能做的工作,儘管我們人力素質也許很好,但當沒有可供發揮的舞台的時候,博士去當清潔工當然只能領清潔工的薪水。

所以我們可以發現現在的台灣,決定薪資高低的關鍵因素,是所待公司的產業;某些產業裡面的助理,薪水可能比其他產業的小主管還高,這完全不是能力上的問題,只是當整體環境並不需要那麼多人才的時候,就算你是人才也常常只能做人力的工作,領人力的薪水。

產業價值低,原因很可能是錯誤的產業政策,租稅補貼等等。但同時低薪這件事又會再惡化這個現象,當人力成本被某些因素壓的過低,那些本該被淘汰的企業,仍可以因為低廉的人力成本而存活在市場上,而這種企業的存在又會再惡化薪資水平,屬於一種惡性循環。

高房價低所得下的惡性循環

最後「高房價低所得下的惡性循環」,台灣就業人口最大宗是服務業,2012年時服務業就業人口占總比例55%,而服務業最大的市場就是國內消費市場。當高房價吸走一大部分的資金,勞工們的所得又低時,能花在消費市場的金額就有限,這就會導致整體國內消費市場不振。

過去六年的民間消費成長是2.8%,扣掉物價漲幅以後,實質成長是 -3.5%,沒有追上人口成長就算了,竟然還負成長。服務業市場萎縮的情況下,產值不振,薪資當然低,薪資低又會再導致市場衰退,就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高房價不僅影響到內需消費市場,當錢都流入更好賺的房地產市場,也會導致實體投資的減少,這就會直接影響到勞資雙方的供需層面,而過高的資本價格也會壓縮到認真經營的企業獲利,間接導致「產業價值低」的問題。

關於房價和內需消費的兩篇延伸閱讀:

Photo Credit:  Mr Hicks46 @ Flickr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Mr Hicks46 @ Flickr CC BY SA 2.0

以上都是網路上許多人早已提出過的論點,那既然知道大概的問題了,有什麼我們可以做的?

針對「壟斷」的應對

針對「壟斷」的部分,我們可以發揮公民力量,去促使政府更嚴格的執行勞基法和修改相關罰則,去要求政府站在弱勢勞工這一方。以及利用網路的力量公開資訊。不要默默的被欺負,被欺負了就要讓全世界知道是誰欺負我們,讓輿論一起來協助譴責。

美國近年有一個案子「矽谷互不挖角案」。Google、Intel、Adobe等公司的工程師,發現這幾間科技公司之間,私下有互相不挖角對方員工的協議,認為這阻擋了他們的跳槽之路,阻礙他們了解自己的市場身價,憤而向這些公司提告。企業之間的互不挖角協議算不算是一種壟斷?總之這些矽谷工程師是提告了,前陣子傳出雙方有意以三億多美金和解,但被聯邦法院駁回,認為「和解金額低於合理範圍」。

針對「資訊不對稱」的應對

針對「資訊不對稱」的部分,利用網路開放資訊的特性,我們可以打破這個資訊障礙。例如各公司薪水查詢網站,應該也還有一些相關類似的網站或是調查,踴躍參與,踴躍分享。

同時,不要忘記對於多數中小企業老闆而言,他們也是處於資訊缺乏的狀態,增強自己的談判技巧,提高自己敢開價敢堅持的勇氣,不是老闆說了算,我們也可以讓老闆們以為我們手上的資訊更正確,如果老闆們要跟你爭論其實沒那麼高等等,就直接回他們:「所以現在是在比爛嗎?你想要找比別人更好的人才,卻只想要用更爛的薪水?」

針對「產業附加價值低」的應對

「產業附加價值低」需要的是產業轉型政策,這部分普通市井小民可能比較使不上力。不過藉由透過其他方式提高整體薪資,其實也可以幫助淘汰掉那些沒有競爭力的企業,進而略略的提升整體產業價值。

針對「高房價低所得下的惡性循環」的應對

至於「高房價低所得下的惡性循環」,國外已經有一些研究認為提高基本工資有助於經濟成長,相關討論有:

所以原則同第一點,促使政府提高基本工資,或許不僅是改善分配問題而已,很可能同時也能提升經濟成長;再配合更開放的資訊,和更好的談判技巧,和更嚴格執行的勞基法規,我們勞工可以一點一點的把歪掉的天平給拉回來。而高房價部分,還是只能透過公民運動去促使政府有所行動。

同時,收入不只有勞動收入,同時也包含資本收入。但現在台灣對於無資本階級要踏入資本階級的門檻並不低,比方說買房的難度…,或另外一條路就是自己創業。但低薪的情況下,除非有父母長輩奧援,不然要靠自己存到創業基金實在是非常困難。

創業資金缺乏,如果自己又不是資訊或設計等相關領域的創業,會發現連申請相關貸款補助可能都很難,最後創業之路大概只剩下微型創業,比方夜市擺攤或是SOHO接單族。不然就是得集眾人之力,例如集資團購買房,或是集資創業,像採用群眾募資網站FlyingV等方法。

這部分策略仍然發揮公民力量,促使政府制定一些能降低創業門檻的政策。

好,最後,可能有人會覺得,如果薪資提升了,會不會降低企業競爭力?我的答案是如果一個企業要靠壓低給員工的薪水才能獲利,那這樣的企業不該存在,就讓它被淘汰吧。沒有競爭力的企業被淘汰後,位子會空出來,就會由更有競爭力的企業補上,不斷淘汰缺乏競爭力的企業,給更好的企業更多空間,雇用更多的員工,這樣不是很好嗎?

當薪資提升後,淘汰掉沒競爭力的企業,某種程度上也是提高了台灣的產業價值。

那企業倒閉會不會造成社會動盪?

當然會,所以我們需要社會安全傘,需要失業補助,需要資遣費,需要就業輔導和職訓,要促使政府確實執行這些部份,這又回到公民力量的工作了。

通篇提到很多次公民力量,這個名詞我想台灣人一定不陌生;從去年洪仲丘事件,促使軍審法修法開始,到今年318學運擋下黑箱服貿協議,再到年底九合一大選,和平的讓諸多地方縣市政黨輪替,以及寫下歷史第一次的割闌尾行動;這就是一個公民力量展現的最佳示範過程。

希望經過以上小弟的粗淺分析,能夠幫助某些朋友對這議題有更清楚的輪廓,也更清楚知道未來可以努力的方向。想知道怎樣增進自己談判能力的,可以私下寫信給我報名,等人數達到一個規模,我再來找談判高手出來開班授課,不要再讓人力銀行洗腦了。面對傾斜許久的勞資天平,我們不要再默默承受,該是行動的時候了。

作者簡介:1982年生。 心理學系畢業;大學時選修過許多商管類課程,發現自己對商管領域有高度興趣。畢業後多從事業務、行銷、企劃類型工作。 曾在澳洲流浪兩年,喜歡閱讀,感興趣的領域廣泛,對世界充滿好奇,不斷追求心靈及知性上的富足。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