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叫我台灣川普,我就是台南林義豐!

不要叫我台灣川普,我就是台南林義豐!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網路上以Crazy Friday一炮而紅的無黨籍台南市市長參選人林義豐,其實最怕的就是「大家以為我只有這條政見」,他打算如何解決台南的問題?錢從哪裡來?又怎麼看待自己「建商」的身分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出高鐵站的時候,距離約好的訪談時間還有兩個小時,我們便找了一間鱔魚麵攤吃午餐,結帳時問老闆有沒有聽過林義豐這位以無黨籍身分參選台南市市長,在網路上紅遍半邊天,有著破百萬點擊率Crazy Friday瘋狂星期五影片的「豐市長(Crazy Mayor)」。

「誰能讓大家吃飽就投誰,」攤子老闆的回答很出乎我們意料,後來才知道雖然地處台南火車站,他卻經歷了15年來最慘澹的一季,地價稅調漲還讓房東多出了5,000塊的租金,被迫得要借錢周轉。半小時後,載我們去林義豐安平工業區總部的計程車司機想法則比較不同,「沒票啦,」司機鐵口直斷,「國民黨都沒機會了,無黨的怎麼可能有。」這好像比較符合天龍人的刻板印象。

其實在台南,不論感覺賴清德做得好不好,大部分的人都有一個共識,那就是年底的選舉,一定是民進黨贏。

這就是為什麼林義豐這樣的非典型候選人,不會用傳統那一套勤走基層地方由下而上的方法選舉,而是由上而下,先打出知名度,再和民眾溝通政策,這樣鱔魚麵老闆就可能為了取消地價稅的政見投他,計程車司機就可能認真考慮他與黃偉哲,誰對台南更好。

IMG_6824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在林義豐的總部外巧遇開回來的宣傳車
在「開發」和「活化」台南的計畫中,Crazy Friday只是一小部分

訪談前,林義豐主動詢問要不要換上他的競選服裝,說完直接把身上的UA機能衣脫掉,「又沒有什麼關係,」他說。我才發現他看板上的海軍陸戰隊廣告真的沒有修圖,70歲的他比我還要健壯。

「我很擔心大家以為我只有Crazy Friday,其實我的政見還很多。」林義豐說,在他的規劃裡,台南的南山公墓離高速公路和高鐵都近,能夠連結高雄、嘉義和台中等大都市,早在許添財做台南市市長的年代,市府就有計畫針對這塊「寶地」進行開發。

南山公墓,這對台南市歷任市長來說,是一個又愛又恨的都市規劃議題。位於台南市南邊,一整片103公頃的完整土地,所有權八成都在市府手中,若真的開發起來,土地徵收不是問題。時至今日,透過86號快速道路,15分鐘上高速公路、20分鐘抵達高鐵台南站,怎麼看都是一個好的都市開發案,即便是到了2010年台南縣市合併升格後的新政府也提出了「南山公墓周邊整體開發案」。

只是,這片土地不只是土地,還乘載著台南這裡超過370年的歷史記憶,有著全台最古老、早在17世紀明朝時代就存在的曾振暘墓,鄭成功的兩位兒子與一位妃子的墓地也在此,老台南人清明節掃墓的回憶與南山公墓脫不了關係,正因如此,過往首長最頭疼的就是老一輩居民反彈,在這種有如清代鄉民反對火車軌道影響「龍穴」的聲浪中,還盛傳誰敢動祖先就會倒霉十年,幾次的開發案都被市議會擋了下來。

「反正我都七十歲了,」林義豐說他要以身作則從自己的祖先開始挖,「我不怕死」。除了將原本的先人遷至新建的靈骨塔外,他也發願會每個月初一十五親自祭拜,還要讓引入的觀光客「陽氣」來鎮煞。

然而除了傳統信仰之外,南山公墓還有另一個問題。

回顧2014年賴清德啟動開發,意外發現南山公墓除了表面上的墳塚之外,地下更埋有許多先人的遺骸,若要逐一清點遷移,2012年估計的30億預算將上升到超過百億,賴清德也因此改先撥13億做五個公園與整治竹溪,對南區的民眾交代。

但在林義豐的眼裡,這塊地不但要徹底「再生」,他還有信心能讓投入的百億經費迅速回本。

在他的政見裡,103公頃的土地經過夜市、商城、觀光旅館等等的建設,藉由整合市內的各家夜市,將引入1,200個攤販和300至600個店家,估計共可創造144億的營收,若與新建靈骨塔160億的年收入相加,不但經費不是問題,經營後三年半甚至能讓市民分紅。

而Crazy Friday不但是這個未來觀光景點的活動之一,可能也是這個活化案能否創造林義豐口中七千到一萬個就業機會和220億觀光營收的一大關鍵,選前和選後,Crazy Friday對林義豐一樣重要。

IMG_6815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其實不論改建南山公墓、在開發遲緩的溪北區域建設水晶吊橋、招商設廠吸引外資,都可以看出林義豐活化經濟的關鍵一擊,就是要把人帶進台南、留在台南。這個理念其實和川普競選期間「美國公司」旨在創造經濟規模,有人來有事做,經濟自然發展、政府自然有錢,經濟就會復甦的理念,有著七八分相似。這也就是為什麼林義豐會說在南山「打造一個小巨蛋也可以」,因為這種開發導向的市政哲學,追求的就是「整體開發」,每一塊土地都要利用到。

確實,相對於已經蓋滿房子的台北市,台南充滿缺乏有效建設的大片空地,而人流和金流,確也是城市發展的必然要素,但投入的大量資金真能成為帶動經濟觸底反彈的「錢母」,還只會化為又一座高跟鞋教堂,使台南變成劉政鴻式的花錢市府呢?

在林義豐的眼中,台南之所以能「比美國」,除了因為有著全台面積第三大的幅員,還有七座水庫、20個工業區,以及桃機之外全台唯一有兩條跑道的機場,學術機構和古蹟的數量也不輸其他縣市,但台南從2013年開始,全市的營利事業銷售總額每年降低、所得排名落後,還是六都中近六年最人口增加最少的城市。

台南的體質那麼好,沒有道理發展不起來

林義豐政見的另一大重點,則是減稅。

這個政見要追溯到賴清德擔任台南市市長時,為了攤還各項建設和縣市合併後產生的債務,提高對市民的房屋稅與地價稅,短短兩年為台南市政府進帳了30億,但在林義豐的眼裡,這樣從民眾口袋拿錢的做法有如炒短線行為,長期而言反而造成消費緊縮。

「我不是減稅,而是把不合理的稅取消,」林義豐說。他舉出六都的房屋稅排名,台中比台南多快100萬人,而且工商經濟更發達,但台南房屋稅的漲幅竟然更多,雜捐繳得多,可支配的花費自然就少,在林義豐的心中,這就是近來台南經濟發展停滯的關鍵原因。

IMG_6880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曾是台灣府城的台南,今天卻面臨嚴重的發展遲緩問題

林義豐的其他政見也有和台北標準「接軌」的跡象,例如成立「食安局」用交叉區域的方式避免包庇、釋出公有土地興建分50年貸款的平價住宅、「預防老化」為主的長照政策,以及活化空教室結合護幼師資開設平價幼托中心等等,這些政見紮實之餘,也都需要錢來實現,豐市長是否能從老台南擰出新台北的動能,就要看他這樣的磁鐵經濟計畫,是不是真的可以吸來投資和人才了。

「台南的資源有好多好多,但執政者卻一直都在美化自己」

「其實台南的美食和風景名勝都不輸日本,但現在大家寧可去日本就是不來台南,」在林義豐的眼中,問題就是「缺乏管理」,也因為對自己的管理能力有信心,所以即使身處民進黨大票倉,仍然相信自己可以在台南突圍。

我之所以會紅,就是他們發現我說的東西,其它政治人物都做不到

他拿台南市政府最近規劃的運河為例,「歐洲的河寬,台南的那麼窄,硬要學國外在河道上放船不給人笑死?」又或是政府在國外大打「Time for Taiwan」旅遊廣告,結果很多風景區的入口都只能上7-11的廁所,裡面的骯髒程度「連陸客看了都覺得噁心」,實在是很丟臉,政府與其發500元的無感補助,為何不用那筆錢蓋一間廁所,「不用像五星級飯店的,至少乾淨,但政府就是想不通,不去做。」

建設每個人都會喊,每個政治人物都會造橋舖路,但林義豐覺得自己的規劃才是把錢花在刀口上,「高雄蓋了輕軌很紅,台南就也想跟著蓋,但班次多、站點設在人群集中處的捷運,大家才會去搭,才能解決問題,」林義豐說,「這種事即使借錢也要做!」不過,他也老實承認包括三條捷運幹線在內的部分建設,可能來不及也不必在自己的任內完成,自己的角色會比較屬於規劃工作。

林義豐各項政見的一大相似之處,就是推動建設同時還要能為相關的產業和政府賺錢,讓花下去的每一塊錢,都能賺回五塊錢,砸了百萬,就要達到千萬的效果,這就是所謂的「CEO政府」概念,也是他奉行一輩子的生意哲學。

「這才是領導者該有的遠見。」

IMG_6877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六月算是初選和投票之間的淡季,但台南的街頭還是能看到許多競選海報
台南從不缺政治,缺的是解決生活問題的人

真要說大家對林義豐的批評,那就是他是個「萬惡建商」。

一如川普當時的選戰,林義豐深知這個身份在選舉中會遭受的檢視,參選之後輿論對於他「伍彩東急」開發案的討論也從無止息,然而對做服裝業起厝後轉進建築業的他,覺得自己其實就是在對的時機做了對的投資,「大家都把建商想成財團,」林義豐說,「但那真正代表的就是做生意的能力。」一如川普選舉期間總炫耀他管裡多少家公司、請多少員工、蓋了多少房子、帶動多少周邊產業的說法,林義豐也想用「執行力」的訴求,說服台南選民支持他。

而7月14日先「偷跑」的Crazy Friday瘋狂星期五國際音樂節,其實就是這套說法的第一次檢驗。

「還沒選上我就可以落實我的政見」林義豐說,從Crazy Friday開始,他有一系列讓台南鄉親看見自己執行力的活動計畫,這也是為何他從不擔心自己台南外名氣比台南內大的原因,「一旦各項實體活動開始走,台南的居民就會認識我。」當選之後,林義豐也打算繼續用管理企業的方式管理市府,評量出來績效不到、錢花太多、效果不彰,就檢討,就換人。想想當時的柯文哲,也是用這樣的宣示當選台北市市長的。

林義豐這種「新政」式的施政理念能不能被台南人接受、有沒有效果,都還待時間檢驗,然而在我看來,林義豐最珍貴的特質—也是大多數當代政治人物缺少的特色—就是相信專業。

一位偶爾會把DJ說成JD的70歲的候選人,我們不期待他能和年輕人一樣思考,真的了解年輕人,甚至知道「百大滴接」是哪百大,但他有著一群懂政策、懂音樂、懂溝通的專業幕僚,他也信任幕僚的建議,這就是為什麼林義豐的文宣裡只有他自己,能得到年輕族群如此的愛戴,反觀許多傳統的藍綠候選人合照時用年輕人塞滿背景,卻有沒有一點年輕選票。

這是件很簡單卻也很重要的事,但不知道為什麼,台灣大部分的政治人物,都不這麼做。

IMG_6821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林義豐與訪談過程中加入的永康里里長參選人李佳鴻解釋政見
「我是台南林義豐,不要叫我台灣川普」

雖然本次選舉大小捐款皆不收的林義豐,嘴上常說「政界的人不來最好」,但在訪談過程中,好幾位里長和議員候選人拜訪他的辦公室,無黨民進黨皆有,林義豐也一律招呼他們加入。起初我們對這種鄉土劇般的圍桌場景還有些排斥,但後來想想為什麼不呢?他說,他也說,他再補充,我覺得這就是真正的白色力量。

閒聊之間,我問林義豐在他去過的128個國家裡,台灣最值得向誰學習?他說最喜歡的是維也納,城市氛圍很舒服,但欣賞歸欣賞,我們其實不需要特別和誰學習,因為「台灣就很行了」。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

看顏色、憑感覺還是只管統獨,其實越民主越「不看政見」投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丁肇九』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