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宮崎駿抄襲《小倩》,是對他天大的污衊—話說《千與千尋》(下)

說宮崎駿抄襲《小倩》,是對他天大的污衊—話說《千與千尋》(下)
Photo Credit: 宮崎駿電影《千與千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年來,關於宮崎駿作品《千與千尋》,人們反覆疑問:究竟宮崎駿製作《千與千尋》時,有沒有「抄襲」1997年的香港動畫《小倩》?作者就此以不同角度,剖析箇中爭論。

多年來質疑宮崎駿抄襲動畫《小倩》的理據,能成立嗎?

yUnleSFqv3HI7kksYDXOoiojsfr
Photo Credit: 動畫《小倩》、《千與千尋》

在眾多關於《千與千尋》的議論之中,有一宗纏繞不休的懸案,到現在也時有朋友提及:

究竟宮崎駿製作《千與千尋》時,有沒有「抄襲」1997年的香港動畫《小倩》?

「抄襲」是對創作者、吉卜力團隊相當嚴厲的指控,奇怪的是,多年來的討論非常含混不清,其中一處來自中國網上論壇,辯論持續了三年多,大部分指控均圍繞兩部作品的情節、畫面有相似之處。若有誠意弄清真相的話,應該先把問題作出基本區分,就動畫製作而言,他們是指宮崎駿在劇本、場景、題材「那一部分」疑似抄襲(或按《小倩》改編)?

只要逐一拆解過後,我們便會明白僅僅在「題材」方面有若干可議之處,其餘指控宮崎駿抄襲的部分,通通不成立。

Screen_Shot_2018-06-12_at_1_31_46_AM
Photo Credit: 宮崎駿電影《千與千尋》

先談劇本方面。前篇已交代過《千與千尋》主題是緊扣10歲小女孩成長的冒險故事,既不是意圖諷刺消費社會,也不是愛情故事,尤其白先生是後來為求劇情更加生動,才添加進去的俊美配角(由於千尋外貌太平凡之故)。整個創作《千與千尋》的脈絡,都繼承了吉卜力工作室舊作的土壤,此外,宮崎駿亦受到鈴木敏夫、高畑勳等人的啟發,前期又否決過講述「澡堂爺孫戀」為《畫煙囪的玲》的故事藍本,後來才編寫出《千與千尋》劇本。

過往一系列的宮崎駿作品,如果劇本有按照傳統經典改編,他都會公開透露,希望觀眾知道一些細節「其來有自」,倒是上述靈感來源卻不在某些經典文學作品;有別於動畫《小倩》改編自《聊齋誌異.聶小倩篇》或《倩女幽魂》的劇情框架。

除了劇本,《千與千尋》的場景全繼承吉卜力「舊作」土壤

Screen_Shot_2018-06-13_at_1_46_49_PM
Photo Credit: 宮崎駿電影《龍貓》
Screen_Shot_2018-06-13_at_6_30_04_PM
Photo Credit: 宮崎駿電影《千與千尋》

最終確認《千與千尋》劇本之下,便進一步落實成不同場景的敍述,當中一再出現吉卜力風格的「人、神」兩界相遇、交疊情境,像《龍貓》裏女童小梅穿越過隧道遇見龍貓巢穴,演變成《千與千尋》裏荻野千尋跟父母穿過隧道遇見了油屋;又像《幽靈公主》眾多森林神靈跟主角互相周旋,而《千與千尋》那簽約後的小千,在服務八百萬天神的浴場中經歷一切(其實介意「人類氣味」的橋段在1997年的《幽靈公主》已有出現,作品與《小倩》同年公映)。

由於原創故事要建構的素材太多,在靈感不足時,宮崎駿坦言會複製舊作品的畫面,典型就是用了《龍貓》裏的煤炭小鬼:

「當初只是覺得在那個畫面裡,最適合和鍋爐爺爺一起工作的就是煤煤蟲了。再者,應該就是靈感不足,所以只好使用現成的東西囉。」

Screen_Shot_2018-06-13_at_1_48_15_PM
Photo Credit: 宮崎駿電影《龍貓》
Screen_Shot_2018-06-13_at_6_34_26_PM
Photo Credit: 宮崎駿電影《千與千尋》

還有,就是引起爭議的「電車」場景,難道宮崎駿為求方便,仿效取用《龍貓》的煤炭小鬼一樣,背後借用了《小倩》中的飛行火車?

實情並非如此,一方面宮崎駿參考了高原鐵道的電車外型,另一方面轉借了1991年高畑勳的懷舊之作《歲月的童話》的意境,才促成《千與千尋》那電車格調。

Screen_Shot_2018-06-13_at_1_34_25_PM
Photo Credit: 吉卜力工作室《歲月的童話》
Screen_Shot_2018-06-13_at_1_41_45_PM
Photo Credit: 宮崎駿電影《千與千尋》

大家留意一下,在《歲月的童話》中屢次透過車站、車廂、車軌、火車等場景,串連起城鄉之間遙遠的距離,而女主角妙子多次在車廂裏浮現「兒時回憶」,回憶中經常重現小女孩的心跡,隨後,被套用在《千與千尋》電車中途停站一幕:千尋凝望著那位默默在車站等候的小女孩影像,電車到站之後,錢婆婆正是住在鄉郊地區,這才是一系列電車畫面的靈感源頭。

234734737357
Photo Credit: 吉卜力工作室《歲月的童話》
Screen_Shot_2018-06-12_at_1_19_10_AM
Photo Credit: 宮崎駿電影《千與千尋》

至於油屋、八百萬神靈,其實宮崎駿連日本經典也不太取用

Screen_Shot_2018-06-13_at_5_22_49_PM
Photo Credit: 清洲城、清須市【愛知探検街歩き】 / AichiTanken Youtube截圖
Screen_Shot_2018-06-12_at_1_53_46_AM
Photo Credit: 宮崎駿電影《千與千尋》
Screen_Shot_2018-06-13_at_5_22_00_PM
Photo Credit: 清洲城、清須市【愛知探検街歩き】 / AichiTanken Youtube截圖

那麼,油屋和八百萬神靈又怎說?質疑者認為,《小倩》就是男主角寧采臣進入了鬼域城鎮,遇上許多可怕的吃人鬼怪,改編自中國文學作品《聊齋誌異》描繪17世紀的妖、仙奇想,而《千與千尋》又是充滿怪物元素啊,如此情景格調,不就是宮崎駿有心抄襲嗎?

其一,宮崎駿曾交代過油屋場景的取材,是根據「江戶時代」甚或更早期的日本建築,這是日本風而不是中國風,油屋、浴場、藥櫃的外型設計均在其中,經典有愛知縣清州城的天守閣、江戶東京建築園(武居三省堂),更有近代日本和西方建築的揉合:

「那是鹿鳴館或是目黑雅敘園。對日本人而言,所謂豪華生活,就是住在混合著日式宮殿和仿西式洋樓及中式龍宮的宅邸裡,過著西式的生活。而所謂的湯屋,它的性質原本就是今日的遊樂場很像,而且是早在室町時代或江戶時代就已存在。所以說,我根本就是在描繪日本。」

Screen_Shot_2018-06-13_at_6_44_57_PM
Photo Credit: 東京江戶建築園 / 東京走著瞧 Youtube截圖
Screen_Shot_2018-06-13_at_6_48_27_PM
Photo Credit: 宮崎駿電影《千與千尋》

除此之外,當然也有人人熟知台灣的九份等,大概,實在難以因為《小倩》裏「有橋、有城鎮、有火車」等畫面,就立即把《千與千尋》直接取景自日本、台灣等來源,全加抹殺。怎麼可以忽然跳躍到一個無關的結論,將那些動畫裏的構置,變成「只有」《小倩》才可出現的獨家專利,否則便等同抄襲?至於中國、日本傳統文化源流的密切關係,則是另一個學術課題,不應混淆了原本討論的問題。

宮崎駿為求特色,寧願處處重新改寫(註:以下圖片是列舉日本傳統妖怪進行對照,並非指吉卜力逐一據此改編)

Screen_Shot_2018-06-13_at_6_51_48_PM
Photo Credit: 宮崎駿電影《千與千尋》
Screen_Shot_2018-06-13_at_6_54_28_PM
Photo Credit: 宮崎駿電影《千與千尋》

其二,關於那八百萬神靈的世界,我們都知道日本不乏神話經典流傳神明、鬼怪、妖物,日本創作者大可從歷史文本、水木茂編繪的《百鬼夜行》及各類浮世繪妖怪等,取得靈感來源,不必事事訴諸中國的《山海經》或《聊齋誌異》尋找素材。更重要的是,其實宮崎駿甚至不太在乎日本經典的想像,更別說是中國經典了:

「其實,日本的神明應該都非常樸實才對。⋯⋯總之,我想說的是,所謂的日本神明原本是沒有形體的。假如沒有好好地賦予祂們形體的話,會害祂們變成妖怪的。對日本人而言,有關這方面的事情本來就很曖昧模糊。所以像百鬼夜行圖之類的東西,才會全都是後來繪製的呀。因此,我不想根據那種東西來設計。唯有春日神社的面具,讓我一看到照片就感到非常有趣,覺得不用太可惜而拿來做參考。不過,當我在賦予祂們形體時,並不是想把祂們畫得過度莊嚴。至於後來為什麼是那些神明登場,原因則在於我認為日本的神明們應該是疲憊不堪的。如此一來,祂們肯定會利用三天兩夜的假期前來泡澡。」

Screen_Shot_2018-06-12_at_1_11_24_AM
Photo Credit: 宮崎駿電影《千與千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