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想不開?」:你該如何幫助你的憂鬱症朋友?

「為什麼想不開?」:你該如何幫助你的憂鬱症朋友?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不想要過度醫療化憂鬱症,也不想用已經氾濫全世界的正向心理學來回應。因為不論是藥丸或是自我催眠的口號,都可能在最痛苦掙扎、眼看就要窒息沈沒之時,無法化身為那根漂流的浮木。我只想以一個走過、努力逃出來、又陷入、再掙扎、一直努力活下來的倖存者身份,來談論這件事情。

但不論是什麼療法,都只是康復的一環。不論是什麼樣的人,都可能培養出新的興趣。陪伴他找到興趣,找到可以放空、讓身體舒壓、暫時忘記自己的有意思的活動,對康復很有幫助。這可能非常困難,而且無法一蹴可幾。但無論是哪一種人,都可能可以透過專注於有樂趣的活動的身體感,而慢慢找回一個相對完整的自己。擅長自我反省與分析的人,更應該由複數的友人陪伴,多做可以放空、不用大腦語言區的「正常」事情,比如運動,做菜,爬山,畫畫,這些不依靠語言的活動。

在波士頓時,有一位博士生憂鬱症發作,難過到體重一週內下降五公斤,無法刷牙洗臉,每天以淚洗面,躺在床上看著日出到日落,除了流淚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生命。因為覺得自己快要死掉,他穿著睡衣爬到校園醫療中心的一位心理學博士辦公室。

博士問他,發作以前會做哪些事情?一些簡單的、容易有成就感的事情。他說他以前喜歡做菜,為了省錢,他天天做菜,而且越做越好吃,很有成就感。心理學家跟他說,那你今天回家,什麼都不要做,就做菜,做最簡單的,你最拿手的就好。他聽了博士的話,止住哭泣,在回家的途中去兩間超市買菜。他開始切洋蔥,切香菇,切胡蘿蔔,拌炒食材。他整整切了四十五分鐘,而在第三十五分鐘的某一秒時,那個「他是他自己,而且很輕鬆地存在於世上」的感覺回來了。就因為這一秒鐘,他知道總有一天自己可以再次正常運作。真的,哪怕是一秒也好,「覺得自己終於又回來了」的一秒鐘,就足以讓人喜極而泣,而且不是因為洋蔥。

這位博士生後來順利拿到博士學位,直到現在都活得好好的。這些年,他當然再次陷入嚴重憂鬱數次。但他知道掉下去是必然的,重要的是要知道怎麼爬回來。爬上來的過程中,他知道自己有一群朋友,還有那些他喜愛做的事物,與他自己身體的連結。

我說完上述這些話,某位猴老大說:「現在我多瞭解一些了。以前總是覺得,怎麼會這麼想呢?怎麼沒考慮到其他人呢?原來自己已經跳不出來了。」

猴老大所展現的,就是我們最需要的同理心,而我們最不需要的,就是在毫不了解的狀況下做粗暴的道德判斷。

如果你原本不知道想不開的感覺可能是什麼,希望這段話對你有所幫助。當有人向你求助時,記得敞開你的心胸,把愛化為行動,跟著其他人一起陪伴他做有趣味的活動,直到他找到相對完整的自己的身體感,可以輕鬆地面對自己。因為他必須要在身體不會被殭屍啃咬、可以享受生活樂趣的狀態下,他才可以不去想不開。 

本文經趙恩潔老師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