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國關注的身分證再設計,給全民的三個「設計思考」

舉國關注的身分證再設計,給全民的三個「設計思考」
Photo Credit: Taiwan ReDesig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分證設計,只是改變的開始,未來要重要設計的要更多。過去幾十年從小到大沒有上過的美術與設計課程,對於台灣而言,這結構性的代價更高,台灣的公共工程沒有美感,我們的產業無法設計出新的商業模式等,這正是大家正在付出不重視設計專業的集體代價。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吳漢中(設計觀察家)

身分證是我們最難也最不願面對的議題,最需要專業討論,但卻最不容易做到,政治的原因大家都知道,但背後設計專業的歷程,是台灣最需要的專業,但卻是大家最不熟悉也不願意面對的真相,正如我們從小到大都沒有好好認真上過的美感教育,逃避了幾十年,到了要面對的那一天總是不容易。

身分證明文件再設計,其實不是今天才發生的事情,而是許多專業界朋友努力幾年的設計公民運動,源於2015的公民設計倡議活動構想,在2016年台北世界設計之都中,以未來戶政事務所的概念展出,提出戶政事務所做為公共設計導入的實踐倡議,是經過三年的努力才啟動的一場設計革命,參與者挺藍綠白都有就不特別強調了,因為今天要談的是設計專業。

一場鴨子划水的公民設計運動,沒想到得到全國關注及鄉民論戰是始料未及,但這何嘗不是最好的結果,因為就設計專業界的期待而言,這一場改變才正要開始。

這一次身分證明文件再設計的過程,是給全民最好的三個設計思考,說明了設計與我們的生活,設計專業和台灣未來的發展,以及設計如何開創時代的機會。

第一個給民眾的設計思考,到底身分證重新設計應該要改變什麼?當初的初衷,是要讓好設計開始進入到人民的生活當中,說得容易,但有沒有人想過,過去用了幾十年中華民國美學式的醜證件,都沒有感覺,直到今天大家才發現,原來入圍的隨便選一張都比現在的好看,這是一場成功的公民美學教育,因為在一週內讓全國發現,原來我們的證件醜又難用了幾十年。

身分證是開始,那下一步要怎麼走是才算成功?就是把我們的健保卡、駕照等不友善的壞設計,在改版年限到時就換成好的設計,不浪費錢又更貼民民眾需求。

第二個設計的思考,是這一次身分證再設計,讓我們發現,原來過去幾十年來,我們沒有認真設計公共事務的設計流程,而這一次是個重要的制度建立的契機,過去證件設計的決策,少了二種機制,一是設計專業,一是民眾專業參與,反正你愛用不用稅都繳了,用不用是你家的事。

但反觀這一次的突破,在於民眾的偏好及需求,充份地在專業評審過程中被看見,且經過專業的討論,對比於過去皮包裡所有的證件,這已經是一場關鍵的改變,評審觀點聶永真也說得很清楚也很專業,我就不多說了。

但為什麼改得更專業的做法會被罵?這與過去幾十年設計沒有被當一回事有關,說到設計美學我們都只會說見仁見智,但其實是一片空白,還會誤以為設計是點人頭動員投票的專業,因為我們從小到大沒有認真上過教過美術與美感教育,有的話,我們現在也不需要美感教科書雜學校了!承認吧,國民普遍都不熟悉設計這專業,而少了設計與創新,這才是這個國家面對的挑戰。

身分證設計
Photo Credit: 不禮貌鄉民團

這一次身分證的再設計,就是不鄉愿地和全民走一遍專業的設計流程,這才是這一役最重要的事,開始建立一套專業又能反應大量民眾需求的設計機制,這才是我們所缺乏的。

第三個設計的思考,也是最重的一件事情,就是台灣這個國家,如何提供給更多的專業者,尤其是給年輕人更多時代的機會,讓他們可以到世界上競爭。

身分證的設計,以及未來可能開放更多的設計機會,都是年輕世代設計師的時代機會,許多老一輩的設計師所未曾擁有的機會,現在全都開放出來了,這是時代的機會,因為能設計給2,300萬人使用的設計師,也就有機會挑戰世界級的設計任務。大家有沒有等過公車,看那些醜站牌的設計,會覺得台灣有能力設計好的座機場嗎?這是同樣的道理。

無關政治回到專業來討論,最後一個中肯的建議,身分證設計,只是改變的開始,未來要重要設計的要更多。過去幾十年從小到大沒有上過的美術與設計課程,對於台灣而言,這結構性的代價更高,台灣的公共工程沒有美感,我們的產業無法設計出新的商業模式等,這正是大家正在付出不重視設計專業的集體代價。

開始認識設計很重要,開放我們的政府做更多的公共證件與服務再設計,透過這過程中,培養更多能夠承擔大任的設計師,給予更多的時代機會,這是這一次身分證設計行動的時代意義,一次一次地讓全民與全世界,感受到好的設計所能帶來改變。比起口水,我更相信設計能讓台灣成為一個偉大的國家。

延伸閱讀:身分證「徵獎」是專業的傲慢嗎?可能吧,但這就是「評審」的必要之惡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