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謊怎麼會變成是你的錯?小心落入「自欺陷阱」

他說謊怎麼會變成是你的錯?小心落入「自欺陷阱」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我欺騙」並不是可以提供安慰和保護的好朋友,也許可以讓人暫時忘掉苦惱,但我們不可能老是拒絕去面對真相。自欺無法抹殺他說謊的事實。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蘇珊.佛沃、唐娜・費瑟

自欺陷阱:「沒錯,他是說謊,但全是我的錯。」

對一個女人而言,要把說謊一事和她的愛人扯上關係,通常很不容易。直覺告訴她,如果他真的背叛了自己,那種發現對方黑暗面的痛苦是很驚人的。就在女人瘋狂地想找出一個能讓自己接受的理由時,通常會不自覺地蹦出這個念頭(沒來由地,但頗能安慰自己):「一定是我的錯。」而一旦墜入這個自責的陷阱,就很難再看清現實了。

當大衛怪凱西害他破了酒戒時,凱西竟然把在戒酒小組學到的「自我負責」觀念忘得一乾二淨。

「也許他是對的,也許其實是我害他再度沉淪的。我離開他前,沒有給他足夠的警告。我應該能處理得更好一點。他這麼需要我,我應該留下來陪他共度難關……也許,其實是我害他又酗酒的。」

為什麼凱西寧可自責,也不讓對方扛起說謊者該負的責任?為什麼她覺得這麼做更能保護自己?這一點實在不易理解。但不幸的是,就有這麼多女性同胞願意往自己臉上抹灰,為的只是能讓她和愛人的關係持續下去。

凱西試著說服自己,也想說服我。她說大衛又開始酗酒全是她的錯,她不是個好妻子,輕率而無情地離他而去。這種我們十分熟悉的「應該如何如何,可以如何如何」的思考方式,正是許多女人用來說服自己對方沒問題,是自己不對、沒把事情處理好的一貫模式。我們這麼推想:「也許我應該這麼做,而不是那麼做。」或者:「也許我該先那樣的,可是沒做到。」凱西急著替大衛脫罪的心態壓倒了真相,其實她之所以離開是因為大衛失去了理性,所作所為完全無法預測,令她心生畏懼。

常見的其他自責說法如下(妳可能還有很多理由可以繼續補充進來):

  • 「他會說謊,全怪我控制欲太強。」
  • 「他會說謊,全怪我沒把問題處理好。」
  • 「他會說謊,是因為我缺乏安全感。他是想保護我才說謊的。」
  • 「他會有外遇,是因為我太胖/太瘦/沒有幫他忙/不夠刺激/在性方面沒有滿足他/我太挑剔/我太嘮叨/我整天抱怨個沒完。」
自責與依賴

雖然凱西在許多方面都很能幹,也能獨當一面,但在感情上,她卻十分依賴大衛和他的家人。她甚至還為了大衛說謊而責備自己。

「我非常喜歡婚姻生活,我不想一個人過日子,我不願失去這個家,尤其是他母親。我和我婆婆的關係極親密,遠超過我的親生母親。為了維持家庭關係,要我做什麼都行。」

為了讓凱西明白為什麼自己會無視於真相,倒果為因,我要她想像一下遭到父母惡意傷害的女孩,為了在感情上求生存,這個女孩想盡各種辦法,不願把父母當成壞人。如果她不扭曲真相,而讓它如實呈現,她必然會焦慮萬分,難以承受,因為她畢竟還是要依賴父母的,但假如他們真的這麼壞,她怎麼活得下去。因此,她不得不把父母當成好人。這個女孩是這麼想的:「如果我感覺很糟,或別人待我不好,一定是因為我自己不好。」唯有把自己當成那個「原因」,女孩才能使她的世界恢復秩序。

對她而言,相信「一切都是我的錯」遠比面對真相要好。她處處都得依靠那些有權有勢的大人,怎麼能懷疑他們惡意傷害呢?

我們寧可相信伴侶說謊是自己的錯,這可說是為求心靈救贖的小女孩故事的成人版。當妳面對伴侶的指控,而他聲稱自己說謊全是妳的錯時,這種自我責難的心態很容易使整件事有了合理而圓滿的解釋。如果妳硬要逼自己承認是對方犯了大錯,那妳原有的安詳世界就整個崩潰了,原以為可靠的事情也都變質了。但若妳是反過來自責,就可以把全副力氣用來改正自己的缺失,繼續協助妳的伴侶卸責脫罪了。

他說謊,妳是共犯

諾拉對艾倫反覆說謊、一再背叛感到震怒,但她仍把自己視為導致對方說謊的問題根源。結果她竟然不分青紅皂白,把艾倫嫌她不夠性感的指控照單全收了。

「我拚命找理由,希望有合理的解釋讓自己平衡些,像是『我在床上表現得太冷了,如果能更熱情一點,或許他就不會向外發展了……』等等。妳知道,我有個孩子年紀還小,所以我經常覺得很累,我得承認自己在性方面實在提不起勁,不過,我想也許應該假裝一下。」

當諾拉為艾倫習慣性玩女人的毛病感到自責時,從某方面來說,她成了艾倫的共犯,默許他到處拈花惹草。正如凱西成了大衛的共犯,允許他繼續酗酒,胡亂花錢。

若艾倫對他和諾拉的性生活不滿意,有很多辦法可以改善,沒必要說謊或拚命玩女人。我問過諾拉,在她不斷為艾倫的病態行為感到自責之餘,有沒有想過艾倫可能是卑鄙下流的男人。有強迫性玩女人癖好的傢伙通常是這種人,因為對他們來說,「性」不是愛的行為,而是減輕精神壓力和發洩內心焦慮的管道。諾拉在性方面也許有她的問題,但是艾倫的問題更嚴重,破壞性更強,從現實的角度來看極危險。

與說謊的男人保持共犯關係也是很危險的,那表示妳參與了他的說謊行為,也表示在設定界線上,妳放棄了自己的權利,無條件地接受了他的版本。因此,當他指控是妳害他說謊,而妳也無異議地接受這種指控時,事實上,妳是在幫助他說謊,慫恿他說謊。

【現實檢測】

他說謊,並不會因為妳是什麼人或妳做了什麼事而改變。他說謊並不是妳的錯。說謊是他的選擇,也是他的問題。若他在和妳作伴時做了這個選擇,那麼和別的女人在一起時,他也可能如此。這並不代表妳是天使,他是魔鬼,只是意味著若他看不慣妳什麼,其實有很多方式可以表達內心的不滿,而不必說謊。如果你們之間有性方面的問題,可以參考的改善方法也不少。但是,假如妳不讓他負起說謊的責任,只是一味地自責,事情是不可能有轉機的。

心的方向:從現在起,我們不再自欺欺人

我們用來掩飾愛人說謊這個事實的自欺式謊言,看起來不像謊言。它讓人覺得很舒服,很熟悉,很真實。我們一再地重複這些謊言,像唸咒似地緊抓著不放,把它當成擋箭牌,希望能安定自己的情緒,恢復神智,確信世界仍正常運轉,沒有任何改變。

「自我欺騙」並不是可以提供安慰和保護的好朋友,也許可以讓人暫時忘掉苦惱,但我們不可能老是拒絕去面對真相。自欺無法抹殺他說謊的事實。記住,我們愈是不想承認這個事實,受到的傷害就愈深。

相關書摘 ►繼續接受伴侶的謊言,妳的下一代也會對說謊具有高度包容力

書籍介紹

《為什麼他說謊,卻毫無罪惡感:看清愛人的謊言,化心痛為重生力量》,寶瓶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蘇珊.佛沃、唐娜・費瑟
譯者:朱文艾、余欲弟

或許妳也像許多女人一樣認為:「這種事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但就是發生了。劈腿,騙財,賭博、酗酒、毒癮,那些他極少提起的過去、推託不談的未來與不真實的現在,以及妳曾聽女性朋友們傷心又憤怒哭訴的種種……

被愛人所騙,往往是女人一生的最痛。妳認真掏心,他卻報以一個再一個的謊言。「他說是為了愛!」是愛,為了愛自己,他一次又一次利用了妳。

但我們往往選擇繼續相信,因為真相更令人崩潰。然而,心理專家蘇珊.佛沃告訴所有的女性同胞:「我要懇請妳深入剖析自己,勇敢面對真相,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或者在那一段戀情中很有可能會發生什麼事。無論多麼傷感情,真相永遠是妳最可靠的盟友。」

透過生動、豐富的真實個案故事,提供力道十足的專業分析,蘇珊.佛沃犀利直言,教我們從洞察男人心開始,戳破常見的謊言及藉口,並看清害我們自己騙自己的思考陷阱。更重要的是,她以溫柔但堅實的步伐,陪妳療癒心傷,重生自信去愛。

也許妳會再遇到企圖騙妳的男人,但妳不會再任他擺布,因為學會對人生和愛情敞開心房的妳已懂得,在真正的親密關係中,妳值得最真實的尊重。

getImage_(1)
Photo Credit:寶瓶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