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立「原住民實驗大學」可行嗎?三大面向探討可能的困境

設立「原住民實驗大學」可行嗎?三大面向探討可能的困境
Photo Credit: 古天熱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透過實驗教育的方式設立第一所原住民大學有其必要性,但也會面臨許多問題。本文就課程結構、師資培育、學校文化與教學方式來探討設立原住民實驗大學之可能困境。

2017年12月29日實驗教育三法的修法通過,首度將實驗教育從中小學延伸到高等教育,因此未來台灣將不只有實驗高中、國中及國小,還會有「實驗大學」。台灣第一所實驗大學將可能會以原住民作為主要招生對象之原住民大學。從過去歷史來看,台灣是個移民組成的社會而存在著眾多的族群,原住民則是存在時間最為長久,但人口卻只占有台灣人口總數的2%,因此原住民的各方面處境都較為弱勢。直至1996年成立「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簡稱:原民會)」開始,將原住民族的事務由主管機關提升到了中央層級,開始保障原住民族基本的權利與教育文化。1998年公布實施的《原住民族教育法》即揭示:政府應依原住民之民族意願,保障原住民之民族教育權,以發展原住民之民族教育文化。在《原住民族教育法》的保障下,原民會於2011年開始籌辦「民族學校」,2013年則是由大專院校開始設立「原住民專班」招收原住民學生進入大學就讀。

然而,大學階段中「原住民專班」是漢人教育體制下所建構的多元文化想像,原住民的傳統文化則被排除在外,許多開設原住民專班的學校都希望招收更多的學生,因此都將原住民專班設置於各個系所之下,導致學生與師資方面的問題良琇不齊。可以想見,原住民讀大學內所設置的專班所面臨的是傳統文化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漢人多元文化的刺激。原住民的教育問題包含了課程結構與升學優待以及師資培育的問題。

課程結構方面,現今學校正式教育的教材仍然是以漢族為出發點,對原住民族的認識也流於零碎片段。升學優待方面,雖然「積極性差別待遇」的做法確實提升了原住民學生的升學機會,然而教育政策若只對原住民學生進行升學加分優待,只會淪為一種補償性的消極做法,同時也讓原住民學生背負著污名。師資培育方面,教師多元文化素養的觀念有賴於師資培育的養成,如果能夠培育理解並認同自身文化的原住民師資,對原住民教育的發展有著正向的關聯。除了課程結構、升學優待以及師資培育的問題之外,學校文化、教學方式與班級經營策略更是原住民教育背後所隱藏的重要議題,原住民大學之設立希望可以解決目前原住民所遭遇到的困境與問題。

實驗教育與原住民大學

教育部與原民會為了推動原住民教育,自2016年起共同推動「發展原住民族教育五年中程計畫(105-109 年)」,以「自主、平等、尊重、多元、共榮」為思維,以「培養具原住民族文化內涵與族群認同為本體,並結合民族智慧與一般教育形塑社會競爭力之下一代」為主軸,以「回歸法制基本權利,堅固基礎學習素養,開創民族教育新局,實踐多元文化理想」為目標,詳細規劃原住民族教育未來五年發展。其預期關鍵指標為強化原住民族幼兒教育品質、提升原住民族國民教育成效及精進原住民族中等教育成效等。該計劃重點除了提升原住民的學習品質外,也積極規劃和推動原住民族實驗學校和課程。

國教署也在2016年邀請原住民族教育專家、學者、學校、民間團體及原民會召開原住民族實驗教育諮詢會議,來建立溝通平台。2016年至今透過學校型態實驗教育的設立之小學已經有16所,高中職五所。可見教育部國教署對於原住民教育越來越重視,也願意投入相關經費並鼓勵學校辦理原住民實驗教育。

2014年,實驗教育正式開始實施至2017年為止,實驗學校的數量已經達到61所,其中「學校型態」54所,「公辦民營」七所,在加上「非學校型態」的學生總人數為12,181人。過去的實驗教育三法所規範的是高級中等學校以下才能設立實驗學校。而2017年實驗教育的修法重點除了放寬實驗學校數量、實驗教育師資培育、擴大補助實驗教育辦學之外,就是成立實驗大學。過去的實驗學校只設立到高中,導致實驗學校的學生畢業後難以透過體制內的升學方式進入理想的大學就讀,成為實驗教育中升學銜接上的缺角。2017年12月實驗教育三法修正案通過之後,原民會即委託東華大學執行「國立原住民族大學設立可行性評估」,希望落實轉型正義與重建原住民對於文化和語言之認同。

設立原住民大學的可能困境

透過實驗教育的方式設立第一所原住民大學有其必要性,但也會面臨許多問題。然而在辦理原住民大學時政策規劃走向為何?如何落實真正的原住民教育?未來原住民大學如何回應社會需求?當每個環節都緊扣原住民教育並落實執行與協助。以下就課程結構、師資培育、學校文化與教學方式來探討設立原住民實驗大學之可能困境:

(一)課程結構問題

台灣的原住民族目前有16族,42種方言,分佈於台灣各個地區。除了原民會原本統整的各項資源外,教育部目前尚未有整合性的資源。原住民大學未來設立之後將有可能招收來自不同族別的原住民學生,將會面臨教材的規劃與學分的設計上的問題,現行的設立在各大學系所底下的原住民專班大部分集中在人文、護理、藝文、餐旅等領域,就業導向的成分居多。將來原住民大學所設立之科系如果要仿照原住民專班,那就必須要將多元文化融入教材,而這並非一蹴可成,必須要有完善的課程規劃與畢業學分之認可。課程規劃方面可以成立原住民教材研發中心,協助教師提升專業知能與多元文化素養,另外原住民教材研發中心可以自行研發相關教材,或者是依照不同科系教師的要求進行教材之編撰,教材編撰結束之審核可以透過原住民耆老的經驗及熟悉度對教材進行批判與審查,來提升原住民大學之特殊性與文化性。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