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蔣介石打敗了毛澤東,台灣人就不會說什麼中文了吧?

要是蔣介石打敗了毛澤東,台灣人就不會說什麼中文了吧?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蔣介石打敗了毛澤東,那麼台灣人的母語說不定就不是中國話了。這真是讓人頭暈目眩。我從來沒想過這種事。台灣人們——媽媽、玲玲的爸爸——的「母語」,竟然有可能不是中國話啊!

文:温又柔(Wen Yuju)

水餃煮好了,而且一口氣八十個,真是有魄力。明明只是用滾水燙過而已,餃子皮就散發出好吃的味道,讓人食慾大開。日語系的學生們不停說著:請用請用,別客氣!我們便開開心心地拿著碗去盛。

「舌頭都要化了!」

寺岡興奮地用中文叫著。藤井也驚嘆著,真是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餃子。不顧我們的感動,范同學在一旁對李同學說:「這個菜老清淡額。」李同學也用我們不理解的語言回答范同學。赤池覺得很有趣,便用中文問道:「你們現在說的就是上海話嗎?」胡同學則用日文回答:是的。赤池繼續問:胡同學你也會說嗎?胡同學卻這麼回答:「只會講一眼眼。」聽到這句話的范同學和李同學便開玩笑地稱讚胡同學:「儂上海話講得老好額!」聽得我們一頭霧水。

「『只會講一眼眼』,就是只會說一點點的意思。『儂上海話講得老好額』是在稱讚我上海話說得很好。沒錯吧?」

胡同學仔細解釋給我們聽之後,看向兩位是上海人的同學,范同學和李同學點點頭、露出開心的表情。

「對,你的上海話真是進步不少。去年你聽到Zanhe-e-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呢。」

赤池跟著默念一遍:Zanhe-e-,接著似乎領會過來,說:就是上海啊!松村也嘀嘀咕咕地說:跟廣東話完全不一樣。清水用逗趣又沒轍的語氣說:

「我們完~全聽不懂上海話!」

「我也完~全聽不懂!」

胡同學模仿清水的語氣這麼說,讓大家都笑了。

「真是抱歉,對我們來說,與其說中文,不如說上海話比較輕鬆。」

生長於上海的范同學和李同學一邊這麼說,一邊透露出幾分得意的神色。我不禁想,如果說上海話比較輕鬆,那麼普通話對他們而言,說不定也算是一種外語呢。換句話說,對范同學和李同學來說,普通話就是一種要和像胡同學這種不會說上海話的中國人溝通時,必須使用的語言。儘管如此,身為中國人的范同學他們所說出來的「中國語(ちゅうごくご)」這個日文單字的發音,有種很新鮮的感覺。「天原,這些水餃妳覺得好吃嗎?」李同學開口和我說話,我這才回過神來。我特別注意不要把「ㄔ」發成「ㄘ」,笑著回答中國的朋友們:非常好吃!

離開胡同學的公寓回到大學宿舍時,夜已經深了。當我正要轉動鑰匙時,門竟然就開了。一瞬間,我以為是自己出門時忘了鎖門。玲玲出門前說了,今天可能會晚一點才回來的。玲玲,妳回來了嗎?我出聲這麼問,卻沒有人回應。我環顧了一下房間,她的手提包隨手放在書桌上,一旁有匆忙脫下的凌亂洋裝。至於她本人,則只穿著一件細肩帶小背心和短褲,幾乎衣不蔽體地趴倒在床上。我有點擔心,正猶豫著該不該開口向她說話時,她卻用沙啞的聲音說:妳回來啦?我稍微放下心來對她說:

「玲玲,妳怎麼啦?只穿這樣睡覺會感冒喔!」

把臉壓在枕頭上的玲玲先是搖了搖頭,然後垂頭喪氣地坐起身來,她的睫毛膏都糊成一片,弄得眼睛下方都黑黑的。

「妳身體不舒服嗎?」

這麼一來,玲玲才終於露出笑容。

「如果在內戰時被毛澤東打敗的蔣介石沒有逃到台灣,現在的台灣人應該就不會說中文了吧?」

看我愣在那裡,玲玲接著說:

「因為台灣人原本是不說中文的啊。是蔣介石命令台灣人都要說中文的,所以我爸爸和咪咪的媽媽才會說中文啊。」

「……」

「不過要是蔣介石打敗了毛澤東,說不定台灣人就不會說什麼中文了。這麼一來,爸爸他們說的就會是不同的語言,我大概也不會說中文,而是跟著爸爸說他會的那種語言,那我現在就不會來上海,甚至去中國的任何地方了。」

玲玲究竟在說些什麼啊?這番話來得未免也太突然、太唐突了,讓我一時之間無法理解,只能茫然地盯著她的臉看。

「啊,妳今天有認真在聽!」

「什麼?」

「因為妳有的時候都在放空嘛!」

玲玲嘿嘿地笑著繼續說:

「妳以為不會被發現嗎?雖然妳有時候裝作很認真在聽的樣子,可是其實是在想別的事情,一看妳的表情就知道了。」

「這……」

這我心裡有數。我想這算得上是我從小到大的壞習慣吧,也曾經被彗指出來過。儘管我像是被抓到小辮子般驚慌失措,玲玲卻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繼續說著:

「有一段時間,我非常非常討厭中文。因為我發現在家裡不說日文,並不尋常。我問媽媽,為什麼只有我們家不一樣,她說因為這是爸爸的語言啊。爸爸的日文也不太好,就算我用日文抱怨,他也只能用中文說:妳用國語再說一次。這種家庭真是太奇怪了。為什麼爸爸不是日本人嘛?我也想要有個跟別人一樣的普通爸爸。」

她越說越激動,聲音越來越高昂:

「但是有一次,有一個人跟我說:這傢伙的爸爸是外國人!突然讓我覺得很火大……」

我發覺玲玲淚眼婆娑。

——這傢伙的爸爸是外國人!

一個小孩子因為吵不過好勝心強又能說善道的玲玲,不甘心之下氣沖沖地說出這句話來。一瞬間,有股強烈到連玲玲自己都感到驚訝的力量,從她的身體裡湧了上來。

——我的爸爸才不是外國人!是台灣人!

教室裡一片靜默,玲玲重複說了兩次。

——你聽到了嗎?記住,我的爸爸是台灣人,不是什麼外國人!不是什麼外國人。

當我正想像著玲玲那時大吼大叫的樣子,一個聲音突然從我的記憶裡甦醒了過來。

——妳媽媽是外國人吧?

這件事發生在我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書法教室下課後,有兩個女孩子埋伏在我回家的路上。雖然我知道她們是誰,可是卻不知道她們的名字。對著一臉困惑的我,其中一個小女生問:天原妳媽媽是外國人吧?我沒說話,她便繼續追問:是什麼人?我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只能保持沉默。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