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地馬拉、貝里斯領土恩仇錄:吵了200年,公投就能解決問題?

瓜地馬拉、貝里斯領土恩仇錄:吵了200年,公投就能解決問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瓜地馬拉與貝里斯領土爭議的公投背後,不僅是民族主義的問題,同時也是殖民時代留下來的遺緒,導致兩國邊界紛爭不斷,而本次公投對兩國政治、社會及經濟等各層面都具顯著影響。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8年4月15日,瓜地馬拉舉行了歷史上的重要公投,也就是與貝里斯之間的領土爭議諮詢性公投。事實上,瓜地馬拉及貝里斯領土間的爭議,已紛紛擾擾200年,以至於翻開各大地圖,瓜國北方領土與貝里斯西邊領土分界始終以虛線劃分。

終於,兩國於2000年在美洲國家組織協調下達成協議,並於2005年決定以國際仲裁方式解決領土爭端,中間歷經許多意外,直到今年4月才成功舉行全國性諮詢性公投。兩國領土的恩怨糾葛,得從其盤根錯節的殖民歷史淵源回顧起。

歷史上瓜貝兩國的領土恩仇錄

16世紀初,貝里斯與瓜地馬拉同屬西班牙殖民地。1783年,西歐各國都覬覦由西班牙皇室控制的新大陸資源,其中,英國對現今貝里斯的林業資源更感興趣。在西班牙王室特准下,英國取得特許權,在現今貝里斯領土的林區砍伐,英國便順理成章的將該土地視為其勢力範圍,直到1821年瓜地馬拉獨立後,英國便率先表示貝里斯為其領土。

1859年簽訂的《艾西內那-威克條約》(Aycinena-Wyke)中,瓜地馬拉承認在史布河(Sibun)及薩頓河(Sartun)之間(當時稱作英屬宏都拉斯〔British Honduras〕)為英國領土,藉以換取英國政府協助其建設瓜地馬拉北碇(Peten)省至貝里斯的鐵路。但最終英方不認帳,想要佔領土地卻不願蓋鐵路,英國國會雖曾於1863年提議支付瓜地馬拉五萬英鎊方式直接購買此領土,但最終英國仍未履行承諾,直接佔領該土地。1874年,英瓜兩國政府協議就貝里斯領土爭議兩方交換意見,但最後不了了之。

二戰結束後,瓜地馬拉國會趁亂立即宣布貝里斯應為瓜國領土一部分,並聲稱要入侵貝國,並於1972年、1975年、1977年都對貝里斯提出相同警告。1946年瓜國政府正式單方宣告英瓜1859年所簽署《艾西內那-威克條約》失效。

1961年,聯合國殖民地獨立宣言,鼓勵貝里斯邁向獨立,英國政府隨後在1962年頒布憲法,同意貝里斯享有自治區地位,使英瓜兩國徹底鬧翻,外交關係終止。1973年該區域正式更名為現今所稱貝里斯,1980年貝里斯獨立議題交付聯合國大會同票表決,最終以139票同意、7票缺席,讓貝里斯在隔年單方面依《艾西內那-威克條約》宣告自大英國協獨立,且依據國際法,貝里斯可依保持佔有原則,承接英國原有領土,瓜貝兩國關係想當然爾,降至冰點。

直到1985年,瓜貝兩國恢復雙方正式關係。1991年,瓜地馬拉僅「承認」貝里斯,但始終不接受其領土範圍。一直到2000年,美洲國家組織提議瓜貝雙方仲裁程序,瓜貝兩國2005年達成協議,決定舉行公投,沒想到2008年貝里斯又以修改其公投法為理由延遲公投,瓜方見狀,便也延遲原先規劃之公投。直到2017年瓜地馬拉國會又決議舉行全國性公投,也就是今年4月15日舉行的這場。

AP_1810604380407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瓜貝領土爭議及公投程序

本次公投程序由瓜國先行舉行,倘瓜國公投結果否決仲裁,則須隔段時間再次舉行公投;反之倘瓜國公投結果是支持仲裁,則需待貝里斯公投結果而定,若貝國也表示支持,兩國須同意正式交由國際法院仲裁,瓜國有12個月可提出支持論述,貝國在瓜國提出論述後12個月可提抗告,之後便以六個月的循環兩方互相提出答辯與抗告。

最終在兩國均同意後,國際法院通常需要兩至三年的時間,檢視兩國提出之證詞及相關證據並進行判決,最後再通知兩國裁判結果。

瓜國政府宣傳公投消極,耗費不貲惹議

瓜貝領土公投背後不僅是民族主義的問題,同時也是殖民時代留下來的遺緒,導致兩國邊界紛爭不斷,而本次公投對兩國政治、社會及經濟等各層面都具顯著影響。

本次爭議係為解決兩國200年以來的爭議領土面積,其爭議地區包括土地、海島及海洋共12,272平方公里,約佔貝里斯領土及領海約50%面積,所涉及的商業、觀光及天然資源不在話下。因此就利益角度而言,瓜地馬拉若透過仲裁取得未決之領土,則對瓜國經濟有顯著的影響,對於現任政府更具政治上勝利。

就社會層面而言,雖然兩國邊界200年未確定,但邊界居民日常交流相當頻繁,不論通商、通婚,甚至居民都熟稔西文及英文,但因為政治問題導致邊境時有衝突,自1999年起即發生多次邊界動亂,無辜百姓在未明確的邊界下傷亡。甚至在2016年,都還發生貝里斯軍人槍殺瓜國孩童,兩國關係一度緊張,瓜國甚至派遣特種部隊(Kabi)駐軍。儘管如此,兩國居民為日常生計仍遊走兩國之間,對照起來成為很大的反差。

公投經費亦成為爭議焦點,本次瓜國政府對公投支出約三億瓜幣(約4,100萬美金),這對瓜國是筆鉅額的開銷,因此輿論持兩面看法,許多人抨擊政府花費鉅額只為獲取無法具肯定答案之結果,且認為該費用應當運用在醫療、衛生及教育對民生具實質意義的政策上。

瓜國過去共經歷三次公投,首次於1994年舉行第一次修憲公投,當時僅有15.87%的投票率;第二次於1999年舉行,當時就原住民、國會、總統及司法憲政改革議題進行投票,最終亦僅具18.55%的投票率。根據瓜國政府統計數據,本次瓜國領土爭議公投具投票資格人數約752萬人左右,將近佔總人口的47%,然而瓜國土地面積廣大,交通並不方便,加上本次議題對全國民眾影響不大,深深影響投票者的意願,因此投票前許多人都預期投票結果會不盡理想。

再者,雖然瓜國政府舉辦公投,但在公投前宣傳工作上並未顯著,甚至在最後兩週才啟動巡迴演講,遊說民眾本次公投的重要性,民間及媒體也因此抨擊。

事實上,雖然兩國均同意交付國際法院仲裁,瓜方民間有派說法,認為國際法是英美強國創建的制度,且國際法院設於歐洲,貝里斯自英國獨立,仲加上仲裁期間費時且費用昂貴,故送交仲裁未必對瓜方有利。

瓜貝公投結果,領土紛爭路迢迢

公投結果,共約150萬人投票,雖僅占有投票權人數的24%,但實際投票者中的95.89%支持交付國際法院仲裁領土爭議,一面倒的支持。與先前幾次的公投情形比較,明顯突破許多,加上該議題延宕多年未決,無論對於瓜地馬拉歷史或是對瓜國政府而言,都具有象徵性意義。近期陷入麻煩的瓜國總統摩拉利斯(Jimmy Morales)更藉此機會,幫自己的政府打了一劑強心針。

而這次公投參與最踴躍的,是瓜國北方與貝里斯接壤的領土北碇省,也是以往發生邊界衝突的地點,投票前無論人民或是政府都同仇敵愾,居民盼能提早解決爭議。

貝里斯政府也宣布,公投將於一年後(2019)的4月10日舉行,最終瓜貝領土爭議是否能圓滿解決,就得端視貝里斯公投結果及國際法院的裁決。但無論結果如何,瓜貝領土爭端離解決之路還有漫漫長路要走。

(本文由作者簡上傑,與有關區域問題專家喬治共同撰寫)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Jia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