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別急著開心,國民黨在台南和高雄的慘敗是「故意的」

民進黨別急著開心,國民黨在台南和高雄的慘敗是「故意的」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國民黨在台南市及高雄市兩都大輸的態勢來看,卻不無有提前布局2016的深層意義在其中。

2014年的九合一大選,國民黨在六都中僅勉強保住新北市一都,以往的濁水溪防線不僅退守到大安溪,甚至丟失長期以來被視為鐵板一塊的首都台北市。事實上,這樣的情景無疑只是2005年的縣市長選舉的翻版,當年國民黨橫掃全台拿下14個縣市長,民進黨則僅保住了6個縣市。對照現今國民黨與當年民進黨的聲勢相比,今晚選舉的結果似乎也就不足意外的。

然而,從這次的選舉結果來看,對於國民黨來說果真的是敗戰一場嗎?事實上倒也不見得是壞事一場。在這次的選戰中,充分實現了馬英九急欲在黨內掃除舊勢力的味道,包括台北市連勝文背後的連戰與王金平勢力、桃園市吳志揚背後吳伯雄勢力、雲林縣張麗善背後張榮味勢力,幾乎可以說所有國民黨舊有的派系山頭都在這一戰輸得一敗塗地。

也因此,背後有郝柏村勢力的台北市現任市長郝龍斌,卸任後要能江下郝上的傳言幾乎可視為無稽之談。想當初,馬卸下台北市長的時候,倒也沒有很樂見交棒給郝,要怪只能說當時馬在黨內的勢力還不成氣候,無法順利交棒給葉金川罷了。

而朱立倫此次的慘勝,同時也是一個重要的指標。

  1. 朱的得票數不僅沒有如預期的大幅領先甚至倒退,避免了朱的聲勢在黨內可能蓋過馬,而在選戰過後功高震主的威脅。
  2. 雖然朱此次贏的慘烈,但就目前國民黨內,相較於落選的吳志揚、胡志強,輔選失利的郝龍斌與黃敏惠兩位即將卸任的國民黨內中生代,朱替國民黨守住全國最大票倉的戰功,幾乎已可助其站穩馬接班人選的不敗地位。
  3. 朱的慘勝,也給其背後曾公開嗆馬無能的岳父高育仁勢力一個警訊,亦即朱的聲勢還未成氣候,還是暫且安分守己一點比較好。

從許多國民黨立委在開票節目上放炮黨中央助選不利,馬非超級助選員而是票房毒藥,黨中央不給糧草不給兵,即可以嗅到馬銳意一改過去國民黨撒錢輔選的選戰方式,同時弱化了基層黨部與中常委的權力。

也因此,雖然此次推派出若干與派系妥協下的候選人,如連勝文、張麗善;然從另一層面思考,倘若這一次馬不推這些人出來選,這些人就會繼續在黨內保有其山頭勢力,對於馬的改革來說都將是阻礙。不如在這一次的選戰中引兵入關,一舉消除心頭大患。

最後,從國民黨在台南市及高雄市兩都大輸的態勢來看,卻不無有提前布局2016的深層意義在其中。國民黨藉由在這兩都推派出實力遜色的候選人,相對而言即是助長民進黨候選人的聲勢,最後賴在台南拿下高達七成二的選票,而菊甚至在高雄市橫掃百萬票。

也因此在這次選戰過後,賴清德與陳菊還無懸念地順利擠進了民進黨2016年總統大選的候選名單,再加上原本氣勢即盛的黨主席蔡英文,等同一夜之間民進黨又蹦出了兩顆太陽,兩年後的總統大選之爭也宣告提前開打。

若從台灣總統民選後,連戰、呂秀蓮、蕭萬長等人無一人扶正的歷史經驗來看,總統往往都把最有威脅性的對手安插在身邊,也因此副總統這類的閒職,不無有就近看管而斷其高升機會的意味。是以民進黨的三顆太陽,勢必會為了總統候選人爭破頭,而這也正是國民黨的分化策略之所在。

同理也可反推在國民黨內,因此吳敦義在當選副總統的同時,似乎早已與總統大位絕緣,而這也正是朱立倫得以安全上位的主因。畢竟在現今國民黨內,要能找出第二個可以與其相抗衡的人選,恐怕一時也是遍不可尋。

算來算去,馬都是這一次選戰的最後勝利者,從今晚的結果,可以看到其願意冒著丟失諸多縣市的代價,也要推動其改革的決心,並且最後堅決未辭去黨主席一職。我們此刻所能期待的不外是馬總統能在任期的最後,如敗選宣言所提到聽見人民的聲音,堅守改革的決心。

天佑台灣,天佑中華民國!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