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校》配樂家談樂器實收的取捨:只靠音源能做出好音樂嗎?

《返校》配樂家談樂器實收的取捨:只靠音源能做出好音樂嗎?
Photo Credit: 加點音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常常有人好奇,現在的midi可以做出各種聲音,為什麼還要請樂手實際演奏呢?張衞帆首先反問我們:「若midi都可以做,好萊塢為什麼不這樣做?」他認為現在音源的品質和多樣性越來越好。

數位音樂技術的發展越來越成熟,配樂家自己一個人在家也可以做出不錯品質的音樂,但好的音源真的能取代樂器實收的聲音嗎?或許在預算的考量之下,配樂家也有不同的堅持和做法。這次加點音樂前往南港的玉成戲院錄音室,帶您直擊去年火紅的遊戲《返校》作曲家張衞帆的配樂錄音現場。

樂器實收的重要性?預算與品質的兼顧

常常有人好奇,現在的midi可以做出各種聲音,為什麼還要請樂手實際演奏呢?張衞帆首先反問我們:「若midi都可以做,好萊塢為什麼不這樣做?」他認為現在音源的品質和多樣性越來越好,像是最近張衞帆為台灣新遊戲《打鬼》所寫的主題曲,也是使用了音源來做一些傳統民俗的聲音感,但某些樂器音源跟實際還是有差。

以弦樂來說,若是一些特別的情況,像是要樂手做敲琴、撥奏等特殊的聲音,樂手們會對樂器感到心痛的,這種可以用midi來達成。但midi製作是有極限的,「旋律的細膩感」就是無法取代的。像是鋼琴的泛音,實收和音源的差異就很明顯,再來整體的演奏感,整個情緒都是沒辦法模擬的。像要做大編制的東西,用大編制的管弦樂團,以指揮來增加起伏,大家演奏時同步錄音,不僅情緒容易到位,也更有「人」的感覺。

dsc04987
Photo Credit: 加點音樂

既然樂器實收這麼重要,那沒預算是否選擇用電子音樂呢?常常有人覺得電子音樂不需涉及真實樂器,似乎比較簡單也容易修改。張衞帆認為這兩者各有各的困難之處,對作品來說,電子音樂也好,管弦樂也好,都只是一種選擇,如同寫實遊戲跟相素遊戲並沒有高低,只是不一樣而已。

「預算會影響可執行的音樂類型,若是客戶希望的類型在這個預算下做不到,我們就必須用其它類型來達到接近的效果。」張衞帆表示。

例如:用編寫時的midi作為襯底,在同一個工作檔下跟著midi檔進行樂器實收,這樣在編輯和混音時可以比較快,原有的midi不刪掉也會使整個聲音聽起來比較厚實,在無法全部實收的情況下能填補一些聲音上的不足;或像這次《藝術很有事》的錄製,因只是將節目配樂的部分段落重新小改編管、弦樂的版本,錄音量比較小,就可以和其他同天錄音的團隊共用一組樂手,在預算和時效上都更為經濟。

做到「可發行的品質」是最基本的自我要求

這是我的高度,這是我對音樂的要求,也要讓客戶知道。

從正式從事配樂工作至今,張衞帆累積了許多經驗與想法。在近兩三年,也決定為這個工作立下基本的工作方針。對他來說,不管是什麼類型、預算的案子,品質要做到「可以發行的程度」是他對作品的基本要求。

訪談當天,張衞帆正要錄製公視節目《藝術很有事》,但這個合作案去年就結案了,怎麼現在才重錄呢?原來,今年3月在玉成錄了兩個遊戲,在比較下,發現玉成的聲音較大較溫暖,對節目配樂很加分,加上因為原聲帶要上架、第2季的節目即將上線,在權衡一切的情況下,力求完美的張衞帆決定自掏腰包,把片頭、片尾曲、小單元主題音樂以及預告片等配樂升級,這也是他對作品自我要求的體現。

dsc04975
Photo Credit: 加點音樂
dsc04998
Photo Credit: 加點音樂

這次的錄音,張衞帆希望能營造出一種「徜徉在藝術知識海洋的感覺」,因此用了12人的弦樂編制來營造出這種感覺。這次雖無法用上12人同步錄音,但仍有解決的方法!他們在錄音室中擺了12張椅子,讓弦樂四重奏分別換三次位置錄音,為的是讓收音「鋪滿」這12個位置,再透過後製將音軌疊在一起後,聽起來就很像12個人同時在演奏(如上圖)。

在預算有限的情況下,這種做法同樣也能達到作曲家想營造出的感覺,聽起來真是非常巧妙!張衞帆也提到,台灣的環境雖然無法跟國外一樣細緻分工,作曲家什麼都得自己來,自己過去也做過錄音、混音,但他認為許多環節還是要回歸給專業的人來製作,作品的品質才會出來。像這次請楊敏奇(Micky)老師來擔當錄音和後製混音的部分,除了老師本身的專業是業界公認,同時他提到 Micky 老師混音後的音樂特色會有一種渾厚感,這就是他的特色,也提升了作品的質感。

找到自己的語言,認清自己講話的方式

最後,他也分享了最近聽了許多新手作曲家的配樂作品,他指出許多年輕人都想做出好萊塢的「大氣滂薄」的史詩感,但在資源有限的狀況下,用 midi 做出不到位的音樂,是非常可惜的事,他認為不一定要把音樂做得像好萊塢的東西才是好音樂。張衞帆想到過去曾經被陳明章、林生祥等音樂人感動的經驗,沒有龐大的樂手編制陣容,林生祥一把電月琴就讓全場感動不已,音樂的情緒完全被傳達。

找到自己的語言,認清自己講話的方式很重要。

張衞帆認為音樂人要找到自己的風格,把品質做出來,才是最重要的事。他以去年的《返校》為例,音樂的「情緒」是最重要的,並不一定什麼作品都刻意用管弦樂來表達一種高級感。不需要時就不要用,否則反而會適得其反。用專業與想像力,將遊戲的情緒與氛圍帶出來,就是真正的好作品。想聽張衞帆現身說法嗎?請密切注意「台北音樂設計節」粉絲團,更多活動內容,近期公開!

本文由加點音樂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