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勝選好棒棒,但真正成熟的民主,是讓選民們敢「放心的投馮光遠」

柯文哲勝選好棒棒,但真正成熟的民主,是讓選民們敢「放心的投馮光遠」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今天投票給一個候選人的目的,是為了避免讓另一個人當選,那我們就還是陷在被動的窠臼裡,我不覺得這是真正的價值選擇的突破。

柯文哲用了超乎任何人(除了姚立明老師之外吧)預測的高得票數,贏得了這次台北市長的選舉,加上幾個北部長期偏藍縣市的「淪陷」,這次的選舉在台灣的民主史上真的有不可抹滅的意義,對以往總是巴望藍綠歸隊立正站好的幾個縣市,立下了一個新的標竿。

可以想見日後的選舉,國民黨將會有更能反應民意的初選機制,選舉中也會更少使用那種挑起對立的路術,重回應有的政見訴求。民進黨方面,也會意識到以往極端的道路是行不通的,進而更加的回歸中間路線。

更重要的是,往後不管是哪個政黨執政,都不會再敢輕忽人民的聲音,因為這次的選舉已經證明了,這個世代多數的台灣人已經不是一個命令一個動作的蓋章機器,如果你在政策上不和人民站在一起,人民也會用手中的選票遠離你。這樣的改變對台灣的未來發展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2014年11月29日,可稱是近代台灣民主素養邁向成熟的濫觴,但從這一天開始我們就是真民主了嗎?我不這樣認為。我覺得,我們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先把見到台灣選民集體成就權力更替的喜悅擺在一邊,讓我們回歸市長選舉的本質。這一次柯文哲競選的主軸就是「價值的選擇」,就結果論來看,台北市民確實拋下了成見,摒棄權貴選擇了庶民的價值,但市民們選擇市長的標準,真的就是為了帶來價值而已嗎?

到頭來,不論有多少的邊際效應,市長真正的工作還是在市政,而市政執行的好壞也會最直接的影響到市民生活,所以原本應該比較「政見」的選戰裡,因為兩位候選人(其實有七位候選人)都是「市政素人」,都不曾任過民意代表或政務官職,這也就是為什麼到後期會有那麼多不分藍綠表示「如果是丁守中出線我就會投」的聲音。

因為到頭來,市民追求的還是市政,就是因為沒有實際的政績可以做比較,原本應該是「政見的選擇」,才會因此提升到「價值的選擇」。

好,那我們姑且就來選價值吧,這也是大部分柯P支持者的信念,用在野大聯盟拉下所謂「權貴腐化世襲」的執政黨,創造不一樣的未來。不過有沒有人想過為什麼,這次七位候選人裡面只有連勝文一位是有黨籍的,但要支持「沒有顏色」的力量,卻只能支持柯文哲呢?

例如馮光遠,這位也是早早就宣布參選,但卻連後來的辯論會都沒被受邀的候選人,他就不是「白色的力量」嗎?如果有關注像是市長給問嗎的政策討論平台,會發現馮光遠在不論是都更、社會福利、醫療等等的政策務實程度都不會輸給柯文哲,甚至連殭屍來襲這種荒誕的議題他都能扎實的分析並規劃作業流程,一點都不像「多洗手,戴口罩,該隔離就隔離,不該隔離就不隔離」那種近乎敷衍的政見。

如果候選人如馮光遠有好的政見,也是白色的力量,為什麼他最後的票數比趙衍慶還低,甚至連他自己都說「不一定要投我」呢?

因為,很多人投下這一票的價值,不是因為「我希望他贏」,而是「我不希望另一個人贏」。

在電影《星際效應》(Interstellar)裡面有一句台詞:「Don’t trust the right thing done for the wrong reason」。你可以怪另一群選民,因為如果今天人們不集中選票,那些能集中選票的人就能當選;你也可以說就結果論來看,這個人的當選對社會是一件好事。

確實是,但如果我們今天投票給一個候選人的目的,是為了避免讓另一個人當選;選擇一件事不是因為希望它發生,而是為了讓另一件事不發生,那我們就還是陷在被動的窠臼裡,我不覺得這是真正的價值選擇的突破。

我的意思是,只要我們的社會還不敢做出「放心的投馮光遠」這樣的行為,那台灣就還不是完全成熟的民主。

台北變天,其實就和柯營廣告裡所傳達的一樣,明天太陽照樣升起。選舉的激情過後,接下來柯文哲就只有盡力把市政做到最好,向台灣人證明他「素人」的能力和「庶民」的風骨,不讓把票投給他的選民失望。

披荊斬棘後的新路開創了,高牆被推倒了,在一片百廢待舉的土地上,四年之後,我們不光是比「價值」,更要好好的比「政見」!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