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眼光往基層放會發現:國民黨沒有全面潰敗,台北市也沒有超越藍綠

把眼光往基層放會發現:國民黨沒有全面潰敗,台北市也沒有超越藍綠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民黨短期之內會分裂,但吵完他們大概也不會在組織上有太大的變動。黨內的權力結構不太能動搖,估計檢討時又會說都是They的錯,或都是民進黨的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歷經一日臉書選舉文的疲勞轟炸,選舉終於結束,大家還是得回到各自的崗位上各司其職。但是,身為民主國家的一員,我們的責任絕對不僅止於投完票就結束。民進黨取得13席縣市長,居於絕對優勢的同時,我們要知道,這不是民進黨的勝利,而是人民的勝利。

國民黨沒有被打倒,民進黨也沒有勝利,至於柯文哲在什麼意義上,我們可以評價他為「超越藍綠」?這些都沒有被談論清楚。自然我們對於台灣未來的路該走向何處,會沒有個想法。

國民黨全面潰敗?

雖然民進黨取得13席縣市長,但國民黨在基層根本沒有輸。查看村長里的結果,國民黨在台北拿了44.13%的票,共當選229位;民進黨拿了9.17%的票,共當選50位:剩下45.89%是無黨籍,共有174位。其中不掛黨籍但支持國民黨的至少超過10%,這樣國民黨在基層幾乎還是拿到過半的支持率,里長數具有壓倒性勝利。

台中也有類似的情況,國民黨拿了25.36%,共當選174位;民進黨只有7.96%,共當選31位;無黨籍則是66.57%,共有420位。由於國民黨台中選情不被看好,選擇不掛黨籍的里長更是大幅提升,因此,國民黨在台中基層還是維持不低的支持率。

此外,雖然連勝文跟胡志強落敗了,但國民黨在台北市議員28位幾乎全數連任,民進黨27席也全上;台中市也是國民黨28席對上民進黨27席。在兩大翻盤的戰區中,把眼光更往基層放會發現,國民黨還是維持穩定的政治實力,台北市也沒有超越藍綠。

再進一步分析,除了高雄市、台南市跟宜蘭縣,因為民進黨執政滿意度前三名而海放三位國民黨的對手外,剩下的席次,只有台中市大勝,其他都是險勝。這其中就有許多值得玩味之處,而我想特別提出來討論的便是「組織方式」。我認為,組織方式的變革是這次選舉,以及往後台灣社會需要進行體質改造重要的著力點。

黨務系統與中間選民和年輕人何關?

連勝文跟其他國民黨地方首長候選人,還有民進黨這些險勝的地方首長,如:鄭文燦、游錫堃,幾乎都碰不到中間選民跟年輕選民,也猜測不到他們的去向。光是看連勝文團隊,文宣沒有一次抓到年輕人口味,輿論風向沒有一次跟上潮流,造勢晚會參與者的年齡加起來,可以從白堊紀一路活到2016年。

其他民進黨候選人也大同小異,游錫堃選前的造勢音樂會,剛好我經過看了一下,幾乎都是被動員來的傳統民進黨支持者。桃園市鄭文燦、苗栗縣吳宜臻、彰化縣魏明谷等候選人,造勢晚會也都是靠一車一車用遊覽車載來的群眾撐場。這些人本來就會投給民進黨,吸引不到中間選民與年輕人,我在現場幾乎沒看到幾個(國民黨候選人就更不用說了)。

大家都知道藍綠版圖底定,要搶中間選民跟年輕人的票,但卻沒有一個候選人有把握自己能夠搶到多少票。所以,鄭文燦跟游錫堃民調落後一節,本以為勝選機率不大,最後卻因為人民對國民黨施政不滿,而把中間選民跟年輕人的票逼出來,讓鄭文燦以險勝翻盤,游錫堃以兩萬票之差飲恨。

國民黨的候選人,以及民進黨的部分候選人,仍然脫離不了由黨經營的組織網路來動員群眾。群眾會被動員,不是因為候選人個人,而是因為對黨的認同。在現在這個希望尋求第三勢力的社會氛圍下,這種組織方式勢必要被檢討。

由上而下的嚴密組織

林佳龍在台中選情一路壓著胡志強打。胡志強本身的空頭芭樂票太多,在台中已被看破手腳,已是林佳龍的利基,但林佳龍的組織戰可能才是勝選的關鍵。林佳龍耕耘台中多年,競選團隊人數之眾多,人力充足讓他不必然得依靠黨務系統的組織動員,可善用自己的人馬,由上而下地滲透地方,大打組織戰。林佳龍團隊的組織戰已經深入到里。某一里有黨提名或友好里長辦活動,其團隊必定親派人員前往瞻前顧後,在現場一定可以看到穿著林佳龍競選背心的人員出現。

競選團隊人員協助曝光,選民三不五時都可以看到林佳龍的「代表」,以及靠著里長的牽成,造勢活動時,部分依靠黨務的動員,另一部份則仰賴平時累積的隱性支持者。因此,林佳龍的勝利,比較不讓人意外。天羅地網的組織戰,加上蘇嘉全上一任打下的基本盤,成為林佳龍勝選的利器。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下個世代的組織方式-網路動員

如果真的硬要說,我認為柯文哲真正超越藍綠的地方就是超越藍綠的組織方式(其他不予置評)。柯文哲就是網路動員操作得最好的候選人。可是,國民黨也有「婉君」(網軍),民進黨也有「婉君」,為什麼只有柯文哲玩得起來?

柯文哲除了核心幕僚是李應元、張景森、林錦昌、李厚慶、林鶴明等民進黨大將外,其餘通通是網路上號召來的年輕人。網路就是我們這個世代習以為常、是我們生活的一部份。要我們教柯文哲及其幕僚要怎麼操作網路,還不如我們自己來做。於是,柯文哲團隊裡的年輕人,就是繼承了318學運以來,善用網路傳播、串聯與動員的特性。

看板、旗幟、布條也許可以一直佇立在某處,吸引群眾的目光,提高知名度。但是網路的好處就是,求快、求變、求新,我們可以用最新、最快、最酷的方式,讓你知道柯文哲,達到宣傳的效果。例如:你能想像柯文哲團隊跟網路插畫家合作,推出一款年輕人最愛的桌遊,只透過網路上的募款,就能夠募得上百萬嗎?所以柯文哲不用買廣告、插旗子、掛布條、買看板,他一樣能夠讓大家知道他是誰。

蘇貞昌上一次在選台北市長時,以「台北超越台北」為軸,嘗試了許多選舉花招(出專輯、辦音樂會、吉祥物、拍形象影片⋯⋯),並打了一場漂亮的文宣戰,喧囂一時地讓許多年輕人傾心。不過,卻沒有更改組織年輕人的方式。柯文哲讓年輕人做主,讓年輕人知道,下個世代是你們當家。加上他的個人魅力,讓年輕人的認同感超越黨派,讓他們相信這是一場價值選擇與認同的運動,是一場尋求世代正義的過程。這是前所未有的改變。

如今,改變成真,柯文哲成為新科台北市長。但是台灣的其他地方並沒有太大的變動,誠如我在第二段所說的,藍綠的政治板塊幾乎維持或微幅變動。國民黨短期之內會分裂,但吵完他們大概也不會在組織上有太大的變動。黨內的權力結構不太能動搖,估計檢討時又會說都是They的錯,或都是民進黨的錯。

我期待民進黨真要能反省,一就是像林佳龍一樣,紮實地從村里開始做組織,二則向柯文哲學習,並與公民團體合作,大膽地大量任用有能力並負責的年輕人,用他們的方式組織與動員。

其他第三勢力,也令人值得期待。相較於國民兩黨,台灣的第三勢力,雖弱小,但由於不受傳統支持者的羈絆,在想法與理念上能走得更進步。他們組織能力強,動員能力也漸漸提升,只是該如何吸納固定的支持群眾,以協助他們進入國家的政治議程,就是需要思考的部分。

無論如何,我覺得這場選戰分別出現了三種組織方式,產生了截然不同的結果。組織方式必定是台灣這個時候需要去思考的課題。組織方式影響了我們對事情討論的深度與廣度,影響制度的生產,影響我們對政治人物的監督。我期待有更多台灣的年輕人可以在選舉後,繼續捲入這場屬於台灣人的改革運動。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