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明治村2丁目》:神社——從萬物有靈的戀愛聖地到國族聖殿

《紙上明治村2丁目》:神社——從萬物有靈的戀愛聖地到國族聖殿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時代,神道信仰飄洋過海來到殖民地臺灣,但在昭和年間推行國族色彩濃厚的「一街庄一社」政策之前,並未排擠臺灣固有信仰,而能與之和平共處;從海邊到高山,從市場邊到百貨公司頂樓,都能見到神社蹤影。

臺北建功神社祭祀不同國族的公職殉難者,具有連日本國內也未曾出現的混合多元文化風格。從鳥居到本殿的配置一應俱全,與一般神社無異,但建築風格呈現前所未見的多文化共奏:覆琉璃瓦的鳥居帶有中國牌坊形象;神橋欄杆兩頭安置漢式廟宇石鼓;外覆洗石子材質的西洋式手水舍,且配置於中軸線上。最特別的是帶有仿漢人民居抬梁式屋架木構的拜殿外側迴廊,以及主體搭配羅馬式三角帆拱,與略帶拜占廷風格穹頂的本殿。

建功神社的設計者井手薰迥異於他的前輩——如主張發展東方歷史主義的伊東忠太,或堅持學習西方歷史主義的長野宇平治,他不在各種歷史主義文化選擇間爭辯,反而以更廣闊的視野兼納各種文化優點,消化詮釋不同文化觀點,設計出符合地方需求的嶄新風格,既跨越國族框架,又貼近在地紋理,其透過建築傳達廣闊包容的思想,在今天看來仍屬先進。

戰後,建功神社先後由來自北平的國語日報社、遷自南京的中央圖書館進駐使用,並由建築師陳濯設計改建為帶有中國風格的攢尖頂,在原本的銅皮圓頂上覆黃色琉璃瓦,並增建配置成為四合院,後由國立教育資料館、國立臺灣藝術教育館等單位使用;原本神聖的本殿,則先後做為閱覽室和展覽場地,融入一般民眾的日常生活。種種改變呈現了改朝換代的國家意識形態對建築形式所造成的影響,但曾經祭祀於其中的一萬五千六百九十一位因公殉難者,包括三千五百三十位臺籍人士的身影,卻就此遭到抹滅和遺忘。

03_12建功神社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建功神社,建築風格則呈現前所未見的多文化共奏。

相關書摘 ►《紙上明治村2丁目》:連接兩端的橋梁——現代生活的工業神殿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紙上明治村2丁目:重返臺灣經典建築》,遠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凌宗魁
繪者:鄭培哲

每一棟消失的建築,
都是一片遺失的歷史拼圖。

一代代、一座座的建築物,記錄當代的美學表現、工藝技術,塑造了城鄉的變貌,也呈現人類的文明發展;是歷史的舞臺,也是時代的見證。

雖然每棟建築建立之初,都被期許堅固永恆立於大地,但能夠千秋萬世留存的建築非常稀少。展示威權的房子、崇神敬天的房子、擋風遮雨的房子、裝載記憶的房子……建築不見了,到哪裡去尋找?曾經的記憶和感情,在哪裡安身立命?

本書透過作者和繪者細膩的手眼,重現曾經存在於臺灣土地上各式經典建築鮮明的色彩和故事。本書延續上一本書《紙上明治村:消失的臺灣經典建築》,本書也借用日本愛知縣博物館明治村概念,將臺灣未能完成、未能完整保存的經典建築重現於紙上。丁目(ちょうめ)是日本地方團體單位市町村下的區域劃分單位,也是博物館明治村的分區命名,臺灣曾經使用,戰後改成「小段」,就像消失建築被從臺灣的地圖上抹去。

《紙上明治村2丁目》從醫院、學校、中央和地方官廳、教堂佛寺到土木設施,帶領我們回到多年前的臺灣,一覽那些已經消失、但曾經存在於這塊土地上的建築肖像,重溫以前臺灣城鄉的莊嚴與典雅。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