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寮國偏鄉小學出任務:讓這些「小小家長」們好好吃一頓飯

我在寮國偏鄉小學出任務:讓這些「小小家長」們好好吃一頓飯
Photo Credit: 張凱莉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飲食文化是長年的習慣,若依據世界衛生組標準,這裡的餐點絕對不及格,在當地卻是裡所當然的存在。或許我們可以退一步視為是一種對文化的尊重,然當這樣的習慣反使得孩子營養不良、對於衛生與營養意識薄弱、五歲以下幼童死亡率居高不下,我想這些便需要有所調整。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張凱莉(在新北寄養業務服務四年半,之後陸續到寮國勘查與開展服務,目前人派駐越南河內協助服務拓展,並持續管理寮國事務)

社工出任務

我是一名社工,2016年7月進入寮國,在炎熱的雨季裡,我跟著當地夥伴乘著有力的四輪傳動深入偏鄉,這些村落位置或距離首都永珍最近四小時車程,或最遠13小時車程。串通全國南北的13公路路況時好時壞,柏油路坑洞沒有少過。駛離主要道路後,接著是泥淖土路或是崎嶇的石頭路。在氣候不佳的狀態下,甚至須依賴時常被取消的國內班機,到了當地後再更換交通工具。

因身負勘查使命,風塵僕僕的探訪幾乎占滿短短兩個月時間,而當時首都正舉國歡騰,2016年9月美國總統歐巴馬即將到訪參加東協高峰會議,每幾天便會有警消鳴笛聲在市區繚繞。長長的黑頭車陣,由當地警官騎著重機帶領下進到各大飯店與政府官邸,參加彼時正如火如荼進行著東協各國的外交會議。

吹起服務號角

非常感謝當時的夥伴Ms. Vithanya、Keo和Mr. Kham,三人皆是國際非營利組織的主管。有三位最佳嚮導帶領著,讓此行如虎添翼,不僅讓我毫無忌憚地蒐集當地資訊,也順利地接上了在此服務的開端。2017年我與同事思穎正式進駐寮國,並與國際非營利組織Aide et Action(AEA)展開合作。寮國公共建設普遍匱乏,政府極力請求國際援助的狀態下,在大千般的需求名單裡,我們與夥伴AEA排列了要優先協助的小學——松沙瓦岱小學和南蓬小學。兩校皆距離首都約四小時車程,分別位於少數民族——瑤族和苗族的部落。

03南蓬國小一景
Photo Credit: 黃雅歌攝
南蓬國小一景。

當地居民日常溝通操持母語,當我試著用彆腳的寮語跟小一、小二年紀的孩子們聊天,不諳寮語的他們,懵懵懂懂的表情讓我不知所措,還是靠一旁學過寮語、小五年紀的小姐姐解救。夥伴Sadsada告訴我,偏鄉部落的環境進到學校後才算正式學習寮語,接著到了三年級依照課綱便要開始學習英語。課綱進度聽起來似乎與台灣無異,然關鍵是寮國幼兒園並不普及,即使國小設有幼兒園,能容納的童數也因預算不足而受限,在沒有學前銜接教育的系統裡,孩子進到國小練習口說還行,然書寫基礎尚未打好,便要學習第三種語言,在沒有任何補教資源的加強下,我很擔心孩子如何有良好的學習品質?

現實是家長們其實更在意培養子女協助生計而非到校接受教育,於是學習課業時常被放在次等順序,於是農忙時期孩子需要請假到農地幫忙,甚至教師也會請假只為返鄉收割稻米。

何謂營養

且不談寮國的教育結構,我們同時也關心孩子們的營養,中午放學後孩子或返家用餐,或在學校吃著從家裡帶來的便當,可以肯定孩子們一定可以吃飽。然當我看著幾位孩子所謂的便當——塑膠袋裝著的八成米飯以及香蕉葉包著的兩成醬菜與肉末,卻讓我不得不重新檢視孩子們的營養攝取。友人Keo曾說,有些家長幫孩子準備的便當是大米和一罐水,因為這是最方便準備的,我曾疑惑難道物資如此匱乏嗎?當然,事實並非如此,飲食文化是長年的習慣,若依據世界衛生組標準,這裡的餐點絕對不及格,在當地卻是理所當然的存在。或許我們可以退一步視為是一種對文化的尊重,然當這樣的習慣反使得孩子營養不良、對於衛生與營養意識薄弱、五歲以下幼童死亡率居高不下,我想這些便需要有所調整。

看見部落的無窮可能
04南蓬國小廚房媽媽們
Photo Credit: 張凱莉攝
南蓬國小廚房媽媽們。

依著所見的需求進行籌備,我們在2017年9月正式開展了小學和幼兒園的營養午餐,有賴當地的部落自助文化以及緊密有序的分工,部落的婦女聯盟成功招來了一群媽媽們負責準備食材與烹煮午膳,因著媽媽們的子女大多在學校就讀,協助意願也相對高了許多;而部落的青年聯盟則協助勞力性質的工作,例如搭設灶架、搬運燒柴等,之後也將協助2018年暑假搭建簡易廚房以及供水系統。

以上行動逐步伴隨著學校與部落繪製出提升營養品質的藍圖。廚房媽媽Fam曾說我們教導的烹飪安排與以前習慣的不同,多了更多樣的蔬菜和肉品,而Fam也嘗試著將如此的方式同樣在家裡執行。能聽到這樣的回饋,滿足感不禁油然而生。之後,我們在2018年5月舉辦了第一場營養與衛生教育訓練,召集學校教師和廚房媽媽們一同參與,循序帶著學校和村落共同重視營養和衛生教育。親眼見證教師漸漸從被動配合轉化成主動輔助家長備膳的角色,衷心期許這樣的動力為這部落帶起更大的漣漪。

與豬分食的孩子

夥伴Sadsada說孩子們很開心可以在校用餐。尤其農忙時候,有些家長無法返家料理餐點,只能準備好放置家中,然當地竹編房屋幾乎是開放的狀態,曾有個孩子未多加留意,於是課後返家便發現闖進來的豬隻正在吃著自己的午餐,孩子只得將剩下的食物吃掉。另外,也意外嘉惠了學校的「小小家長」們,有些孩子身為家中長子、長姊,必須帶著年幼的弟妹到學校上課。看著弟弟妹妹不哭不鬧坐在旁邊,午膳時候,哥哥姊姊狼吞虎嚥,不忘餵食旁邊的小跟班,內心很是心疼,小家長們不僅要上課,還要分心照顧弟妹,著實不容易。有了學校供膳,不僅可以把關營養,也解決了孩子的困擾。

07營養午餐
Photo Credit: 黃雅歌攝
吃著營養午餐的孩子們。
校長的擔心

松沙瓦岱校長Simmaline為瑤族人,與我們很是親近,曾靦腆的拿著祖傳的繁體字書本給我們看,試著用小時候長輩教導他類似中文的語言念給我們聽。Simmaline表示,幾百年前家族從中國南方移民而來,當時書寫以繁體中文為主,然這樣的傳承隨著歲月早已消逝,孩子們已經不會念了。現在Simmaline更擔心今年底教育部即將出版新的課本,因地區教育局並沒有更多的經費可以發送給每位學生,學校必須另外花費大量影印教材。2017年12月我們不僅讓幼兒園孩子可以有符合身高的課桌椅,校長的擔心也是我們努力的方向,後續如何協助教育品質的提升將是服務的最大課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