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最重要的五個思考題(下):真正重要的是什麼?

人生中最重要的五個思考題(下):真正重要的是什麼?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們很容易被瑣事擋住了真正重要的事情,而且這一種現象極其常見。你或許會認為自己絕對不會犯這種錯誤,你可能無法想像人們是多麼的容易犯這一錯誤。

人生中最重要的五個思考題(上):等等,你說什麼?

我可以幫什麼忙?

第四個重要的問題是:「我可以幫什麼忙?」(What can I help?)

一個簡單的故事就足以說明這一問題的好處:

我在大學畢業後、上法學院之前的冬天,曾在科羅拉多州一間兒童滑雪學校工作。由於我沒有教練資格,大都是在室內幫忙,只有當教練都不在的時候,才會到室外指導初學者。

在室內時,我負責做餐點,幫忙孩子穿脫滑雪裝備,或是幫他們擦鼻涕、找手套,並且設法讓緊張的家長和孩子感到安心。

我準備了很多熱可可給他們飲用。有些孩子很小,不免心懷恐懼。多年後,當我教自己的小孩滑雪時,也發現他們很害怕。在滑雪學校,我們會盡力協助孩子,溫柔地跟這些孩子溝通,給他們建議,看怎麼幫他們的忙才好。

雖然大多數的建議都有用,有時卻會使孩子更加焦躁不安,似乎我們提供的建議,只是愈幫愈忙。我記得,有個七歲的小男生特別難纏。午餐過後,他一直躲在屋內,不肯出去上滑雪課。無論我提出一個又一個的建議──來,我們綁好雪鞋、戴上手套、戴上護目鏡、繫上圍巾,他就是抵死不從。

最後,在無計可施之下,我只好問他:「好吧。請你告訴我,我能夠幫你什麼忙?」

沒想到,這個問題讓他愣住了。他左顧右盼,小聲地說:「我還是很餓。」於是,我幫他做了一份花生醬加果醬的三明治給他吃,然後坐在他的身邊陪他,看他吃得津津有味。

看來,他的午餐真的沒有吃飽,現在藉由吃東西,他可以暫時把滑雪課的事放在一旁了。

我真的沒有想到他會有這種反應,「我能夠幫你什麼忙?」,這麼一問,讓他得以正視自己的問題,不再無理取鬧,好好想想自己究竟是怎麼了。

很多時候,我們都會不小心的以一種「我知道你要什麼」的姿態幫助他人,例如,萊恩以為自己已經知道小孩需要什麼幫助,所以一開始他只顧提出幫忙的意見,而不是詢問小孩到底有什麼需求。

這常出現在我們的日常裡──父母很少詢問孩子到底需要什麼,很常把自認為是「好的東西」都塞給孩子;兩性關係的雙方很少詢問對方到底需要什麼,很常把自認為是「對方想要的東西」塞給對方。而當對方提出異議時,父母或另一半卻可能會說:「我這樣做都是為了你好!」殊不知這未必是對方想要的。

我們常誤以為自己能比對方更清楚他/她自己想要什麼。當然,很多時候個體的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但只要你向對方詢問「我能夠幫你什麼忙?」,對方就會開始認真思考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但總的來說,「我能夠幫你什麼忙?」這一問題,其主要功用其實是讓自己變得謙卑。與其思考「我要如何改變世界?」,不如對著世界詢問:「我能夠幫你什麼忙?」後者所得出的結論會更符合現實,也更能讓我們找到自己能力所及的事情去做。

真正重要的是什麼?

最後一個問題是:「真正重要的是什麼?」(What truly matters?)

對此,萊恩分享了一個很有趣的親身經歷: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凌晨四點,凱蒂因為陣痛痛醒,我知道,我們必須趕快準備到產房報到了。那一晚,凱蒂的大學友人剛好在我們家過夜。巧的是,她正是婦產科醫師,要我們立刻開車到醫院。

但凱蒂責任心重,擔心我們養的狗兒、貓咪和兩匹馬會餓死,所以在幫牠們準備好食物之後,才肯離開。行前,她又決定,她必須先沖個澡再出門。

我們終於上了車,凱蒂的陣痛間隔愈來愈短,也愈來愈痛。我像個瘋狂賽車手般在路上急馳,差點撞上了一頭鹿。當車子開到醫院門口時,她真的要生了。只能說,我當時真的沒有想清楚,否則我現在也無法解釋,為何我不是把車子停在急診室的門口,而是把車子開到訪客專用的戶外停車場。

那時天還沒亮,停車場的柵欄是升起的,沒有收費員在顧。我想,如果現在進去停車,由於沒有人看守,所以沒有辦法拿到停車票,不能證明我們是在何時停車的;這樣一來,等到要付停車費的時候,恐怕會跟少了一塊肉一樣痛。好了好了,我知道,我真的笨死了。

於是,我決定把車子開出來,從另一個入口進去,結果那裡的柵欄一樣是升起的,也沒有收費員。這時,凱蒂已經斬釘截鐵地說:「我真的要生了!」我只好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車子停進去。我實在很想勸她:親愛的,再忍耐一下吧!現在生真的不好。總而言之,我終於停好了車,開始扶她下車。

她重複說了一次,她馬上就要生了,現在沒辦法走路。由於我開的是速霸陸(Subaru)掀背車,我想我可以把尾門拉起,讓後座成為可平躺的空間,讓凱蒂躺在那裡,再把車子慢慢開到四、五百公尺外的急診室。但是,這麼做真的很奇怪。

最後,我把車子停在停車場的上層,扶著凱蒂走下樓梯。當我們快走完的時候,凱蒂說,她得躺下來休息一下──就在急診室對面的人行道上!我只好大聲求救。幸好,醫院裡有人聽到我的叫聲,推輪椅過來。

凱蒂一邊忍受坐輪椅的顛簸,一邊避免山姆真的蹦了出來。此時,我又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竟然說:「至少,寶寶沒有卡住。」進入急診室之後,服務處的人員跟我們問好,說我們需要「檢傷」,也就是到檢傷站確認凱蒂是不是真的要生了,才能到產房報到。

我們保證,凱蒂絕對不是假性陣痛,她真的快痛死了!但服務處的人員一直跳針,說道:「每個病人都必須去檢傷。」儘管她語氣溫柔,但還是有一點威脅的意思,讓我想起電影《飛越杜鵑窩》(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裡的護理長拉契特。要是有人敢招惹這位護理長,通常都沒有好下場。

於是,我跟凱蒂說,我們還是趕快去檢傷吧!在檢傷站值班的住院醫師,完全不知道情況有多緊急。他一面問候正在尖叫的凱蒂,一面幫她檢查。他一看,嚇了一跳:「哇!我幾乎可以看到寶寶的頭了。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停頓了一下,看我們是不是也嚇了一大跳,然後說道:「我想,我們現在可能必須送妳到產房。」

幾分鐘之後,我們和那位住院醫師,還有一位護士到了產房──那位護士顯然要比住院醫師有經驗。十分鐘之前,凱蒂就已經快要生了,現在寶寶隨時都可能呱呱墜地。儘管寶寶已經準備好降臨人世,但那位住院醫師還在手忙腳亂。他看著護士,列出一堆他接生可能需要的東西,包括:「我需要護目鏡。」

護士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喔!還有鞋套。」也就是套在鞋子外面的藍色或綠色布套。「還有,請再幫我準備一些水,我要喝的。」此時,護士揚起眉目,對我使了個眼色。我收到暗示,就跟那位住院醫師說:「寶寶快滑出來了!拜託,快幫凱蒂接生吧。」

就在這一秒,護士立刻表示,主治醫師就在隔壁。於是,那位住院醫師說:「我想,我們還是請主治醫師過來會診吧!」

主治醫師馬上過來,走到凱蒂身旁,花了兩分鐘時間檢查,問她:「妳準備好了嗎?」凱蒂說:「快點,老娘忍不住了!」

五分鐘後,山姆來到人世。現在回想起來,凱蒂那次生產,實在是烏龍一籮筐。如果我們問:「真正重要的是什麼?」,至少可以避免一些錯誤。對凱蒂和山姆來說,唯一重要的是,就是順利生產,母子均安,但每個人都浪費寶貴的時間在無謂的事情上。

餵馬和洗澡,雖然是每天都得做的事,但不是在臨盆之際。要省停車費?雖然節儉是美德──像我父親就以節儉為人生最高指導原則──但是,老婆就要生了,萬一生在停車場,那該怎麼辦?話說回來,急診室的檢傷規定比較重要,還是及時接生比較重要?

同樣地,在接生之前,先把鞋套套好是個不錯的做法,但是碰到急產、分秒必爭,哪還有時間套鞋套?這次的教訓告訴我們,我們很容易忽略最重要的事情。

我們可能被例行做法牽著鼻子走,不知道該如何變通。我們或許因為對自己的能力缺乏信心,而把焦點放在微不足道的事情上,不願意面對真正的挑戰。我們可能因為壓力大而分心,或是不能集中注意力。

不管是哪一種情況,記得詢問自己「真正重要的是什麼?」,可以適時把自己拉回來。如果你能夠這麼做,就能夠跳過瑣事,鼓起勇氣,面對困難。如此一來,你才能保有冷靜的頭腦,想清楚真正重要的究竟是什麼。

幸好,山姆平安出生。他出生的故事,也成了一則趣事──當然,凱蒂(和我岳父母)並不覺得好笑。如果為了省停車費,讓她把孩子生在停車場上,她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我。

上面的故事重點只有一個:人們很容易被瑣事擋住了真正重要的事情,而且這一種現象極其常見。

你或許會認為自己絕對不會犯這種錯誤,你可能無法想像人們是多麼的容易犯這一錯誤。在《洞察》一書中,有一案例能充分的說明人們是多常犯這一錯誤的:

在我的某個培訓項目中,學員中還包括911報警電話的接線員,我讓所有的參與者相互配對,有一個人將要面對著房間前方的螢幕,另一個人不看螢幕並記下筆記。

我放了一張照片到螢幕上,給觀察的學員一分鐘時間去把他們所看到的東西描述給搭檔,搭檔根據聽到的資訊來畫一幅素描。就是這張照片。

用一分鐘時間來寫下你能夠看到的客觀事實,越多越好,來看看你排列優先次序的水準究竟如何。

在我宣佈暫停之後,我們開始回顧每組學員是如何對事實進行分類的。每個人都提到南瓜,有些人提到在前面的那些南瓜碎了,我還聽到有些描述是關於秋天的顏色和那些無葉植物的。

很多人看到了標誌而且拼寫也是正確的:麥克萊因農貿市場,甜蘋果汁,有些人甚至提到右邊看板上畫著紅蘋果。

但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有些學員完全忽略了著火的房子。他們對我肯定地說,他們並不是沒有看到,他們只是還沒有去告訴搭檔,有一個人是這樣解釋的:「我們從南瓜開始說,然後從前景向後退,描述畫面靠後的內容,然後你就叫暫停了。」

讓我再說一次,這組學員中,有人是911報警電話的接線員。

1

圖片來源:《洞察》

人們很容易被瑣事擋住了真正重要的事情,而且總是這樣。

又以情侶會例,情侶很容易為了小事而爭吵,甚至不惜傷害彼此,卻忘了真正重要的是雙方的感情。

或以工作為例,人們很容易為了無關緊要的事情而分心,或忙了一整天卻覺得自己什麼都沒完成──皆因而沒有把足夠多的時間和精力放在真正重要的部分。

也以生活為例,人們會為了追劇、玩手機而忽略與身邊的人歡聚的時光。人們會為了在演唱會裡錄影,而忘了在現場裡感受現場的氣氛。

最糟糕的是,當過了一年、五年、十年、三十年後,回望過去,才發現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無關緊要的事情上,而真正重要的事情卻沒能完成。

人們很容易被瑣事擋住了真正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們需要常自問、常思考:「當下真正重要的是什麼?」、「我人生中真正重要的是什麼?」

關於這一問題,我們可能會在不同的人生階段有不同的答案、不同的排序,我們可能在少年時更注重朋友,成熟一些後更注重工作,再成熟一些後更注重家人。

在我看來,許多人覺得生活過得很迷茫、漂浮不定,其實歸根究底,就是因為沒想清楚才是真正重要的。無論答案是什麼,試著將之拉回到注意力裡,試著把它做好。這樣,或許我們就能讓生活重獲了重心。

附上一小段萊恩的演講

本文經4THINK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