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沒錢申請專利,而被世人遺忘的電話真正發明者

因為沒錢申請專利,而被世人遺忘的電話真正發明者
Photo Credit: 夏緹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教科書上公認的電話發明者貝爾,卻不是真正的發明者,而是一位名叫安東尼奧・穆齊的窮爺發明的。他為何沒有在歷史留名?這裡頭究竟藏著甚麼不為人知的祕密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柯睿信 閱:江仲淵(歷史說書人編輯)

說到這個電話,它的重要性小編想應該不用再多說什麼了,一通電話接起來,可能是生意上的往來,也可能是來自遠方的親友的問候,當然也有可能是不小心打錯。電話讓相隔在遠的人都能夠即刻進行對話,十萬八千里的距離都能搞得跟在你家隔壁一樣,徹底改變了人類的發展和溝通模式,讓所謂的「天涯若比鄰」得到了更進一步的實踐。

甚至你也可以這麼想,如果電話沒發明,搞不好你到現在都還得用電報機打字、甚至是用飛鴿傳書來傳遞訊息,等你打完對方都能先去西天取經來回個好幾趟咧! 然而,你有沒有想過,電話這東西,他的發明人到底是誰?畢竟要了解一個物品的歷史,當然就得先從發明人開始啦。

相信這個問題一出,可能有人就要說了,這都啥鳥問題?當然是貝爾(Alexander Graham Bell)啊!歷史課本就白紙黑字清楚的寫著,而且從小聽到大的也是這號人物⋯⋯

欸,不過這裡小編就得先叫客倌您先等等了,可別那麼快下定論阿! 要知道,這是歷史,歷史上這種發明人有錯,且一次就錯個幾百年的事情可多了。例如愛迪生(Thomas Edison)不是最先發明燈泡, 而是從一個名叫「戴維」(Humphry Davy)的人身上搶過來的。

而我們日常所接觸的各種普遍的資訊來源,居然還在幫助謬論的傳播,以致於我們會對愛迪生有著「 天才,是一分天分,加上九十九分努力。」的印象,就算現在小編想起來也真是覺得很不可思議。

Alexander_Graham_Bell
Photo Credit: Moffett Studio @ public domain
過去多數人公認的電話發明者貝爾(Alexander Graham Bell)

好啦,講了那麼多,相信也已經有讀者朋友們猜到今天要講什麼啦!你想的對,沒錯,在知道電燈不是愛迪生發明後,就連電話發明人貝爾的權威地位也遭到了挑戰,而挑戰他的人,名叫安東尼奧・穆齊(Antonio Meucci)。那到底這一個就跟你我一樣普通的無名小輩為什麼有資格挑戰貝爾的權威呢?這個穆齊又是何許人也,還有他在電話的發展歷史中,又扮演了怎樣的角色呢?下面就一起來看一下穆齊他的人生經歷吧。

1808年,穆齊出生於義大利的佛羅倫薩,他從小就非常的具有好奇心,平常就喜歡把各種東西拆了又組,組了又拆,真的達到了是「一日不動手 便覺面目可憎」的程度。1823年,穆齊15歲了,這年,他跑去就讀佛羅倫薩的美術學院學習工業設計,成為了裡面最年輕的學生,起初他是在劇院畫舞台背景,順便在學些化學和機械工程,可好景不長,兩年後,穆齊即因為家裡的經濟吃緊,全家都快喝西北風了,不得不中止他整天的學習⋯⋯

1835年,穆齊為了改善自己那少的可憐的收入,遂決定帶著妻子兩人一起飛一波古巴在那進行自己的學術研究。而之所以選古巴的原因就是因為鄰近美國,而且當時古巴還是西班牙的殖民地,所以地價也是蠻便宜,海明威用過都說讚(?)

穆齊來到當時的首府哈瓦納後,他發現當地很多人都有得到這個風濕病的症狀,這種症狀會讓患者的各個關節都出現疼痛,在加之當時治癒此病的方法就只能吃藥,根本治標不治本,過了一段時間照舊痛。所以這時穆齊就想啊,看來柔的方法是不行了,那就來硬的吧。

於是乎,穆齊開始致力於開發各種治療風濕病的怪招,最終,他成功的研究出了一種用電擊治療疾病的方法。幾伏特電下去,保準你是「垂死病中驚坐起」。因為開發了這種特立獨行的療法,穆齊自此在哈瓦那名聲大噪,從此,穆齊就開始對這個神乎其神的電力開始產生了興趣,也為他跟電力這門學問之間,結下了個不解之緣。

Antonio_Meucci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電話真正的發明者安東尼奧・穆齊(Antonio Meucci)

後來時間來到了1849年,就如同許多偉人都有屬於它們值得銘記的年份,這一年在穆齊的人生當中,可以堪稱是一個十分重要的轉捩點。因為,在這年的某一天,當穆齊正在用一套電療器械給在另一房間的病患治療時,突然間,病人被電擊時發出的巨大「慘叫聲」通過電線中傳來(啊啊啊啊啊啊⋯⋯)。

穆齊此時觀察到:欸!聲音居然能夠跟著電流一起傳來耶,好神奇喔,他察覺到這項發現的潛力並開始進行「遠距離說話機」的發明(喂!不對吧?這時候難道不應該去看一下病人嗎?你居然在搞新發明!)

不久,倚仗著之前所學過的基礎電學知識,穆齊很快的就完成了他這個遠距離說話機,此時我們日後所公認的電話發明者貝爾,那還躺在奶媽的懷裡吸奶呢。然則很不幸的,在發明完成僅過一年,穆齊就因為某些莫名奇妙的原因,強行被西班牙殖民當局給攆出了古巴,被迫離開了這個他呆了10多年之久的地方。離開了古巴後的穆齊,隨後就攜家帶眷的來到了當時才剛從列強行列起步的美國,臨行前,他帶了一筆在古巴累積的微薄資產,以圖之後可以有一筆資源來供給他的實驗所需⋯⋯

雖然被迫搬家,但是對當時有足夠資源和發明絕技在手的穆齊來說,這根本不算什麼,反正如意算盤早就打好了,才不怕咧。然而誰也沒想到,就在這個穆齊春風得意、臉上充斥著幸福微笑的時候,上帝突然的,對了他開了個一點都不好笑的玩笑──他的妻子病了。什麼病呢? 其實得的也只是那個穆齊的老對手風濕病。

但這次的風濕病有別以往,那個LEVEL完全不同等級,竟然直接讓穆齊的妻子癱瘓了。癱瘓代表啥?代表它的妻子必須一輩子躺床,可這還不是最嚴重的,嚴重的是,穆齊的生活重心會因此產生偏移,且他要為此持續支付高額的醫藥費。這一切讓穆齊積累了數十年要拿來做實驗的經費轉眼之間就馬上蒸發的無影無蹤,從此他正式從「普通收入戶」跌到了「清寒收入戶」的行列。

這時可能就有朋友跟小編有一樣的疑問了,為啥老婆病了穆齊不電擊試試呢?對於這點,很遺憾的是歷史上缺乏有關這點細節的資料,所以到底不電擊的動機是什麼,到現在依然是猶未可知。不過穆齊為了照顧妻子,還是有在他的房間裡加裝了他的發明,以便妻子能夠隨時的把他從工作室裡挖出來。

Garibaldi_meucci_house_2008_07_20
Photo Credit: @ CC BY-SA 3.0
穆齊故居

1860年,在研究了電力對話系統數十載後,穆齊終於下定決心,把他的發明刊報公諸於世。可結果卻不如預期中的好,究其原因就只是因為穆齊的英文不大好,且時人也對這種「奇技淫巧」懶的多瞧一眼⋯⋯

後來,在一次乘坐輪船的過程中,由於船上鍋爐大爆炸,導致整艘船整個翻掉,船上的人不是死就是殘,而穆齊運氣還算好,上帝並沒有把他的命收走,但卻給他留下了被火強吻的印記。本就一貧如洗的家庭變得更加貧困潦倒,根本已經是三級貧戶的水平了。

因此,穆齊為了維持基本的生活,逼不得已的以6美元的低價就把他所製作的的電話原型機賣給了二手商店。在二手商店,穆齊的發明認為是「破爛」和「廢品」,為此他只好乾脆重新再作一台新的2.0,並在1871年為之跑去專利局申請了專利,可專利局卻告訴他:

專利局:親,申報專利總共要花250美元喔!確定申辦嗎?
穆齊:WTF,搶劫喔!那麼貴,那能夠選分期付款嗎?
專利局:可以喔,分期的話,每年只要付10美元就好。
穆齊:好啦,那就先醬子吧。(穆齊OS:坑,還是好貴TT)

相信看到這裡,應該又會有讀者朋友們就開始冒黑人問號了,你一年只交十塊錢那麼少是在嫌屁喔,都已經少那麼多了。欸,關於這裡呀,有個事實一定要先各位講下,當時美國的錢那就叫一個難賺阿,不像現在5萬10萬隨手就有。

難賺到什麼程度呢?難賺到那時還會有工會一起組織超過一萬人的大遊行,去抗議自己的薪資不夠,而他們最終的訴求是──再增加一美元就好。看看,為了一塊錢特別去抗議,更別說那些人都還是普通收入戶(當然,繳不起錢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穆齊本身就是一個窮逼⋯⋯所以在提出分期付款的幾年後,穆齊即因無法負擔每年10美元的金額而主動取消了此契約)。

再被迫解除分期付款的契約後,穆齊周邊的每個人,包括他的妻子,幾乎都覺得他已經沒希望了,但是,這時的穆齊,雖然面對的眾人的不看好,他展現出的,竟是那無比堅強的意志力。反正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專利我一個人辦不了,我可以找大公司來幫忙阿。

於是乎,他開始連夜趕工,將自己的發明連續複製貼上了好幾台,並附上發明細節和實驗原理等資料統一寄到一家名為「西部聯合電報」的公司,以期能夠獲得公司高層的支持(然而並沒有)。

後來,穆齊想把自己的發明先給收回來,結果卻被告知:「對不起,我們把你的發明弄丟了。」 這下子可真讓穆齊欲哭無淚了(不知道貴公司是有多亂,能夠同時弄丟那麼多台也是很屌了啦)此後的穆齊,可能是因為受大了打擊加上年齡也太老,所以真的就開始消極度日。小編想這不管換作是誰應該都是一樣的,自己努力了那麼多年的心血最終竟還是化成了灰燼,嗚呼哀哉。

2年後,穆齊畢生最大的噩夢出現了,加拿大人貝爾,帶著自己參考穆齊製作方法的「新電話」 也來到了西部聯合電報公司,且更恐怖的是,貝爾擁有的鉅額資產完全有辦法讓他順利支付出250每元的專利費。眼看自己的一生即將毀在這個小兔崽子的手裡,穆齊悲憤交加,複雜的情緒最終化為了他再拼最後一次的動力,1887年,美國法院即將把電話專利權判給貝爾的前夕,穆齊翻開了最後一張陷阱卡──我要上訴!

然而在上訴的過程中,因為穆齊生性懦弱,不善言辭,不會運作,缺乏資金支持,致使上訴陷入僵局。不過好險,在這個僵持的時刻,一支由穆齊曾經的實驗夥伴及法律扶助所指派的「律師生力軍」加入了戰局。靠著實驗夥伴和律師的神救援,穆齊的控訴再也不再是空口說白話,最高法院同意審理了穆齊對貝爾的欺詐指控。

果然生力軍加入戰局後就是不一樣,那一整個上訴的戰況整個翻了175度,穆齊再堅持下去,勝訴就指日可待,財富和青史留名就等著他!然而,他是等不到了。雖然他的一生所經歷的各種大難,他都依然頑強的活了下來,可近年來各種巨大的打擊對穆齊的身心都造成了非常大的損害,身子骨可說是一日不如一天。

1889年穆齊在上訴過程中患病,同年十月,穆齊病逝,也因此,原本整個99%進度條的上訴過程立馬變成了0%,貝爾無條件勝訴。自此刻起,穆齊畢生的心血隨著他的生命一起化為了虛無,而後世的人也只知有貝爾,不知有這個在歷史當中被掩沒的人才。

過了百年以後,2002年,美國法院經過審理,宣判──穆齊才是電話真正的發明人,這項舉亦可謂震驚了全美,也震驚了全世界。但是可喜可賀的是,榮耀終於再度回到他的身上。如今,他的出生地佛羅倫薩有一塊紀念碑上寫着「這裏安息着電話的發明者安東尼奧・穆齊」正靜靜的緬懷著這個偉人。

富有的人被世界所銘記,譬如愛迪生。而更多的如穆齊一般的人因為貧窮,他們的理想得不到支持,只能鬱鬱而終。

歡迎按讚訂閱作者FB粉絲頁:歷史說書人 History Storyteller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歷史說書人 History Storyteller』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