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科學家同獲「東方諾貝爾」唐獎,他們對「氣候變遷」有何貢獻?

兩位科學家同獲「東方諾貝爾」唐獎,他們對「氣候變遷」有何貢獻?
Photo Credit:唐獎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兩位得獎者的研究,不但具有科學的創見,同時為之後國際間的相關氣候協定提供極好的科學支撐,讓外界清楚地了解人類活動是如何傷害地球環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第3屆唐獎永續發展獎得主今(18)日揭曉,由詹姆士.漢森(James Edward Hansen)、維拉布哈德蘭.拉馬納森(Veerabhadran Ramanathan)獲得,這也是唐獎舉行以來,首次有2位科學家同時獲得永續發展獎。

唐獎基金會今天公布第3屆永續發展獎得主,由哥倫比亞大學地球學院氣候科學覺知與解決方案主任詹姆士.漢森(James Edward Hansen)、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應用海洋科學 Victor C. Alderson 講座教授維拉布哈德蘭.拉馬納森(Veerabhadran Ramanathan)獲得。

唐獎基金會表示,頒發給這兩位學者是為了表彰他們在氣候變遷及對地球環境永續性衝擊議題上,有開創性的傑出研究。他們的研究結果所引導出的科學論述,為之後國際間的相關氣候協定(例如巴黎協議、蒙特婁議定書),及2030永續發展議程的提出,奠定了重要的基礎。

兩位得獎者的研究,不但具有科學的創見,同時對全球永續議題,提供極好的科學支撐,他們的研究讓外界清楚地了解人類活動是如何傷害地球環境。

漢森:首位證實「全球暖化正在發生」的科學家

得主之一的漢森,1941年出生於美國愛荷華州丹尼森市,畢業於美國愛荷華大學博士,主修物理學。漢森在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服務了46年,也是知名的全球暖化專家,曾經登上時代雜誌世界百大影響力人物,也獲得美國地球物理聯盟羅傑.雷維爾獎章等多項肯定。

漢森在幾個永續性的領域都是開創者,在科學領域方面,1970年代漢森參與建立了全球最早的兩個全球三維氣候模式中的GISS模式,也是首先探討分析水汽、雲量及地表反射度回饋等交互作用改變時,對全球溫度會造成何種影響,並做了定量解釋。

漢森也是首位整理出全球溫度的分佈、首位提出分析出全球溫度變化超出自然變化範圍,提出有全球暖化趨勢的科學家。1980年代,漢森也提出全球暖化可能會造成更強烈的風暴及極端天氣,漢森也指出,溫室效應氣體對氣候系統的影響,不僅是現有的排放量,其累積的排放量也是有深遠影響。

漢森跟其團隊也在2008年提出,研究指出350ppm的二氧化碳濃度是平和及穩定氣候系統的所能容許的上限,但2018年時已高達410ppm,影響2016年的巴黎氣候協議做出國際間應限制增溫不超過攝氏2度為原則,且儘可能以1.5度為限的結論。

但漢森也認為,要達到他提出的將濃度降至350ppm,國際間需不再開採蘊藏的化石燃料,同時搭配經濟上的誘因,來加強技術發展,將全球由化石燃料主導的能源經濟型態,轉變為永續的清淨能源經濟型態,才有可能。

除了學術成果外,漢森1988年擔任NASA哥達太空研究所長期間,在有電視轉播的美國國會公開聽證會上宣告「全球暖化已經發生了」,因為他的證詞也讓外界更瞭解全球氣候變遷議題,也成為史上很重要的轉捩點。

35532036_2120804118133050_66475969731069
Photo Credit:唐獎臉書

77歲的漢森數十年來以研究、演講、抗議和興訟等多種方式,敦促政治人物採取行動,扭轉全球暖化可能為人類帶來的災難後果。他在紐約受訪時坦言,寄望政治人物的結果令他灰心,也促使他決定撰寫自傳性質的「蘇菲的行星」(Sophie’s Planet: A Search for Truth About Our Remarkable Home Planet and Its Future),分享並傳承經驗,讓年輕人了解氣候變遷和應採取的政策作為。

漢森多年前與孫女蘇菲(Sophie)提出訴訟,控告前美國總統歐巴馬政府未能維護穩定的氣候系統,損害後代子孫權利。歐巴馬執政末期,漢森曾試著和解,但遭對方回絕。之後川普接任總統,宣布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並推動有利於化石燃料產業的能源政策。

「他們話說得好聽,卻不付諸行動。」面對傳統能源業者在政壇發揮影響力,漢森言談間難掩對政治人物的失望。與此同時,眾多國家邁向綠能的腳步遲緩,近年全球氣溫上升、冰層融化、極端氣候事件頻傳,更令漢森深感憂心。

「沒有這座獎,我寫不完這本書。」漢森近年投入寫作,盼新世代關注氣候變遷。他說,唐獎永續獎與年輕一輩息息相關,獲獎讓他更有動力研究與寫作。

漢森坦言:「對年輕人與後代來說,我們的處境不怎麼理想,我確實有點心灰意冷。因為我正在為年輕人寫書,從這點出發,我會說這座獎是和年輕人最直接相關的獎,我希望它因此發揮最大的影響力。」

拉馬納森:不只二氧化碳會對氣候系統造成傷害

另外一位得獎者是首位提出氟氯碳化合物(CFC)屬於溫室氣體的學者維拉布哈德蘭.拉馬納森(Veerabhadran Ramanathan)的研究促成禁用CFC,不僅保護了臭氧層,也減緩氣候變遷。

拉馬納森1944年出生於印度馬德拉斯(現為清奈),拉馬納森1970年畢業於印度科學理工學院碩士(主修工程學),1974年畢業於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博士(主修行星大氣),曾擔任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雲氣、化學與氣候中心主任,曾經獲得美國國家科學與環境理事會終身成就獎等獎項肯定。

拉馬納森是第一個提出氟氯碳化合物(CFC)屬於溫室氣體的學者,這是很重要的發現,也就是證實CFC不僅會影響大氣臭氧層,同時也跟二氧化碳一樣,對氣候系統產生衝擊。

有鑒於拉馬納森提出的科學證據,也讓1985年為了保護臭氧層所召開的維也納會議的決議中,加入CFC對氣候系統產生衝擊的敘述。同時,也將禁止使用此類化合物,視為面對全球變遷挑戰所應採行的重要作法之一。

1987年國際間簽訂的蒙特婁議定書,也限制CFC的使用,不僅保護了臭氧層,同時也讓氣候系統受益。蒙特婁議定書在減緩氣候變遷衝擊所產生的效益,也大於京都議定書第一階段所能達成的效益。

拉馬納森也經由大規模的現地採樣及模擬分析,證實了大氣褐色雲是源自於印度次大陸的空氣污染物和雲結合所產生,且能擴散到太平洋地區,也就是由區域尺度擴大到全球尺度,造成很大影響。這項研究也證實「大氣黑碳」,也是一種極為重要的溫室氣體,僅次於二氧化碳。連結空氣品質及氣候變遷挑戰,也是拉馬納森在科學-政策連結上一項深遠的研究。

拉馬納森也是最早參與美國學界共同使用的氣候模式(Community Climate Model)的4位科學家之一。拉馬納森1985年也透過此模式來證實非二氧化碳的溫室氣體,像是甲烷、一氧化二氮等對全球暖化所產生的影響。

拉馬納森也推動第一次的非二氧化碳的溫室氣體對氣候系統衝擊的評估會議,會中總結指出,這些非二氧化碳的溫室氣體雖然量不多,但其整體對全球暖化的效應,和二氧化碳同等重要。

由於這些研究成果,包含孟加拉、加拿大、墨西哥、瑞典及美國等國家和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發起「氣候和乾淨空氣聯盟」,目標是希望能減少短生命期的氣候污染物,目前有33個國家加入此聯盟。

35479207_2120804091466386_47801265870077
Photo Credit:唐獎臉書

拉馬納森的科學研究具有開創性,且非常傑出。同時拉馬納森也想到要如何協助那些缺乏資源,但面臨氣候變遷或空氣污染影響的民眾。

拉馬納森推動Surya計畫,影響數百萬民眾的健康,主要是推動家庭烹飪使用潔淨能源,取代固態生質燃料或煤炭類的使用,以期減少含黑炭的煙煤排放而改善民眾的健康,同時也能降低對暖化的威脅,目前正在南亞及肯亞等國家執行。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