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的「史丹福監獄實驗」到底有何問題?

著名的「史丹福監獄實驗」到底有何問題?
Photo Credit: Philip Zimbard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著名的史丹福監獄實驗告訴我們,只要被分派到特定的角色,在權力影響下,任何人都可以迅速變得殘暴——但這是真的嗎?

你也許沒聽過津巴多(Philip Zimbardo),但很可能聽過他的史丹福監獄實驗(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恐怕是心理學史上最著名的實驗——以及其暢銷書《路西法效應》(The Lucifer Effect)。

監獄實驗在1971年8月14至20日進行,實驗地點位於史丹福大學,由剛成為該校心理學教授的津巴多領導。實驗參與者主要為大學生,他們都同意以每日15美元的報酬,參與這場預期一至兩星期的實驗。24位參與者獲隨機分派成為「囚犯」或「守衛」的角色,各佔一半,這個模擬監獄的「職員」則包括「獄長」津巴多和他的學生。

實驗預定為期兩星期,但在6天後便告結束。據津巴多的說法,主要原因有兩個︰一,他們透過錄影帶發現,「守衛」在半夜加劇虐待「囚犯」,因為他們以為沒有研究人員在看;二,當年取得博士學位的心理學家馬斯拉克(Christina Maslach)到場跟參與者面談,強烈反對實驗繼續,而她是唯一質疑實驗是否合乎道德的人,但當她提出後,研究明顯需要終止。[1](馬斯拉克及津巴多其後結婚。)

這個實驗結果,被不少人引用來說明人類行為受環境影響,甚至會嚴重扭曲、傷害他人,出現在不少心理學入門的教科書上,甚至被拍成電影。

一宗銀行劫案引起的調查

今個月網絡寫作平台Medium首次出版數碼月刊,主題為「信任問題」(Trust Issues),其中記者布林(Ben Blum)的文章〈一個謊言的壽命〉(The Lifespan of a Lie)指出史丹福監獄實驗有多項研究倫理及方法上的問題,並探討為何其影響如此深遠。[2]

布林的堂弟亞歷斯·布林(Alex Blum)在2006年參與一宗銀行劫案,但剛完成美國陸軍遊騎兵訓練課程的亞歷斯辯稱,他當時以為自己正參與訓練,僅遵從長官命令而不作質疑。審訊期間,亞歷斯的辯護律師找津巴多擔任專家證人,證明他參與行劫是受環境影響,並非出於自由意志。最終亞歷斯獲輕判入獄16個月,該案主謀刑期則為24年。

布林形容,津巴多成為了他們家庭的英雄。數年後,布林決定寫一本關於亞歷斯此事的書,卻發現亞歷斯未有講出所有真相,後來他向布林承認選擇參與打劫銀行時,他其實有一定責任。布林為寫書而訪問津巴多後,才開始認真調查他那著名的監獄實驗,並發現實驗有問題。

揭破謊言

研究其中一個倫理問題,是實驗參與者表示無法離開,實驗變成非法禁錮。其中兩位「囚犯」哥比(Douglas Korpi)及也高(Richard Yacco)均表示,他們被「監獄職員」告知沒有離開的方法,另一名「囚犯」更因此絕食抗議。當布林拿出這些說法對質時,津巴多起初否認參與者必須留下來,更指那是謊言。

然而後來出現更有力的證據顯示津巴多說謊。法國學者及導演李迪思(Thibault Le Texier)月前出版《一個謊言的歷史》(Histoire d’un Mensonge),分析了津巴多那些位於史丹福大學的檔案,並以截然不同的方法講述這個實驗。在津巴多聲稱哥比及也高的說法毫無根據後,布林讀到李迪思發現的一份逐字稿,記錄了津巴多及其他研究人員在模擬監獄第三日的對話。其中津巴多明確提到自己不批准這兩人離開,並指只有基於醫療或精神健康理由才開離開,又說︰「我認為他們真的相信自己無法離開」。[3]

津巴多於是在電話中向布林更正自己的說法,表示所有參與者簽署的知情同意書上,包含了一個明確的安全語︰「我離開這個實驗」(I quit the experiment),只有準確說出這句話才會獲得釋放。津巴多指哥比及也高沒有說這句話,只是說「我想走」、「我想見醫生」之類。問題是,津巴多建立關於史丹福實驗的網站上,也有上載這份知情同意書,上面卻沒有提到「我要離開這個實驗」等安全語,跟津巴多的說法有別。[4]

AP_070307020498
Photo Credit: Paul Sakuma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津巴多在2007年最後一次講課時的情況。

演戲的「囚犯」

在史丹福監獄實驗的記錄中,哥比這位「囚犯」是重要案例,實驗中編號8612的他在「監獄」中要求離開,大叫︰「我不能再承受多一晚!我不能再忍受了!」

1973年4月,津巴多關於監獄實驗的文章在《紐約時報雜誌》刊出。文中提到在實驗進行不夠36小時後,他們被迫釋放「囚犯」8612號——即哥比——原因是其情緒失控、有嚴重的抑鬱症狀(但津巴多未有提到任何專業診斷)、思維紊亂等,他們起初認為哥比欺騙他們,因為「難以想像一個自願進模擬監獄的囚犯會如此痛苦及不安」,但接連三天均有「囚犯」顯示同樣的焦慮,使他們被迫釋放這些參與者。[5]

(以上是「囚犯」8612號模擬被捕片段。)

然而津巴多最初的懷疑沒錯,哥比是偽裝的。他解釋一開始接受這項工作,是因為他以為可以坐一整天準備GRE考試,而他原定的考試日期在實驗結束後一天。在實驗開始後,他要求取得書本溫習,卻遭「監獄職員」拒絕,第二天他再次要求,同樣被拒。那時候哥比認為,參與這個實驗根本沒有意思,開始裝肚痛,但不奏效,於是他開始假裝崩潰。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