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山草原兇殺案:先貼「原住民」標籤,又說是「嬉皮文化」的錯

華山草原兇殺案:先貼「原住民」標籤,又說是「嬉皮文化」的錯
這次兇殺案的發生地點,就為於陳嫌在華山草原搭建的這懂木屋。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李秉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人們看見難以接受的事實的時候,我們都會先貼上「標籤」來說服自己接受,但卻可能對標籤所代表的這群人造成傷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北市華山草原近期發生兇殺案。教授射箭的陳姓嫌犯參與在華山草原舉辦的藝文活動,5月31日在他自組的工作屋中殺害來學習射箭的高姓女子,並分屍棄屍。但也因為陳姓嫌犯在有嬉皮風的「120華山草原自治區」活動期間犯案,又曾被認為是「原住民」,嬉皮文化與原住民也成為這次案件的討論焦點。

《中央社》報導,據警方調查了解,被害者高女在5月19日從臉書上認識現年37歲陳姓男子,進而向他學習射箭相關事宜,間隔約10天,兩人才在5月29日首次見面。

陳男供稱,他和高女在5月31日深夜於華山草原的小木屋工作室飲酒,其他人離去後,陳男意圖性侵高女,被高女遏止,陳男憤而徒手將高女勒斃;隨後再於6月3日持15公分長的魚刀肢解屍體,用塑膠袋裝成七袋,6月4日騎機車載往雙北市交界山區丟棄,警方昨天搜山尋獲全部七袋屍塊。

高女的家人分別於6月1日、3日報失蹤,警方偵辦期間,曾訪查過陳男,但他當時辯稱不知高女去向,且犯案後期間,仍照常開課教授孩童。

台北地檢署偵辦北市華山草原分屍案,昨晚10時左右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羈押禁見陳姓男性嫌犯;北院開庭後,認為陳男犯嫌重大,有逃亡、滅證之虞,昨晚11時30分裁定羈押。

嬉皮文化、藝術活動因為殺人案成為眾矢之的

這次發生兇殺案的地點,位於台北市華山草原的陳姓男子的工作木屋「野居草堂」,事件發生期間,正是台北市將草皮出借給藝文團體「眾青陣」舉辦「120華山草原自治區」的時間,「120華山草原自治區」也因此引起討論。

(中央社)根據都更處網站「URS 27華山大草原」是市民大道二段以南與北平東路以北所圍區域,曾是閒置多年的歷史月台,1989年鐵路地下化後荒廢至今;基地內除了小白屋、防空洞等無法開放外,其餘為開放空間。

台北市政府都更處處長方定安今(19)日指出,為了多元活化閒置土地,市府訂有「都市再生前進基地」(URS)計畫,目的是使閒置土地或房舍能夠被活化利用,促進文化、地區發展或多元創新,因此開放民間團體提出對閒置空間的再生活用計畫。

藝術團體「野青眾」的申請經委員審查通過後,都更處於是從去年11月到今年6月底,將華山草皮出借給他們使用;當時「野青眾」提出一些具有實驗性質的草原文化活動,據他所知,後來也不曾接獲對土地使用方式的負面投訴。

他指出,華山草原6月底就要收回給司法院,興建司法園區;對於出借土地竟成分屍案地點,都更處非常遺憾,正聯繫申請單位,查證「野青眾」與嫌犯的關係,未來也將檢討、了解土地與房舍出借後,是否有不當使用情形,並將自即日起暫停一切活動。

120華山草原自治區主辦單位「野青眾」也於粉絲專頁發布聲明,首先向受害者表達哀悼。接著野青眾解釋草原自治區的提案計畫,為了讓更多不同理念與價值觀匯聚,因此,野青眾公開徵選創意提案,並要求提案人必須遵守管理單位之規定。野青眾團隊也強調,對於草原自治區計畫的相關硬體、設備,皆有定期進行安全維護、檢查,但針對提案計畫而增設的硬體與空間,則要求提案人自行維護管理。

野青眾表示,這次兇殺案的犯罪嫌疑人,正是公開徵選的自願參與者,並非計畫團隊的成員或幹部,嫌犯以「推廣傳統弓道技藝計劃」成功申請,於是在原空間供其設立工作木屋。

案發的5月31日當天,華山大草原舉辦免費座談會,座談會於當晚10點前結束,而後則進行自由交流活動,計劃團隊於11點前就進行場地清潔動作,但由於當時還未接獲有參加者失蹤的消息,加上「野居草堂」屬於自主提案所設立之空間,且野居草堂當時上鎖,為尊重申請者隱私,並未進入檢查。6月2日,受害人家屬前來詢問後,團隊就立即協助在附近與網路上搜尋,並配合警方和家屬進行調查。

不少網友認為120華山草原自治區具有波希米亞風、嬉皮文化,但由於類似的活動在台灣相對少見,兇殺案發生後,不少人開始抨擊活動。

《蘋果日報》報導,華山草皮附近鄰長到場表示,草原自治區內每天都聚集很多人,也有許多外籍人士,部分人裸上半身,「重低音音響三更半夜非常吵鬧,報警處理他們也只是先暫停,警察走了又重新開啟。」鄰長說,甚至還曾號召「全裸除罪化」活動,「一堆裸體的人在帳棚裡面不知道在幹嘛,這是公共場所,小孩在這裡活動若是看到,父母要怎麼解釋?」

也有許多網友們要求團隊離開華山草原,「這塊地還請政府速速收回管制起來吧,再放任下去不曉得還會發生什麼荒唐事」「這一群人讓我們帶孩子去華山玩都不敢靠近那裡,快撤了吧!」

但也有人認為應該就事論事,錯在殺人兇手,而不是主辦單位。台灣大學學生黃逸薰就在臉書上貼文表示,案件傳開後,很多人呼籲管制華山草原,「或許因為過去草原自治區辦的活動,和某些次文化享有某些共通性,也就很快地和各種刻板印象重合了」,兇殺案被認為是文青/性解放/藥物/電音/裸體主義等文化的錯。但黃逸薰提醒,在台灣其他的地方,學校、夜店一樣會發生犯罪,「為什麼我們可以責怪次文化?」

她說,「難道一座城市裡面,就只能有一種獲得娛樂的方式嗎?難道只有政府由上而下規劃的文創園區是唯一的正當化休閒嗎?難道我們只匹配夜店的標準化電音嗎?我們不能在城市裡的一個角落,嘗試更多關於生活的可能性嗎?如果沒有這些實驗和碰撞,那一座城市如何豐富有趣?」她也提醒大家,重視犯罪案中可能存在的性別化因素。

重點不是兇嫌「是不是原住民」,而是為什麼要特別點出「原住民」

此外,兇嫌陳男日前在做文化工作時,曾被報導為原住民賽德克族,因此不少新聞媒體第一時間都以「原住民」當作標題。但經過查證,陳嫌雖學過學過射箭、狩獵,但其實沒有法定原住民的身份和血統。

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理事Savungaz Valincinan表示,這次案件的重點並不是兇嫌「是不是原住民」,重點在於「標籤炒作」和「污名連結」,Savungaz Valincinan質問,「為什麼原住民這個身份要拿來當作標籤、強化污名和族群身份的不當連結,一再反覆的助長歧視?」

當代原住民青年藝術家詹陳嘉蔚Djubelang在FB貼文解釋,當人們看見難以接受的事實的時候,我們都會先貼上「標籤」,去建構一個理由來說服自己接受。這次案件中的標籤,包括「性侵」、「藝術」、「原住民」、「嬉皮」、「性解放」等。但詹陳嘉蔚Djubelang提醒,人們在使用這些標籤,保護自己的同時,卻可能對標籤所代表的這群人造成傷害。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素人參政的困境:在沒選上之前,你根本「什麼都不是」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