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兩岸數位教育的發展看見:台灣的熱情與創意,就是最大的競爭力

從兩岸數位教育的發展看見:台灣的熱情與創意,就是最大的競爭力
Photo Credit: Brad Flickinger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需要善用中國大陸市場,盡力保持創新的引領,中國大陸則需要加速改革,重視開放及多元,這樣華人有機會透過新一代教育的共建共榮。

而我在中國大陸的「人人通」標準組建立會議中,也看到好幾家的廠商,已經能夠提供讓百萬人同時上線,進行交互服務以及教學行為的整合平台。這些廠商多半是從過去區域型家校系統(三通中的校校通),或是Internet線上學習起家的全國性企業。兩種都俱有大型平台的營運經驗,牽著也多半伴隨強大的地方政府勢力。

綜合說來,「教育雲」的成功關鍵在於讓大量的老師及學生充分運用,展現數位網路的價值,不論是教學資源,或是學習服務,在應用及普及層面都還在早期,這比較不在技術問題,更多是在教育環境的因素,政府及產業都還在努力。

至於「智慧教室」的發展就比較成熟,解決方案也更為具體。台灣的朋友可能不知道,中國大陸過去5年推動的教育訊息化,在「班班通」這個層面也有相當的進展,其中互動電子白板在全國的班級推廣率,據說已經超過三分之一,特別在一、二線城市幾乎是八成以上的普及率。當然硬體普及不代表軟體應用及教學模式就立即跟得上,不過從使用量以及教學品質的提升上,速度不容小覷。

當K12的「班班通」逐漸成熟的過程,電子白板的產業已經成為紅海,各類型的廠商寄望「人人通」的發展能加速,特別是學生運用平板電腦學習的趨勢,能更加改變課堂教學的形式,也提供更多產品服務的發展機會。

這兩年,除了原本就在教育領域耕耘的廠商(電子白板、出版社、教學軟體等)之外,越來越多硬體及互聯網大咖進入這個領域,台灣有華碩、緯創、宏達電等,中國大陸則有華為、網龍、冠捷等,連三星及蘋果也很積極進入。這些廠商通常有豐沛的資源,以及強大的整合能力,因此提出來的方案也都具備軟硬整合的功能,市場競爭也將進入白熱化。

不過,因為平板電腦在基礎教育的適用性以及成本考量,有很多複雜因素,讓大家對於這個市場何時會真正普及,有諸多不同的看法。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隨著各地實驗成果的陸續揭示,以及各家解決方案的成熟,我認為特別在中國大陸地區,五年內應該會有相當大的產業規模,值得期待。

Photo Credit:  K.W. Barrett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K.W. Barrett @ Flickr CC BY 2.0

另外,我觀察到兩岸的發展,也有以下幾個比較不同的地方:

1. 台灣在教育現場的創新實踐比較前進/豐富

由於中國大陸的考試導向教育(大陸叫應試教育)相比台灣仍然嚴重很多,許多學校和老師在教學上壓力很大,對於擁抱新形態的數位模式,多半比較遲疑,不只在中學階段,連小學都是。相對的,台灣因為社會發展比較多元,近年又推動12年國民教育,在考試壓力下降的氛圍中,比較多的老師願意投入額外的心力,嘗試運用新的科技工具與教學模式,發展比較創新的教學方案。

以這兩年的行動學習計劃為例,實施的主旨在強化非考試的「21世紀5C關鍵能力」,就是創造力(Creativity)、溝通能力(Communication)、團隊協作能力(Collaboration)、批判性思考(Critical Thinking),以及複雜問題的解決能力(Complex Problem Solving)。這不是說說而已,而是從教案設計到成效評估,都要求圍繞在這五個能力來進行。

今年的計劃產生200多個課程範例以及700多則教學方案中,其中我們就看到諸如台南市樹林小學的「太陽能爐創新應用」(Creativity),高雄旗山小學的「農民權益研究」(Communication),新北市白雲小學的「飛機艙圓柱體研究製作」(Collaboration),嘉義市北園小學的「稻草再生利用」(Critical Thinking),以及金門縣中正小學的「迎城隍節慶計畫」(ComplexProblem Solving)等有趣創新的教學方案。

相對的,在中國大陸常見的公開課發表案例,多半還是著重在學生對於課程內容的理解能力,以及加強練習,應對考試的能力。不是說這些教案或能力不重要(事實上中國大陸教育裡對於邏輯思考及批判思維上是很強的),而是若要以符合現代化教育/知識型經濟所需的開放精神來看,台灣在比重上,比較接近世界的潮流。

2. 中國大陸重視政策及標準的制定,以及框架的建立

這幾年我們評價兩岸的教育政策,經常比較沮喪的就是台灣政府在政策方向上的不夠明確,以及產官學資源上的整合不足,以致發展零散,也趨於短視近利。從這次福建網龍公司抓緊中央「三通兩平台」政策,聚集重點學術資源(北京師大,華中師大,華東師大等),逐漸導入軟硬整合商業模式的大手筆做法(包括邀請鴻海合資),我更加感到中國大陸模式的強大。

「中央電子書包標準組」已成立三年多,推動從整體框架、硬體終端、電子課本、學習服務、以及虛擬教具等方面的應用標準,不僅在國家層面要建立規範,也積極申請成為國際標準,引領發展。這個標準組成員(華東師範大學帶頭)絕大多數是廠商,服膺「一流企業制定標準」的策略,配合政策,資助調研,同時佔得市場先機,並且讓這裡的工作不成為象牙塔裡的產品。

其實這樣的標準組織不少,運作也未必都一定很成功,但是因應幅員廣大,發展程度不同,產業良莠不齊的中國大陸市場,建立參考規範,市場秩序的工作是相當重要的。特別是基礎教育領域,即使似乎有龐大利益,但學生的成長只有一次,不能成為試驗品,受到浮濫產品服務的殘害,則是政府及教育工作者都很關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