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兩岸數位教育的發展看見:台灣的熱情與創意,就是最大的競爭力

從兩岸數位教育的發展看見:台灣的熱情與創意,就是最大的競爭力
Photo Credit: Brad Flickinger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需要善用中國大陸市場,盡力保持創新的引領,中國大陸則需要加速改革,重視開放及多元,這樣華人有機會透過新一代教育的共建共榮。

相對地,在台灣可以說民智已經較為開放,市場規模不大,也比較成熟,因此雖有不少機構學者(例如資策會,各師範教育大學研究等)提出創新框架或標準模式,即使獲得諸如國家數位學習計劃的補助,但能形成產業標準,廣泛施行的仍十分稀少,這方面值得政策訂定者深思。

3. 台灣的經驗更為累積,中國大陸則比較分散

我常說,熱情且富有創意的老師是台灣教育發展最大的資產,即使在政策不明,資源不充足的情況下,還是能看到許多教育工作者投入心血,利用實體或虛擬的平台組織,聚集與分享經驗,累積更多教學能量。

諸如「教育噗浪客」、「生物趴辣客」、上述的「均一教育平台」等,都是老師或民間自發營運的社群,影響力已經很大。台灣的教育行政部門也開始會制定方針,引導學校運用這些資源,提升既有計劃的有效性。

這次教育部行動學習計劃的專家輔導團隊,教師工作坊培訓機制,計劃資源分享平台,也都經過數年的經驗累積,有了更為制度化及規模化的運作,同時刺激更大量,且優質的教學方案產出,相信對於建立數位化教育向前發展的基礎,已有初步成果。

相對的,中國大陸雖有多個地區持續進行數位教育實驗(上海、貴州、青島、武漢等),規模也不小,動輒上千上萬學生參與,但是,由於制式教育的限制,我認為目前所產生的創新經驗,以及對於廣大學校現場的影響力,還在很早期的階段。

教育公民/鄉民的參與機制(不同於政府與產業的Push),也將會是台灣經驗能提供大陸發展參考的重要領域。

這次我有機會在海峽智慧教育高峰論壇中演講,分享我對於台灣數位教育演進的觀察心得。在演講的結尾,我特別強調我對於12年國民教育的期待,希望這個結構性的機制改變,能在多個層面(政策、學校/老師、家長、學生)更進一步推動台灣的現代化教育的發展,也讓台灣經驗持續提供大陸參考。

做為教育科技產業的工作者,我也希望兩岸的市場與資源能更有效地串聯,刺激更多創新服務的產生,以及茁壯。台灣需要善用中國大陸市場,盡力保持創新的引領,中國大陸則需要加速改革,重視開放及多元,這樣華人有機會透過新一代教育的共建共榮,未來在世界競爭舞台上大放異彩。

(作者是澔奇教育科技集團創辦人,中華兩岸行動暨數位學習交流協會理事長)

Photo Credit: Brad Flickinger @ Flickr CC BY 2.0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