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琦暴動罪判刑背後的爭議︰法官量刑應否考慮道德、政治因素?

梁天琦暴動罪判刑背後的爭議︰法官量刑應否考慮道德、政治因素?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些論者認為梁天琦等人為了香港社會才犯案,如果考慮他們的動機及社會的政治環境,法官可以從輕發落,但法庭明顯否定這種主張。法理學的相關爭論,能讓我們了解兩種立場的理據。

(三)在一個真正多元的民主社會之中,由於人民在立法過程中就法律達成共識或協議,因此法官確實不應該僭越人民意志,訴諸個人或部分人的正義觀作判決。但是,這個觀點有一個根本的錯誤是,我們並不真正生活在完全理性、民主的理想社會。考慮到財富和特權對真實選舉和立法的不公平影響,認為立法機關訂立的法律能夠完全反映人民的意志,這一論點就難以成立。假如現行法律是將特權制度化,那就不可能讓所有的觀點都在立法程序中得到公平的傾聽;公民抗命(公民不服從)有時之所以出現,正正基於對法律無法反映人民意志的深刻洞見之中。

(四)如果法治或法律的終極目的是實現人權與基本權利,那麼當實際政治環境不符合國際法對人權與基本權利的要求時,法官應該考慮行為者違法是否為了爭取國際法原本所保障的權利,或者行為者所挑戰的法律與國際法不相容。如果這點成立,法官就需要考慮行為者的違法行為與政治環境的關係是否構成公民抗命,並給予相應的法律考量。

從公民抗命到暴力抗爭 法律認受性越來越低

不難發現,最近香港對法治的討論都牽涉(三)和(四)的理由。香港立法機構擁有功能組別這樣的特權階級,使得人民意志無法充分反映立法程序中,法律的認受性受到相當的質疑(基本法也可能受到同樣質疑);《公安條例》曾經被裁定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牴觸而予以廢除,但1997年又借屍還魂;香港的自由權利逐漸受到打壓,民主又遙遙無期,這些都是國際法賦予的基本權利,但香港人民都無法享有。

由此可見,最近愈來愈多港人主張「香港法治已死」或「法律淪為當權者欺壓人民的工具」,並不是完全訴諸非理性的情感,而是有一定的理性基礎。

我個人是認為法官的主要職權是依法判案,盡量不應該訴諸個人的道德觀念。我也傾向刑法判罪與否,應該只考量意圖而非動機。但量刑則不同,至少(四)能夠提供法理基礎使得法官可以考慮公民抗命與案件的關係,使用自由裁量權(discretion)來量刑。但是,今次法官完全不考量個案中的社會政治環境是否與國際法保護的權利環境不相容,也完全不考慮涉事者的動機是否要實現基本權利,這樣的做法真的是在實踐法治的要求嗎?(有關公民抗命與量刑的關係,可參考〈與石永泰先生商榷:為什麼我們為公民抗命者入獄而不忿〉一文,連結見文末)

當然,今次「魚蛋革命」明顯的暴力形式有違公民抗命要求的「和平、非暴力」的典範,涉事者在行動中亦沒有明確清楚的目標,說明自己正爭取國際法本來保障的基本權利;這些都模糊了本次事件與公民抗命之間的聯系。不過,話說回頭,像雨傘運動這種極接近理想的公民抗命形式的抗爭,其涉事者也被當局覆核刑期意圖加強刑罰;在這樣越來越不民主、不保障基本權利的社會裡,人民自然會愈來愈反抗政府,甚至不惜做出極端的行為。

當法庭無法再守住人民的基本權利,實現法律的終極目的,人民對法律的認受性自然越來越低。要求公民怎樣也要死守法律,似乎並不是合理與正當的要求。

香港需要修復式正義

最後,即使認同法官應該只按照法律的要求來量刑,還是可以同時認同今次刑罰是嚴苛;只是要減緩法律嚴苛的人並非法官,而是行政機關。事實上,香港的行政長官擁有減刑甚至赦免刑罰的權力。根據《基本法》第48條第12款,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有權行使「赦免或減輕刑事罪犯的刑罰」。

如果政府真是有意擁護法庭的尊嚴和認受性,那麼它就不應該一再讓法庭承受與處理那麼多的政治爭論,考慮民意地恰當向涉事份子減刑或赦免。當日林鄭月娥聲稱會與泛民大和解,那麼她是否願意釋出善意,為雨傘運動或魚蛋革命的部分涉事份子行使這個權力?

有一種新興的刑罰理論可能和今次部分民意相一致,那就是修復式正義 (Restorative Justice)。修復式正義不同於以懲罰為主的概念來對待犯罪行為,而是強調政府應該訂立機制,讓因罪行而受到影響的人們,諸如違法者、被害人,以及與其有關聯或共同利益的社會成員,通過理性、具尊嚴的溝通對話,進行寬恕、道德學習和修補傷害,令社會回復犯罪前的正義狀態。在如今這樣撕裂的香港,實在很需要「修復性正義」這樣的概念來處理類似事件,而不是執意用刑罰把公民抗命者或追求理想正義而犯案的年青人往死裡打。

註︰

  1. 梁天琦、盧建民、黃家駒暴動罪 彭寶琴判刑理由書全文(立場新聞)
  2. 判決備忘:為何六七暴動實質刑期最長亦是七年?(香港前途研究計劃)

參考資料︰

「公民抗命」系列文章︰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書生百用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