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航推「機上志工醫生」,空服員工會擔憂:用廉價招待購買醫生專業

華航推「機上志工醫生」,空服員工會擔憂:用廉價招待購買醫生專業
Photo Credit:截圖自Google map街景地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華航在去年5月就推出了類似方案,並以金卡會員當作誘因,吸引醫師加入,但有律師表示,這樣的作法可能讓醫師面臨醫療糾紛時有更高的法律責任。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華航空將與醫師公會全聯會共同推出「機上志工醫師」,邀請醫師登錄成為機上志工,發生緊急醫療狀況時,空服員可以直接向機上有登錄的醫師求助。但空服員職業工會和醫師職業工會聯合投書批評,想要提升醫療服務品質,應該增加穩定的專職人手與設備,而不是廉價購買醫療人員的專業,讓民眾有「生病了上飛機也沒關係」的心態。去年,華航也推出類似的登錄制度,提供華航的金卡會員服務作為誘因,但醫師和律師都批評,這樣若發生醫療糾紛,可能讓醫師的法律責任增加。

14日,身為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的立委邱泰源在粉絲專頁上貼文表示,為了改善機上旅客的醫療照顧,提升健康保障,台灣醫師公會華航將與推動「機上志工醫師專案」。專案細節將於7月12日透過記者會公告。邱泰源表示,希望透過訓練,建立完整的機上醫療體系,銜接地面醫療團隊。貼文也提到,這個專案由華航董事長何煖軒大力推動,並得到行政院及衛福部的全力支持。

今日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秘書陳亮甫和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秘書長鄭雅菱就共同投書《蘋果日報》抨擊這個制度,投書中寫道,雖然華航一定會推出會員福利等補償性誘因,讓醫師願意加入機上志工團隊,但他們強調,「是不管是航空公司、醫師公會全聯會或是政府單位,都不該讓民眾產生『上飛機很安全,出事有人急救』的錯誤期待」。

投書中表示,民眾所能做的事情便是備妥用藥,上機前與醫師討論評估是否適合搭乘,如果在登機之前察覺嚴重的身體不適,甚至應該取消行程,因為飛機上資源有限,一旦真的發生意外,也不應該期待能獲得最佳的醫療照護。陳亮甫和鄭雅菱擔心,這樣的制度一開,「將會讓部分民眾更加有恃無恐」。

投書也提到,航空公司提升醫療服務的方式,應該是增加穩定的專職人手與設備,但航空公司這樣的做法,無須額外負擔額外的人力與設備成本,卻能夠贏得美好形象,但這些背後都是「無償的勞務成本,除了醫療人員需得面對道德壓力,被廉價的招待購買其專業服務,機組人員也勢必得花更多的時間心力在建置系統、查驗登記上。」

其實,華航在去年5月就推出了類似方案,稱為「空中愛心醫療專案」,根據華航發布的新聞稿,當時桃園市政府的推動下,華航與林口長庚紀念醫院簽署「空中醫療合作備忘錄」,廣邀桃園在地的長庚紀念醫院醫師加入,並同意登錄專業背景資訊,未來在飛航途中,如果有乘客臨時發生醫療需求,空服員可以直接詢問該班機已登錄的志願醫師,提供旅客醫療服務。

當時,林口長庚紀念醫院院長鄭明輝在記者會上表示,「如果醫師自由加入機組團隊服務,當狀況發生,機組人員可以直接找到醫師,不用透過機上廣播反覆詢問,不僅節省尋找醫師時間,也能不打擾到其他乘客、不製造緊張氣氛。」華航董事長何煖軒則強調,「我們與長庚合作的這項計畫,完全出自於善意且沒有對價關係,而且參加的醫生都是自發性的。」

《蘋果日報》報導,華航「空中愛心醫療專案」提供加入的醫師兩年期金卡會員,可享有全球貴賓室候機,專屬報到櫃台,優先裝卸貨運行李等服務。但當時反應冷淡,醫師楊斯棓就批評,「醫師難得休假搭機出門,上了飛機還沒辦法隨心所欲的闔眼,很容易被機上空服人員叫醒,更何況金卡上面還有晶鑽卡跟翡翠卡,航空公司簡直賤賣醫師空中on duty的權利。」

另外楊斯棓也指出,醫師在飛機上提供醫療時,因為法律責任有不確定性,所以常有所顧忌,假如為了這一點小福利提供服務,事後在飛機上產生了醫療糾紛,被告醫師將在財務與職涯上付出昂貴的代價。

《自由時報》報導,當時,律師吳俊達也在臉書頁貼文解釋,根據《民法》第220條:「債務人就其故意或過失之行為,應負責任。過失之責任,依事件之特性而有輕重,如其事件非予債務人以利益者,應從輕酌定。」吳俊達說,本來醫師的注意義務,在這種「好意私惠關係」下的協助,基本上是很難產生任何醫療過失責任。但是,因為辦了這張金卡,反而會變成一種有償、受有利益的關係,而在法律責任的標準上可能被提高,責任可能無法從輕酌定。

針對機上緊急醫療服務,即便是臨時接受徵召的醫療從業人員也未必能夠解決眼前所遇到的情況,因此目前的確有些公司是專門提供各大航空公司所謂的「地面醫療諮詢」服務,讓機上人員能夠在第一時間獲得所需的醫療諮詢與解決方法。

為了解決挺身而出的醫療人員面臨不必要的法律糾紛,美國國會在1998年通過航空醫療援助法(Aviation Medical Assistance Act),並且該法也要求聯邦航空管理局提升機上醫療設備的標準。

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