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品有閒系列文(十二):廁所的等級,反映了「有閒」的社經地位

有品有閒系列文(十二):廁所的等級,反映了「有閒」的社經地位
Photo Credit: 子迂的蠹酸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若去檢視每個人所使用的廁所品質好壞、有閒與否,就能了解這個人在社會上的地位如何。除了住家使用的廁所之外,以營業場所的廁所品質作為區分,最能區分該場所的精神價值高低與有閒程度。

人每天要做的事情很多。我們每天都要睡覺,所以大家總是希望自己的床鋪特別舒服;我們也每天都要出門,所以在乎自己的外在,化妝買衣服買鞋子成了必備的事項;我們每天也都要吃飯,所以開始講究自己吃進嘴巴的東西是否好吃和健康也成了人人討論的事項。但很神奇的我們每天都要大便小便,你卻很少從他人口中聽到他家的廁所好壞,甚至廁所好壞與否這個話題,本身就很少出現在朋友的家常閒聊當中。

活在當代社會,這個以資本主義為架構的社會,人類變成消費主義,甚至人人都以向他人炫耀為目的時,幾乎我們想得到的東西都成了炫耀的工具。吃飯吃什麼可以拍照打卡、穿什麼可以拍照打卡、漂亮的開放式廚房當然也可以拍照打卡、新買的轎車當然也是經常成為人人稱羨的驕傲、連考試的榜單或是假日騎單車都可以成為拍照打卡的炫耀物,但你可能真的沒有聽過有人炫耀自家的廁所,因為人人都覺得廁所是如此不重要。

正因為很少有人炫耀起自家廁所,也因為人人都覺得廁所如此不重要。也正因為廁所在炫耀比例上這麼低,所以我們幾乎可以說廁所是人們最接近本能且最不虛榮的產物。更因為如此,我們若去檢視每個人所使用的廁所品質好壞、有閒與否,就能了解這個人在社會上的地位如何。除了住家使用的廁所之外,以營業場所的廁所品質作為區分,最能區分該場所的精神價值高低與有閒程度。

20180418_075525712_iOS
Photo Credit: 子迂的蠹酸齋

不知道你有沒有去過便宜便當店的廁所?這些店家從不在意廁所的品質,有些店家不知道是否有打掃廁所,但異味、蟑螂和汙垢以及噁心的黃色斑點早就不是什麼怪事,小便斗裡面滿滿的尿垢和騷味,無論是蹲式或坐式馬桶都充斥著一種生人勿近的警示。很多時候男人小解方便,忍了一下就過去了,至於很多女人的經驗比男人少,是因為他們早就放棄到這類地方解放,乾脆忍一下找其他較為乾淨的廁所。

廁所的整潔只是基本要求,畢竟整潔而乾淨的廁所使用起來才會讓人感受到心靈暢快,不然骯髒凌亂的廁所只會讓人想要趕緊使用完逃得越遠越好。達到了基本條件之後,就可以開始檢視廁所的其他條件。

首先是必須思考地價,任何一個地段的地價都不近相同,因此地價貴的廁所要和地價貴的廁所相比,而地價相較便宜的廁所則是要與同等價位的廁所相提並論。不過本文對於廁所的分析,主要還是以台北市的廁所做為樣本討論。

台北市畢竟是個壅擠又寸土寸金之地,每分空間的使用都有著大量金錢成本。光是考量到廁所的在建築物當中的位置,就可以有許多價值可以討論。像是廁所是否有對外窗?對外窗的大小?窗子外面是他人的房子還是天空或街道?廁所的格局是否優良?還是只好安排在樓梯底下這種品質較差的位置?廁所的空間大小如何?挑高多高?這些都是從建築物本身來思考廁所的有閒與否。一個有著看著藍天的大窗子,配合寬敞的空間當然是個比較有閒的廁所,只不過這種廁所在台北市是個稀有的資產,通常要價相當不斐。

並且通常住家的廁所還包含了洗手台、淋浴間和奢侈的浴缸。如果你有留心的話,經常會看到某些相當漂亮的水龍頭,但相對的這些漂亮的水龍頭都需要較大的洗手台,一般規格的洗手台非但無法適用,更殘酷的是當想要將洗手台換成更大的款式時,馬上就面臨到廁所空間不夠大的窘境。

這問題也發生在淋浴間和浴缸,現代都市人或許是因為空間越來越貴,用浴缸泡澡的需求也因為變得太奢侈而逐漸淡出人們的選項之外。現在在都市買新房子還能夠有浴缸和寬敞空間可以洗澡的人,多半口袋也真的比較深一些。就算是台北市如帝寶等級的豪宅,其廁所的大小也不會超過三坪,在台北市有個寬敞的廁所幾乎是個對經濟成本要求極高的考驗。

TOILET_廁所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當我們討論到廁所的裝飾性時,與其討論住家的廁所,不如討論營業空間(如:餐廳等)。因為營業空間中的廁所,幾乎代表著店家的消費等級和文化水準,也因此各式各樣的飾品和五花八門的服務都可以從高級的消費文化中看到。裝潢的材質和設計在這裡只能算是基本中的基本,無論是石英磚、文化石或是大理石和花崗岩都不奇怪,而馬桶洗手台的成本和等級也早就列為競爭舞台之一,不過真正有趣的差異則是那些枝微末節的服務。

從洗手乳開始就藏著許多的細節,但把握一個重要的原則就可以分出有閒的差異,那就是維持這種服務所需要的成本高低,成本越高者越是有閒。因此洗手乳從最不有閒的不提供、用塑膠網袋裝著的肥皂、塑膠盒上的肥皂、廉價包裝的洗手乳、裝在牆上的洗手乳、昂貴的洗手乳到有閒昂貴容器所裝的高級洗手乳各有不同,甚至洗手乳本身的好壞都成為了評比的項目之一。想像一個需要每天請員工拿洗手乳灌進高級容器當中,不但麻煩又費時,自然最有閒也最最奢侈的洗手乳。

再來是鏡子,一間有閒的廁所必定附有鏡子,鏡子的大小和造型則是重要的參考條件。鏡子的大小通常與洗手台和廁所的挑高有關,越高的天花板自然可以容納越高的鏡子,而洗手台的寬度則決定的鏡子能有多寬的寬度,除此之外這種鏡子的品質和造型也是重要的評比項目。再者有閒的廁所通常除了洗手台的鏡子之外,更會在廁所的出口處置入一個典雅的全身鏡,供使用者離開前再次檢查自己的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