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還要再用落後的眼光看待外籍移工嗎?

我們還要再用落後的眼光看待外籍移工嗎?
示意圖,非當事人。|Photo credit: Lordcolus@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未來,阿奇希望再做6年,一位外籍勞工在台灣只能做12年,現在他在家鄉的房子已蓋好了,上回回鄉一個禮拜,看到新蓋好的房子,阿奇說這一切都值得

文:林勝毅(做過仲介,因家人從事傳產常接觸在台移工)

如果你曾到過工業區,一定都會聽到各工廠的機器敲打聲,看著一間又一間只用鐵皮搭起來的工廠。目前正好進入炎熱的夏天,在裡面工作的人必須忍受高溫,很像在烤爐裡面的食物,不隨時補充水份會比在外面直曬太陽更容易中暑。反之,天氣太冷,飲水機的熱水常來不及煮沸,早上剛買的熱騰騰豆漿也會因忙碌隨手一放,成了冰豆漿。加上還要搬重,讓大部分台灣員工不太願意從事粗工,而企業老闆為節省這方面支出,因此開始聘請外籍移工。

阿奇是個菲律賓人,家裡四個小孩子只有他來台灣工作。目前已在這間工廠做了六年。在台灣,外籍移工每三年簽一次合約,端看企業主意願是否續聘,所以阿奇這三年來每天拼命工作。

提到家鄉,他表示薪水只有台幣1萬5到1萬7左右,而根據菲律賓當地報導,剛出社會的年輕人月薪,最多能賺到2萬披索(約1萬4000元台幣)。這時阿奇算給我聽,表示在菲律賓工作,中餐要花自己的錢,可是台灣公司有中餐補貼,一個月下來至少可省下一千元,而這一千元在菲律賓可吃上好幾天。另外目前住宿也由公司提供,租金上相對比家鄉便宜,所以才會選擇來到台灣。

阿奇還說,他在這工作三年多存的錢,30幾萬台幣就可直接在家鄉蓋一間房子,這筆蓋房子的錢,就算在家鄉工作十年也未必能賺到,而如果要到其他國家例如美國,就必須要多上幾天課程跟多付行政費用。

然而,來到台灣後,很多事情並不如想像中那麼簡單,因為工廠主要是做雷射切割,還要輪三班。為因應人力問題,只要老闆說要輪調就要立刻調整,今天上早班、明天上大夜的情況已是很平常的事,但為了薪水還是咬牙撐下去。剛開始到工廠後,很多粗工都由他做,如果不做,會有人去跟老闆報告,就算有器具可協助搬重,也都必須等到台灣員工用完才能用,好不容易排到器具,往往都是工作快到一個段落,連想抱怨的時間都沒有。

在休息的日子裡,讓他最印象深刻的,是他第一次坐公車時,因不清楚下車鈴在哪,公車司機當著很多人面前罵他,甚至罵出台灣髒話,雖然他也聽得懂卻選擇傻笑,讓別人認為他聽不懂,那位司機還跟旁人嘲笑他聽不懂,後來公車上換一個台灣人問司機問題,那位司機卻很熱心告知,跟剛剛口氣差了很多,類似這樣的事,阿奇只能往肚裡面吞。這事他一直都放在心裡,所以只要有新的同鄉來,他都會帶領他們先走過一遍,不想其他人也有同樣遭遇。

不過除了辛苦的時候,阿奇說也有開心的回憶,例如過年過節,台灣老闆都會額外給紅包,這是在菲律賓所沒有的。另外也遇到對他很好的台灣員工,或是輪大夜班時,都會有人輪流請他吃消夜,連他生病都會關心並帶他去看醫生,這讓他感受到台灣的溫暖,而這份溫暖也是支持他渡過難受的日子。

目前阿奇已在台灣工作六年,提到最大的差別就是治安問題,在他的國家,只要一不留神,機車可能就會被偷走賣掉,就連抽菸都必須要在人多的地方,因為在陰影處抽菸會被搶劫,走在路上也要注意身邊的狀況,在那邊槍枝很容易拿到。除了要注意身邊財物,生命安全也是他們每天都必須面對的問題,而台灣雖然也會發生治安事件,但相較於菲律賓,在這邊生活可說是很幸福。

阿奇表示,菲律賓不管哪個地方,從便利商店到辦公大樓,只要看到保安都幾乎有槍,就連百貨公司警衛都會配槍,甚至治安良好的馬卡蒂市,也會不定時發生搶案

來到台灣也一段時間了,阿奇說他其實也想家,所以國家大事都會注意。之前菲律賓為照顧在國外工作人民的投票權益,曾在台中一廣設置投票處,讓海外人民也可參與投票。說到他們的總統杜特蒂,阿奇說他很欣賞這位總統的做法,就拿掃毒這件事來說,阿奇眼光也開始嚴肅起來,表示毒品在菲律賓很猖狂,加上官員貪污更助長毒品問題。有人偷機車就是為了要買毒,很多治安問題都是毒品引起,他自己也很痛恨。而那些抨擊他們總統的報導,阿奇表示這些報導都是反對總統的人所造謠,而阿奇認為,現在杜特蒂的做法,至少讓他們在國外工作的人民感受到自己國家的進步,是充滿希望的。

對於未來,阿奇希望再做6年,一位外籍勞工在台灣只能做12年,現在他在家鄉的房子已蓋好了,上回回鄉一個禮拜,看到新蓋好的房子,阿奇說這一切都值得,因為他小時候的夢想,就是要蓋出自己的一間房子,雖然目標完成,後續他還想賺更多錢,所以等在台灣工作告一個段落,他打算去美國賺錢,除了讓自己可在年輕時看看不一樣的世界,在語言溝通上也會比在台灣方便許多。

訪談中,因為阿奇中文並不是很流暢,所以都必需用英文詢問,阿奇的想法就跟許多台灣年輕人一樣,努力賺錢,甚至比你我都更清楚知道自己的目標。從他身上看到,有些人是為了要賺錢而離家,雖然面對陌生的環境讓我們都會緊張,但他並不害怕,反而用更積極努力的方式追求。常聽聞黑人在美國受到的不平等對待,而這些願意離開家鄉到台灣工作的外籍移工,卻願意用正面積極態度來接受各種不平等待遇,我們是否要再想想,還要再用落後的眼光看待外籍移工嗎?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