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台爭光」為目標培養運動員的思維,都是死路

以「為台爭光」為目標培養運動員的思維,都是死路
2018俄羅斯世界盃,阿根廷與冰島比賽的畫面|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種以「在國際賽事為台灣爭光」為目標,而要由上而下培養任何一種運動項目的思維,都是死路。

文:甯其遠

今天看到一位資深球評的文章,受到所謂內行的體育界人士推崇。雖然看法很有意思,但其中顯露出長期危害台灣運動環境、害慘很多優秀運動員的遺毒觀點。

作者說得很對,台灣社會很多人不深入了解狀況,又吝於上網搜尋資料,誤以為冰島足球隊都是一些業餘球員。但文章主軸還是又回到作祟台灣體壇多年的觀念:傾全國之力栽培足球菁英,與建足球硬體設備,花錢請教練,送球員出國。

這篇文章說,冰島國家隊的球員其實都是歐洲職業隊的高手,大力批評所謂的兼職錯誤認知。作者嚴正指出,冰島的守門員是在成為職業球員前做導演,教練在職掌國家隊教頭時已不再執行牙醫業務。

我倒覺得這是搞錯重點。一個導演,能夠入選職業隊,就是顯示他在導演工作之餘還能「兼職」踢足球,而且還踢得很好。否則,就算是二流俱樂部,也沒道理請你去踢球。至於教練,台灣就不用會一個非體育科班出身的「兼職」國家教練。你能不能想像陳偉殷之前做過導演?洪一中以前是牙醫?台灣一直以來的觀念,就是作者理想中的這種「正職」運動員,運動是你的專業,你只要專注於這項運動。這就是台灣錯誤的甲組運動員培養模式,不僅讓台灣的運動比賽不能達到應有的水準,也害了很多優秀的人才。

當一個青少年十五、六歲時,誰能看出他會不會成為全國最好的前三十名醫生?好在台灣有三萬八千名西醫,每年能有一千多人成為「職業醫生」,以此維生。因此,當小孩在國中階段時或許可以讓他進入考試的「甲組」,認真讀書,不要「兼職」去打球。朝當職業醫生的「甲組」培訓方向努力,風險不會太大。甚至到了高中、甚至二十歲再選擇,也不太晚。

但要成為一個頂尖運動員,二十歲才開始學習絕對太晚。那你要怎麼做?把全國所有的小朋友都抓去當菁英培訓嗎?前面講過,當一個小孩子十五歲的時候,你很難看出他會不會成為全國最好的前三十名醫生。那你怎麼能看出來他能不能被養成全國最好的前三十名足球員?

好,那麼我們盡量篩選,每年選出三百名最有潛力的小球員,以甲組菁英方式培養他們,總有機會在每四年成就23個高手吧?這接近台灣體壇與作者目前的思維。但問題來了,剩下的1,177名沒入選的人怎麼辦?做不成全國最厲害前30名醫師,剩下的三萬多名醫師還能混得不錯。但做不成頂尖足球員呢?其中或許有150個人可以在國內外靠踢球、教球賺錢,剩下的1,000人怎麼辦?國家養他們嗎?那橄欖球員的培養是不是也要這樣花錢硬幹?棒球?籃球?

這種以「在國際賽事為台灣爭光」為目標,而要由上而下培養任何一種運動項目的思維,都是死路。

我很贊成作者批評台灣的速食文化,想要急功近利達到成功。但我根本就反對把運動當作一種工具的功利主義,用來追求在國際賽事上的成績錯當作是成功。

我不是資深球評,也未對冰島有深入研究,最多的了解只是來自《插旗攻城市》(Where to Invade Next?)這部電影。所以我只能猜測。我猜測,冰島廣設足球場、增加教練,並不是為了在世界盃有所作為。只是因為提供國民休閒運重的空間與資源,這是民主的政府、尤其是注重福利的北歐社會主義政府的基本責任。運動本來就是「玩」,全國玩運動的風氣興盛,自然就會有優秀選手出現,運動人口多,職業運動員就能維持生計,不是政府硬搞就做得到的。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