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九州川內核電廠將重啟,居民卻因未定的災後疏散路線而憂心

日本九州川內核電廠將重啟,居民卻因未定的災後疏散路線而憂心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鹿兒島縣的薩摩川內市的議會和首長,已點頭答應要重新啟動九州電力公司川內核電廠,但包括撤離計劃、安置居民的配套措施,卻仍有許多未解的問題需要解決

文:The Japan Times編輯群|翻譯:賴怡誠

日本鹿兒島縣的薩摩川內市的議會和首長,已點頭答應要重新啟動九州電力公司川內核電廠。核電廠內的壓水反應爐川內1號及2號機,輸出功率皆為8.9億瓦特,在今年九月原子力規制委員會以新的安全審查標準審查通過;新的審查標準,是自東京電力公司所屬的福島第一核電廠於2011年三月爐心熔毀事件後生效。

鹿兒島縣議會和縣知事伊藤祐一郎,也要求這項決議在這星期內盡快批准通過,在新頒布的標準下,為停滯不動的核電廠做好準備。

然而,政府依然對當地居民在核能安全的許多憂慮上沒有給予解答,尤其是尚未規劃好川內核電廠發生意外的撤離計畫。

當地政府還未將撤離計畫的起草內容公開,而對中央、當地政府以及九州電力而言,如果真的要重啟核能,沒有清楚地解釋民眾的疑慮,對直接面對核能災害的居民會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

重啟已停機的川內核能發電廠這項決議,還引發了行政程序上的問題,因為現在沒有任何一項規定,指出重啟核電廠需要鄰近其他縣市的同意,而只需要當地政府的同意。

鹿兒島縣長已經宣布重啟核能只需要縣長和薩摩川內市的許可,然而他這項決定忽略了住在鄰近都市居民的意見,因為這些民眾也是會被核災所影響。大多數的自治市不是反對重啟,就是極力要求國家政府提出對重啟核能的解釋與防災措施,其它自治市則已要求重啟需要他們的同意作為前提。

目前有八個自治市位於距摩川內市30公里的範圍內,而假使川內核電廠發生嚴重性的災害,為了當地居民的安全,這些都市在法律上都被要求制訂撤離計畫;這項規定是自福島核災後建立的,不只是核電廠周邊的城市,只要是位於災害發生時輻射落塵影響到的地區,即使距離非常遙遠都會被要求。

Photo Credit : AP/ 達志影像

照片攝於2011年3月13號,日本福島大地震後,畫面唯Futaba Kosei醫院外,已暴露在輻射中等候疏散的病患。Photo Credit : AP/ 達志影像

原子力規制委員會主要是檢查核電廠是否能承受地震和海嘯、廠區面對意外是否有充分準備,以及在地震或海嘯造成機器損壞時,是否具備緊急發電裝置與冷卻系統,能持續地讓反應爐冷卻?但調查當地政府是否建立撤離計畫,就非原子力規制委員會的權限,

然而,中央政府完全不牽涉撤離計畫,這樣方式是否可靠卻仍不顯而易見。

今年九月,中央政府發送公文給當地自治市要求檢察撤離計畫,但對於計畫是否真的可行,政府也不清楚他們可干預多少。

在規劃撤離計畫當中,因著有眾多因素需被考慮進去,當地居民會感到不安也是可以體諒的;有兩點最重要的因素,第一:何種交通工具是安全的?第二:哪一條路線在經歷地震或海嘯後還可以通行?除此之外,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車子,而醫院也不能保證住院病人能夠平安地藉由巴士被載送到安全的地方。

不能忽視地,當撤離行動開始,疏散道路有可能被車潮阻塞,或民眾沒辦法快速地逃離危險。如果規劃好的道路被地震或海嘯損毀,替代道路就需要保證可以通行,然而,自治市與縣市政府至今並沒有一個清楚的解決方案來處理這些問題。而那些被當作逃生用途的公共設施是否已準備好相對應的人力與配套的資源,也依舊是個問題。

照理說,平時政府就需提供碘片給住在離核電廠5公里附近的居民,但目前只有少於70%的居民收到;而現在也還未決定當核災發生的時候,該怎麼安置觀光客和新搬過來的居民,至於檢測與淨化人們衣物是否被感染的地點與設施,也尚未規劃出來。

這些具有不確定性撤離計畫的地方,是中央政府在建立系統時需要檢視和確認的項目,萬一真的無法做到,停止重啟核能也是選項之一,就像美國核能管制委員會做的一樣。

就算原子力規制委員會審查通過川內核能發電廠,有專家認為審查並沒有考慮到每一種不同類型的地震對核電廠的衝擊,在重啟核電的同時,上述的各種考量也並無具體的解決方案,是忽略了當地居民的權益。

Photo Credit : AP/ 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 AP/ 達志影像

本文獲The Japan Times授權刊登,原文請見:Too soon for a nuclear restart

(延伸閱讀:日本擬重啟核電,但鄰近都市的緊急疏散計畫真可行嗎?

你有最想看什麼主題的國際媒體報導嗎?快來關鍵論壇告訴我們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