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山城的朝鮮文化(下):秀吉侵略朝鮮的新兵器「高麗門」

日本山城的朝鮮文化(下):秀吉侵略朝鮮的新兵器「高麗門」
Photo Credit: ★Kumiko★@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高麗門之所以不多建屋頂部份,並非僅僅只是為了省建材而已,最大的考量是「戰略功能」,因為來到高麗門前的敵軍,肉身暴露在屋頂下方入門處,難以閃躲守城士兵發動的弓箭槍砲攻擊。

日本山城的朝鮮文化(上):戰敗的百濟遺民,造就桃太郎鬼之城

眾所皆知,高麗王朝(918-1392年)曾統治朝鮮半島長達四百多年之久,統治時間橫跨朝鮮半島古代、中世時代,滅亡爾後,才由李氏朝鮮(1392-1910)重新建國。

但日本人並沒有忘記「高麗」這個名字,也早已喜歡使用高麗一詞,諸如日本當地有著高麗郡(韓稱「高麗鄉」,고려향)、高麗神社(고마 신사,こまじんじゃ)、抹茶高級茶碗的高麗茶碗、榻榻米邊緣的高麗緣,以及高麗人蔘等。甚至豐臣秀吉下令出兵侵略朝鮮戰爭,從1592年(文祿元年)到1598年(慶長三年)的文祿・慶長之役,當時也被稱為「高麗陣」,如現今兵庫縣南淡路市的江善寺內,就存有一塊紀念戰死士兵的「高麗陣打死眾供養石碑」(こうらいじんうちじにしゅうくようせきひ)。

這一場長達八年的激戰,若說促成朝鮮李氏王朝李舜臣(이순신,1545-1598)將軍,所發明出來的抗倭軍新兵器為「龜甲船」(거북선)的話,那麼促成豐臣秀吉所發明的新兵器,那就是「高麗門」。登陸朝鮮半島的日本軍,在各地建造起日本式城郭,在當地都被韓國人稱為「倭城」,而當時這些倭城城門,可是大有玄機,為了增強守城防禦力也好,抑或阻止朝鮮軍再度來襲,日軍大幅地改造城門處,建起了高麗門,看似朝鮮式的城門,然而完全卻是日本式的

根據日本學者三浦正幸主張,高麗門在當時可說是最先進的城門,因為它把城門的空間利用到極致。高麗門主要組件,只有懸掛門扉的左右「鏡柱」(かがみはしら)、鏡柱上方的「冠木」(かぶき),還有預防鏡柱傾斜倒塌,從背後支撐的「控柱」(ひかえはしら),之後在上方蓋有城門屋頂;城門屋頂分為覆蓋在冠木上的屋頂,以及橫架控柱上的兩個小屋頂。屋頂緊緊覆蓋住主要部份上方,多餘處完全不加以覆蓋,呈現出コ字形三個屋頂,相較起同是平房形建築的城門「薬医門」(やくいもん),用一整片大屋頂蓋住城門下方入口處,高麗門更省建材。

然而,高麗門之所以不多建屋頂部份,並非僅僅只是為了省建材而已,最大的考量是「戰略功能」,因為來到高麗門前的敵軍,肉身暴露在屋頂下方入門處,難以閃躲守城士兵發動的弓箭槍砲攻擊。

最後,依據冠木用法之不同,還有分為舊式與新式建造高麗門方法。一般而言,舊式高麗門約興盛於1596年到1615年間,建法是在鏡柱上放上平坦冠木,做法相當簡單,如日本姬路城和名古屋城的舊二之丸東二之門高麗門,即舊式高麗門。

而新式高麗門,則是出現在豐臣家滅亡後的太平盛世,主要應用在幕府所推行的江戶城改修工程內。新式高麗門建法,主要是把冠木插入到左右鏡柱處,而冠木上形成一片小牆壁,在這片牆壁中央又豎立短柱,形狀宛如一座日本傳統神社建築的鳥居(とりい),冠木上的小牆面提高了較為矮小的舊式高麗門高度,甚至有的舊式高麗門,如現存的名古屋城本丸表二之門的舊式高麗門,就產生左右兩邊土壁與屋頂同高的情況,外觀較不美觀,而新式高麗門則藉由冠木的應用,拉高城門,高度高於兩旁土壁,替外觀增色不少,如江戶城外櫻田門,就是外觀氣派的高麗新門,也因此,新式高麗門後來也成為象徵權威符號之一。

1200px-Marugame_Castle03s3200
Photo Credit: 663highland@Wiki CC BY 2.5

此新式的高麗門建法,異於日本另外一種傳統城門「櫓門」(やぐらもん)建法。櫓門抑或日本式基本城門建法,同高麗門平房式建法一般,所變化的即是蓋城門四大共通材料—鏡柱、冠木、空柱,以及門扉;然而,櫓門的建法較複雜,主要它是建成兩層樓的城門,一樓為城門,二樓為櫓的櫓門,高度較高。

而在櫓門城門上守軍,居高臨下地觀察遠處敵軍動向,遠則採取長距離攻法,如弓箭砲彈等射擊,近則一些性能優異、精心打造的櫓門,面對來到門扉前的敵軍,還可以打開二樓空隙「石落」(滾落重石、潑灑熱湯,或士兵持長槍突襲敵軍之城門開口處)來擊退敵軍,相較起高麗門,櫓門的攻守較為優異,因為不管敵軍是遠或是近,櫓門上的守軍都可自由發動攻擊。

然而,高麗門優於櫓門之一點,在於建設方便,且若是如同三浦正幸所言,高麗門廣建於豐臣秀吉攻打朝鮮半島之際,無疑是考量到戰況,因地制宜所發明出的新城門——畢竟豐臣秀吉之所以會出兵攻打朝鮮之主因,無疑是向朝鮮王朝,借道入唐失敗,惱羞成怒地要給朝鮮王朝好看,原本想要佔領之地,絕非僅僅是朝鮮半島而已,而是中原大陸;換言之,朝鮮半島只是過客的「入門」之地。

再者,戰場戰情瞬息萬變,我方來到他國之地,主要多為攻城掠地,建設當地為後來之事,特別是像文祿・慶長戰役,豐臣秀吉用兵貴在神速,戰前也以「速戰速決」、「海路並進」為策略,攻打朝鮮王朝。根據史實記載,日軍1592年4月13日,侵略朝鮮半島,短短不到一個月時間,打下朝鮮王京漢城且俘虜王子,又於兩個月不到,攻陷了平壤,最終導致狼狽的朝鮮國王奔至中原,向宗主國明朝求救。就此看來,日軍在製作城門上,想必也盡可能簡便,以不需耗費大量材料為主,這也就造成有些高麗門,甚至還省下建造門扉的木板呢。

就此,我們可以想像的是,若當攻城敵軍來到高麗門下,肉身往往被守城的日本軍一覽無遺,難以閃躲守軍弓箭槍砲攻勢,雙方甚至以近身肉搏戰居多。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