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習會」達成百項合作,中印回暖但是否真能融冰?

「莫習會」達成百項合作,中印回暖但是否真能融冰?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印在「莫習會」這場聲勢浩大、事發突然的領袖會議後,雙邊關係似乎一時有融冰及重新出發之勢。中印關係在國際的新形勢下,是否真將重新設定?而中印之間氣氛的改善,又是否對台灣在印度的佈局造成影響?

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今年6月中於青島的上海合作組織(SCO)高峰會中再度會面。這是雙方繼今(2018)年4月底,在武漢舉行的中印領導人雙邊非正式會談後再度碰頭,印度媒體多以「武漢2.0」稱之。北京和新德里各自的官員,在莫習會後列出雙方未來可加強合作的項目,數量多達100多項,而首批將落實的合作項目則約有20項。

中印在「莫習會」這場聲勢浩大、事發突然的領袖會議後,雙邊關係似乎一時有融冰及重新出發之勢。中印關係在國際的新形勢下,是否真將重新設定?而中印之間氣氛的改善,又是否對台灣在印度的佈局造成影響?

百項合作項目,中印從邊界到文化無所不談

在上合組織高峰會中,習近平應允了莫迪的邀請,將於明(2019)年訪問印度。此外,在內政、外交、邊界、經貿、水文、文化、人文等領域,雙方也在列出了具體的合作項目。中國國防部長和公安部長,預計於今年訪印,並與印方的國防部長及內政部長進行高層會晤。在外交方面,中印將共同援助並協助阿富汗重建。在邊界議題上,今年下半年將舉行第21次「中印邊界問題特別代表會晤」,商討包括洞朗在內的邊界問題。

在經貿方面,中國將對印度企業,特別是製藥業開放市場;中印雙方將鼓勵彼此的企業加強投資,而做為世界第一稻米消費國的中國,也將進一步開放對印度米的進口。雙方設定了在2020年之前達成中印雙邊貿易額1,000億美元的目標。

水文方面,中國將與印度分享流經東北各邦的布拉馬普特拉河(Brahmaputra River)上游(在西藏境內即為雅魯藏布江)的水文資料。而在文化與人文交流方面,中國和印度將落實在莫習武漢會中協議的「高級別人文交流機制」,進一步推動雙方的文化、影視及學術合作。

看似豐富,其實都不是突破性進展

上述項目中,許多都並非首次。比如,時任中國國防部長的梁光烈在2012年曾就邊界問題訪問過印度,但一年之後,中印就在邊境線上發生對峙。2015年,時任中國公安部長的郭聲琨,在北京與印度內政部長辛格(Rajnath Singh)會面,當時的會面也是在莫習兩人的領導人會晤後舉行的。中印當時商定,要針對恐怖主義等問題設立情報分享的部長級安全機制。但此項目從未實現,而郭聲琨也未如預定計畫在2016年回訪新德里。

在邊界問題上,在2003年成立的特別代表會晤機制,在2017年的洞朗對峙上卻未發揮關鍵作用,故再一次可預期,會議是行禮如儀的過場。水文方面,中方在今年武漢會晤之前的3月,就已經釋出消息表示未來將與印度分享資料,所以該項目也稱不上是突破性的進展。在雙邊貿易方面,中國在2016年底就放寬了對印度稻米的進口限制,允許印度香米(basmati)以外品種的稻米進入中國,以減輕中印貿易中印方的大幅逆差。

在2014及2015年一連串的中印高層會面後,雙方在文化學術上的交流也逐漸加強。中印合拍了包括《功夫瑜伽》、《大唐玄奘》在內的電影,2016年的德里書展,中國也首次做為主賓國參加。而近年來中印之間的學術交流、參訪以及出版合作項目也日漸增加。北京並有計畫地邀請印度主要智庫及學者參訪中國,進行長期和短期的駐點。

所以,中印在莫習武漢會晤後的合作項目,大多是現有項目的延續或加強,莫習會的效應主要還是雙方和緩及友善氣氛的營造。

RTX5ZIIX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印度與中國合作,是為了增加選票

印度在此時選擇與中國合作,主要有幾點考量。第一,減緩中國在南亞對印度的包圍。中國近幾年藉著「一帶一路」,在印度的南亞周邊小國加強投資與基建,給印度很大壓力。新德里在北京受到美國壓力的此時遞出橄欖枝,意圖減緩中國在周邊的包圍。

第二,印度全國大選將於2019年4或5月舉行,執政的印度人民黨(BJP)雖然聲勢浩大,但近來接連在地方受到最大對手印度國大黨(INC)以及多個地方政黨的挑戰。比如,最近在卡納塔克(Karnataka)邦的選舉中,印人黨雖然取得最多議席,但未過半數。當地最大的地方政黨人民黨世俗派(Janata Dal 〔Secular〕)並未與印人黨組成聯合政府,而轉向了國大黨。在馬哈拉施特拉邦,與印人黨共同執政的「希瓦吉之軍(Shiv Sena)」黨,也要求人民黨將下一屆的馬邦邦長職位給予希軍黨,否則就要終止合作。

在穩固選前形勢的考量之下,和中國和解將是莫迪政府可以宣傳的外交成果。印人黨的政治對手國大黨較受知識份子及城市居民等中產階級的支持,莫迪若能在大選前藉由邀訪習近平,將他穩固大國關係的有利形象進一步強化,對鞏固印人黨的地位將有正面效果。與中國公安部的合作,主要的目的也是要把外逃、目前可能藏匿於香港的經濟罪犯莫第(Nirav Modi)押解歸案,做為打擊經濟犯罪的政績。

開放投資及增強對中國的出口也有相似的邏輯。據統計,印度在2015-2016年度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將近530億美元,而在2003-2004年,逆差僅有11億美元。大幅增長的對中國貿易逆差,也不斷受到知識界及在野黨的抨擊。莫習會中稻米、水果等農產品的開放,對解決逆差問題不會有太大的助益,但卻是莫迪政府可以拿來交代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