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的勇士離開了捷運站,但傳統領域抗爭還沒結束

部落的勇士離開了捷運站,但傳統領域抗爭還沒結束
Photo credit: 共生音樂節 陳艾閩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大捷運站口超過一整年的長期抗爭與運動,宣示了理念,也對照出官方的虛應,在幾乎被整個傳播媒體給邊緣化和遺忘後,負傷的戰士們回去原鄉,從自己的族內重新發起變革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方中士

在台大捷運站出口附近主張原住民部落傳統領域劃設不得排除私有地的團體,並沒有解散。

在欠缺持續亮點的吸引下,經過四百多天的長期呼籲與抗爭,幾次激烈的被國家公權力強力排除的推擠、衝撞與轉進的報導後,抗爭群體與來自全國各地部落支持者,僅留下風雨中淒冷寥落的藝術裝置和幾位輪值留守的義工,曾經站在道德高度嚴厲斥責總統向原住民道歉是「騙」的運動,並沒有風起雲湧沒有四方響應,事件與幾位主要的發動者如巴奈、納布與馬躍比吼等,很快成為滾動海量訊息的邊緣泡沫。

很快的,排除私有地的行政院版傳統領域劃設辦法,已有少數幾個部落開始遵循並公告其傳統領域,但就如這群堅持其理念者所警告──沒有堅持傳統領域不得排除私有地的道德高度,就沒有拒斥財團經濟開發邏輯的立場,因此,我們親眼目睹6月11日才依官方辦法公告的日月潭邵族傳統領域,12日卻讓孔雀園區渡假飯店的開發環評會議,無視於須經部落諮詢同意而通過。

怎麼辦?反正總統道歉了,傳統領域劃設官方辦法也公告了,傳領劃設範圍的爭議也沒引發原住民族群普遍的關注,有能力有意識積極申請劃設傳領的,也還只是個位數部落,日子一久,那些台大醫院捷運站出口附近的抗議聚點,果真就成了過往路人誤會的裝置藝術佈置,或戶外教學者駐足的歷史陳跡。

這對堅持不可打折扣的復振原住民文化者言,就好像看到揚名國際、維持原始共產社會經濟模式的司馬庫斯部落,持續對抗觀光業以及市場貨幣價值對心靈的侵蝕;看到蘭嶼達悟族小孩在便利超商登島後,面臨芋頭與洋芋片的口味掙札,被迫抉擇未經神聖儀式的併板舟能否載客收費。

結果,只要能釋出部分低階職缺和提供以歌舞表演,所謂的傳統文化復振和傳統領域的劃設,就只不過是經濟利益的再分配而已。

我們學習國際肯認原住民回復原有的自然主權的目的是什麼?是保障處於最弱勢,甚至面臨當代文明全面入侵而滅絕的原住民族群及其文化,而轉型正義則是保障原權的倡議與行動手段。藉由還其歷史過程中被剝奪的正義,人們恰好可經此過程,認識並自省昔日原住民自然主權如何被不義剝奪的斑斑血淚,這該是全體人類社會的自省與自我救贖機會。

這在台灣尤為明確:從被墾殖入侵的漢人與之後承續的統治者,名為代表文明落後的「蕃」和加之其上的「理蕃」、「撫蕃」,皆帶著文化歧視加深和自我貶抑與否定,接著是遷徙、流亡、藏匿以致於全然遺失其語言、命名、服飾乃至任何表徵,為的是剝除被統治者與其主流文化「善化」使之「新化」的羞辱。最後,還得在以漢族為中心的五族共合手段中,融入其「中華民族振興強盛」的目標,成為國家盛典裡蠻夷來朝的符碼,成為體育賽事與觀光產業裡的優人弄臣戲碼。

其實,超過一整年的長期抗爭與運動,已足以宣示理念並照出官方版本的虛應,在幾乎被整個傳播媒體給邊緣化和遺忘後,今天的抗爭者以負傷戰士的姿態回去原鄉,把他們在自己的土地上種回自己尊嚴的文化的理念落實下來:如何在既有的法規體制上尋回原住民族文化的價值?泛靈信仰下的心靈與思維,如何在科學或科技主義背景下發揮對照的意義?原始的共產經濟與共工分享,如何在今日資本主義社會有效運作?如何教育自己的族人,拒斥當代自由市場背後的金錢價值與邏輯,讓諸如用過即丟的大量消費垃圾與表淺觀光,被節制乃至於被拒斥?

這會不會,才應該是官方版本的復振原住民文化信心方向,也才能為全社會劃出一條,尋回與自然合諧共生的心靈原鄉路?

這當然是不情之請,但我呼籲這群讓人尊敬的勇士們,轉進他們的部落與委曲接受的官方版傳統領域,先在自己的族人裡凝聚共識,先落實原住民文化對照當前文化中,最有價值的內涵,先讓部落裡的族人充分體悟傳統領域與他們的深層關聯,使他們帶領整個社會學習保護山林、溪流、海岸與海洋及其中孕育的生命。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