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布朗《起源》選摘:除了上帝造人、生物演化,人類起源有第三種可能?

丹布朗《起源》選摘:除了上帝造人、生物演化,人類起源有第三種可能?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艾德蒙發現人類起源的第三種可能呢?蘭登必須承認這種發現——人類起源的另類說法——會天搖地動,但他實在無法想像會是什麼。

文:丹・布朗(Dan Brown)

灣流G五五○飛機爬升到巡航高度後,羅柏・蘭登茫然望著橢圓形窗外努力整理思緒。這兩小時來簡直像情緒的龍捲風——從觀賞艾德蒙簡報開始播放的興奮感到看見他慘死撕心裂肺的驚恐。蘭登想越多,艾德蒙的簡報之謎只會變得更玄。

艾德蒙揭開了什麼祕密?

我們從哪裡來?我們要往哪裡去?

今晚稍早艾德蒙在螺旋雕塑裡說的話在蘭登腦中重播:羅柏,我達到的發現……非常清楚地回答這兩個疑問。

艾德蒙自稱解決了人生最大的兩個謎題,但是,蘭登猜想,艾德蒙的消息怎麼會有如此危險的破壞力讓人為了封口殺掉他?

蘭登只能確定艾德蒙指的是人類起源和人類的命運。

艾德蒙發現了什麼驚人的起源?

什麼神祕的命運?

艾德蒙對未來顯得樂觀又振奮,所以他的預測似乎不可能是末日之類。那麼艾德蒙究竟預言了什麼讓神職人員如此深感憂慮呢?

「羅柏?」安布拉拿著一杯熱咖啡來到他身邊。「你說黑咖啡?」

「太好了,對,謝謝。」蘭登感激地接過馬克杯,希望來點咖啡因有助於解開他糾結的思路。

安布拉坐到他對面,從一個高雅浮雕瓶子給自己倒了杯紅酒。「艾德蒙飛機上隨時帶著玫瑰莊園的酒。浪費掉似乎很可惜。」

蘭登只喝過一次玫瑰莊園,在都柏林聖三一學院地下一個古代祕密酒窖裡,當時他去研究稱作《凱爾經》的彩繪手稿。

安布拉雙手捧著她的酒杯,舉到唇邊時,她從杯緣上抬頭望著蘭登。他再度奇怪地在不知不覺中被這女人的天生優雅解除武裝。

「我一直在想,」她說,「你先前提過艾德蒙在波士頓時問過你各種創世的故事?」

「對,大約一年前。他對主要宗教回答『我們從哪裡來?』這個問題的不同方式有興趣。」

「所以,或許我們最好從這裡著手?」她說,「或許我們可以查出他在研究什麼?」

「我很支持從起點開始,」蘭登回答,「但我不確定有什麼東西可以查。關於我們從哪裡來只有兩個思想學派——宗教概念說上帝創造了型態完整的人類,還有達爾文模型說我們爬出原始沼澤,最後進化成人類。」

「如果艾德蒙發現第三種可能呢?」安布拉問,褐色眼睛閃閃發亮。「如果那是他發現的一部分呢?如果他證明了人類不是來自亞當和夏娃也不是達爾文的進化呢?」

蘭登必須承認這種發現——人類起源的另類說法——會天搖地動,但他實在無法想像會是什麼。「達爾文的進化論建構得非常好,」他說,「因為它根據科學上可觀察的事實,清楚地說明有機體如何隨著時間進化並適應環境。進化論已經被科學界最聰明的人普遍接受了。」

「是嗎?」安布拉說,「我看過一些書主張達爾文完全錯了。」

「她說得沒錯,」溫斯頓從正在兩人之間桌面上充電的電話中插嘴,「光是近20年內就有五十幾本書出版。」

蘭登都忘了溫斯頓還跟他們在一起。

「其中有些是暢銷書,」溫斯頓補充,「達爾文弄錯的事……是誰輸了這場官司……小人國的生物學……審判達爾文……查爾斯達爾文的黑暗面——」

「是,」蘭登打斷,很清楚有一大堆書宣稱是達爾文的反證。「其實我前一陣子看過其中兩本。」

「然後呢?」安布拉追問。

蘭登禮貌地微笑。「呃,我無法代表全部發言,但我看的那兩本基本上是基督徒觀點論述。其中一本甚至暗示地球上的化石紀錄是上帝『為了考驗我們的信仰』故意放的。」

安布拉皺眉。「好吧,所以你的想法沒有動搖。」

「沒有,但是我很好奇,所以我問一個哈佛生物學教授對那些書的意見。」蘭登微笑。「對了,那個教授碰巧是已故的古爾德。」

「我怎麼覺得很耳熟?」安布拉問。

「史蒂芬・古爾德,」溫斯頓立刻說,「是知名的進化生物學家和古生物學家。他的『間斷平衡』理論解釋了化石紀錄中某些斷層,有助於支持達爾文的進化模型。」

「古爾德只是笑笑,」蘭登說,「跟我說大多數反達爾文書籍是創世研究所(Institute for CreationResearch)之類的出版品——根據它自己的宣傳資料,這個組織認為聖經是絕對無誤的歷史與科學事實的口語紀錄。」

「意思是,」溫斯頓說,「他們相信燃燒的灌木叢會說話,諾亞把世界上所有物種裝進一艘船裡,活人會變成鹽柱。對科學研究機構來說不是很站得住腳。」

「是啊,」蘭登說,「但是有些非宗教性書籍嘗試從歷史觀點駁倒達爾文——指控他剽竊了法國自然學者讓——巴蒂斯特・拉馬克的理論,後者最早提出有機體會自我轉變以回應環境。」

「這一點無關緊要,教授,」溫斯頓說,「無論達爾文是否剽竊跟他的進化論正確性無關。」

「我無法反駁,」安布拉說。「所以,羅柏,我猜想如果你問古爾德教授『我們從哪裡來』,他無疑會回答我們從人猿演化而來。」

蘭登點頭。「我這是擅自解釋,但古爾德基本上向我保證真正的科學家之間毫不懷疑有進化這回事。

經驗上,我們可以觀察過程。他認為比較好的問題是:進化為什麼發生?它是怎麼開始的?」

「他有提出答案嗎?」安布拉說。

「沒有我看得懂的,但他確實用思想實驗說明了他的論點。稱作無限通道。」蘭登暫停,啜一口咖啡。

「對,很有幫助的說明,」蘭登來得及開口前溫斯頓插嘴說,「是這樣的:想像你自己走過一條長廊——長到不可能看見自己從哪裡來或往哪裡去的走廊。」

蘭登點頭,佩服溫斯頓的知識淵博。

「然後,在你後方遠處,」溫斯頓繼續說,「你聽見有球彈跳的聲音。果然,你一轉身,看到一顆球彈跳著往你過來。越來越近,直到它終於跳過了你,一直前進,跳到前方遠處看不見了。」

「正確,」蘭登說,「問題不是:那顆球有彈跳嗎?因為顯然球有在彈跳。我們觀察得到。問題是:它為什麼彈跳?它怎麼開始彈跳的?有人踢它嗎?或只是個喜歡彈跳的特殊球?這條通道裡有沒有物理法則讓這顆球別無選擇只能永遠彈跳?」

「古爾德的論點是,」溫斯頓總結,「就像進化一樣,我們往過去看得不夠遠,無法知道過程是怎麼開始的。」

「正是,」蘭登說,「我們只能觀察到它正在發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起源》,時報文化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丹・布朗(Dan Brown)
譯者:李建興

無論你是誰,無論你相信什麼,一切即將改變。

《達文西密碼》驚人續集,揭開人類最神祕的生死密碼
羅柏.蘭登系列新作,再度橫掃全球暢銷書榜冠軍

哈佛大學符號學教授羅柏・蘭登受邀到西班牙畢爾包的古根漢美術館參加一場由未來學家艾德蒙・柯許主辦的神祕晚會。柯許即將發表的「新人類起源說」據稱將解答人類存在的兩個根本疑問,足以顛覆達爾文以降的科學觀點。

活動開始不久,全場數百位來賓都不禁被別出心裁的簡報迷住,蘭登也發現這遠比他想像的更具爭議性。精心安排的晚會進行到一半卻傳出槍響,有人要除掉柯許。眼見柯許的新發現就要在世界上消失,為了解開柯許上鎖文件的關鍵密碼,蘭登和古根漢美術館館長安布拉・維達摸黑逃離混亂現場。自從刺殺騷動傳出,王宮出面滅火,主教蠢蠢欲動;今日政教關係不再牢固的西班牙,神聖宗教與尊貴王室已無法安定人心。此刻,同行逃往巴塞隆納的兩人,沿路凶險不斷,被迫躲進高第的聖家堂內鮮為人知的密室中,如今唯有仰賴維達館長提供柯許在世前的種種線索,蘭登或許有可能解開柯許設下的重重密碼,搶救可能永遠失落的新發現。

「密碼不會自然出現,必須被創造。」在這部《達文西密碼》的驚人續集中,羅柏.蘭登將穿過隱晦歷史與極端宗教的黑暗長廊,直達最初始的生命起源。15世紀以來,從伽俐略到霍金到複雜科學,在這個混亂、失序、人心徬徨的年代,從宗教、王權、政治領袖到哲學家,我們如何回應每日不斷翻天覆地的科學新發現?突現的生命答案,又為何讓人誓願以性命守護?

我們從哪裡來?
我們要往哪裡去?

未知生,焉知死?數千年來,關於人類存在的兩個根本疑問,在權力爭霸的歷史中莫衷一是。長久矇蔽、令人屏息的真相,即將解開。邱吉爾曾言:「偉大的代價是責任」。生命有何意義?又將如何終結?原來人類對於死亡的恐懼,答案就在起源之中。只有看見死亡,人生才有成為傑作的可能。解開起源之謎,可能改寫人類命運的下一步。

本書創意驚人,被譽為丹布朗迄今最高明最具娛樂性的小說。

起源
Photo Credit: 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