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方皇帝均透過戰爭取得帝位,然而君士坦丁才是翻轉世界的異類

東西方皇帝均透過戰爭取得帝位,然而君士坦丁才是翻轉世界的異類
Photo Credit: DeliDumrul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重建拜占庭為君士坦丁堡的工程規模,在古代世界是前所未聞的。這個計畫將耗費數十年才竣工,由君士坦丁一手規劃新城藍圖。君士坦丁堡將是永久的政府中心,君士坦丁皇帝與子孫的家鄉。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湯瑪士・麥登(Thomas F. Madden)

西元三二四年九月,兩位羅馬皇帝前來拜占庭,決定西方世界的命運。一如動亂時代常態,此類討論常以刀劍、盔甲與鮮血進行。拜占庭人已相當習於這類貨品。當羅馬帝國在前方吃緊與背後分裂的壓力下呻吟破碎,斷層線似乎總是在博斯普魯斯海峽的城市交會。   

西元三二四年,交戰雙方是君士坦丁一世(Constantine I)與李錫尼(Licinius)皇帝。羅馬帝國擁有兩名皇帝是相對新近的做法。西元二九○年代晚期,戴克里先(Diocletian)皇帝將帝國一分為二,兩邊各有一位皇帝(稱為奧古斯都)及一位副帝(稱為凱撒)統治,希望透過四人統治(稱為四帝共治),減少帝國朝廷外的將領,尋求挑戰帝位的誘惑。身為奧古斯都的繼承人,凱撒有機會與軍團建立連結,進而遏阻低階軍官叛變的狀況。這想法很傑出,但從未成功。幾乎從一開始,四帝共治就充滿內鬥與公開叛變。但因為缺乏更好選擇,羅馬人仍舊維持這個制度。   

西方皇帝君士坦丁與東方皇帝李錫尼均透過戰爭取得帝位,然而君士坦丁卻是真正翻轉世界的異類。他是基督徒。耶穌基督的宗教長期在羅馬帝國和平時期中興盛,沿著羅馬道、乘著羅馬船、在文明世界各處的羅馬廣場與劇院裡,使徒傳播著福音。羅馬人一般傾向宗教盡可能多元並行,但基督徒不承認異教神祇或視其為惡魔,因此也不認同這個理念。西元頭兩世紀多數時候,基督教在羅馬世界廣大宗教體系中取得一席之地。然而從第三世紀開始,成長的基督教與衰弱帝國之間的衝突愈演愈烈,有時成為宗教迫害。   

Prima_tetrarchia_Diocletianus
Photo Credit: Roman Empire with dioceses in 300 AD.png: Mandrak derivative work: Cristiano64 (talk · contribs) @ public domain
第一次四帝共治 (293-305年) 黃:西帝國奧古斯都馬克西米安。綠:東帝國奧古斯都戴克里先。紅:西帝國凱撒君士坦提烏斯。藍:東帝國凱撒加列里烏斯

最後決裂在西元三○三年到來,戴克里先皇帝下令查禁基督教,摧毀所有經典,焚燒所有教堂,所有基督徒不得集會或進行信仰活動。羅馬帝國似乎失去神的喜愛,並認為基督徒強烈拒絕接受異教神的存在,可能是基督教失寵之因。帝國各處的軍人搜捕處決基督徒,導致基督教遁入地下。多數地區嚴格執行皇帝命令,但在君士坦丁統治的不列顛及高盧,權力當局常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時君士坦丁尚未成為基督徒,但顯然對受迫害的教眾甚感同情。在帝國各處經常可以看到殉教者面對死亡時,內心深信將前往更美好所在。很難不被如此景象撼動。   

君士坦丁與西方皇帝馬克森提烏斯(Maxentius)的內戰在西元三一二年爆發。一開始這場內戰並無太多特殊之處。然而當君士坦丁帶領軍隊穿越阿爾卑斯山,前往義大利的路上,卻感受到深刻的宗教體驗。在異象中他看到耶穌基督,給他兩個希臘字母chi與rho合一組成的符號「☧」。藉著「基督」一詞希臘文寫法的頭兩個字母組成的符號,君士坦丁相信基督教的神已賜予他勝利。他下令將此符號繪製在所有軍團旗幟及盾牌上。當時必然是一幕奇異景象,羅馬軍團通常以鷹、蛇或神祇雕像裝飾旗幟。馬克森提烏斯對改變感到訝異,但仍決心不計代價取得勝利。   

西元三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世上最重大的戰役之一在羅馬北方的米爾維安大橋(Milvian Bridge)爆發。君士坦丁最終擊敗馬克森提烏斯,進入羅馬成為西方的新皇帝。他將這場勝利歸給耶穌基督,並立刻宣布改信基督教,他的家族也跟著改信。次年,君士坦丁與東方皇帝李錫尼 正式廢止禁教令。

幾乎一夜之間,基督教的命運有了戲劇性轉變。過去主要在文盲貧窮階級流傳、受人嗤笑的宗教,突然間成了帝國統治者的信仰。過去從未正眼看過基督教的權勢男女,現在也開始另眼相待。許多人改信並受洗。從統治初始,君士坦丁對於教會福祉甚為關心,在羅馬捐獻興建原始的拉特朗聖若望大殿及第一座聖彼得教堂。   

君士坦丁與李錫尼和平共存一段時間,兩人也都選擇兒子擔任凱撒。但雙方都不是能共享權力之人。經過一些摩擦與條約協定,內戰在西元三二四年爆發。君士坦丁召集大軍,在基督羅馬旗之下出征,預備征服另一半的帝國。   

Dream_of_Constantine_Milvius_BnF_MS_Gr51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在米爾維安大橋戰役開始前,君士坦丁大帝做了一個使他下定決心藉基督教之神的庇護而戰的夢

李錫尼決意要在君士坦丁涉足小亞細亞前,擊潰對方大軍。如同過去許多皇帝,李錫尼以拜占庭為軍事總部,召集大軍,並將海軍駐紮在此。西元三二四年夏天,他派出艦隊前往赫勒斯滂,將君士坦丁之子克里斯普斯(Crispus)統領的海軍,擋在馬摩拉海之外。李錫尼則帶領約莫十六萬人的軍團,前往色雷斯的阿德里安堡,等待君士坦丁。再一次,拜占庭成為帝國鬥爭的舞台。然而此次,不單將決定羅馬帝國的命運,基督教的未來發展也命懸一線。   

在形勢上,李錫尼略占上風,他的陸軍與海軍戰力明顯高過君士坦丁。然而君士坦丁滿懷改信的熱情士氣,確信基督將引領勝利。在阿德里安堡,他擊敗李錫尼軍團,迫其逃回拜占庭的安全範圍。南方的克里斯普斯也帶領艦隊大敗李錫尼海軍,得勝航向博斯普魯斯。無力維持攻勢的李錫尼跨海回到迦克墩,試圖從亞洲召集更多軍隊。

秋天接近時,君士坦丁與克里斯普斯率領滿載的數百艘軍艦,從克里索波里斯北方穿越博斯普魯斯海峽,迎上好整以暇等待的李錫尼。李錫尼增加軍力,在西元三二四年九月十八日與君士坦丁軍正面交鋒。再一次,君士坦丁戴著基督標記迎向勝利。完全被擊潰的李錫尼選擇投降,同意以平民身分安享餘年。君士坦丁自此成為羅馬帝國唯一的統治者。   

經過重大勝利,多數人期待君士坦丁將回到羅馬接受風光的勝利凱旋。但相反地,他帶著朝廷直接前往拜占庭,並在可見未來中,持續定居此地。由於童年時期住在四十英里以東的尼科米底亞,君士坦丁對這區域熟稔於心。經過多年輾轉於英格蘭、高盧及義大利,五十多歲的君士坦丁也許渴望藉機返回美麗的馬摩拉海。然而,更重要的是拜占庭的地理位置。身為東方與西方的皇帝,君士坦丁需要一個首都,能讓他快速反應兩個方向的需求。在情勢如此不穩的時代裡,拜占庭是個完美選擇。   

Konstantin_i_jelena_mosko
Photo Credit: Gmihail @ CC BY-SA 3.0 RS
君士坦丁大帝與母親海蓮娜

此時,羅馬皇帝已習慣將行政中心定於羅馬以外的城市。塞維魯皇帝為了兒子卡拉卡拉,將拜占庭重建為一座華美的皇家行宮。君士坦丁意圖擴大這個計畫。西元三二四年十一月八日,群眾聚集在拜占庭的塞維魯陸牆外,君士坦丁與家族重臣盛裝出席歷史悠久的羅馬建城典禮。他們肅穆宣示,拜占庭將由西方世界霸主重新建立。

異教祭司施行慣常儀式,基督教士也受邀祝福。皇室隊伍接著前往由壯碩公牛群拉動的祭犁。根據傳統,君士坦丁皇帝將駕馭祭犁,劃出城市的神聖疆域,亦即拜占庭新城的疆界。塞維魯重建拜占庭陸牆時,已向西推進四百碼,擴大舊希臘城邦的範圍。君士坦丁則由塞維魯陸牆持續向西,穿越開闊草原,推進一點五英里,劃下一道從金角灣到馬摩拉海的南北向溝渠。這並非修繕裝飾之舉,君士坦丁意欲將拜占庭城的範圍擴張四倍。這幾乎令人難以置信。祭禮結束後,新的城市正式定名為:君士坦丁堡,即君士坦丁皇帝之城。   

重建拜占庭為君士坦丁堡的工程規模,在古代世界是前所未聞的。數不盡的船艦運來大群工程師、木匠、石匠及工人,以及建造偉大城市需要的原物料。塞維魯陸牆外的山丘平原一夜之間成為世上最大的工程基地。這個計畫將耗費數十年才竣工,由君士坦丁一手規劃新城藍圖。他意圖建造一座易於防守、資源豐厚的城市,成為羅馬帝國的行政中心。當然,羅馬城將永遠是帝國的首都,畢竟包括君士坦丁皇帝在內,無人能奪去永恆之城的王冠。然而君士坦丁堡將是永久的政府中心,君士坦丁皇帝與子孫的家鄉。   

當城裡充斥著鐵鎚、鏈鋸及工人聲響時,西元三二五年,君士坦丁皇帝前往東南方五十英里外的尼西亞(今日土耳其伊茲尼克,İznik)。他邀請全帝國所有主教在此集合,召開自使徒時代以來第一次大公會議(Ecumenical council)。會中有許多議題需要討論,基督教不只受到禁教影響,內部也因為信仰爭議分裂。身為使徒繼承者,主教們在皇帝保護下集會,討論神學爭議,祈求聖靈指引,最終做出決議。

Jerusalem_Holy_Sepulchre_BW_24
Photo Credit: Berthold Werner @ CC BY-SA 3.0
耶路撒冷的聖墓教堂

君士坦丁皇帝參與儀式,但未直接參與討論或決議。尼西亞立下西方獨特的政教分離概念:身為皇帝,君士坦丁發現其權力屬於世俗事務。君士坦丁既非神父或主教,無法施行聖餐禮或判定信仰議題。只有大公會中的主教可以宣稱阿里烏派(Arianism,認為基督並非完全的神)為異端思想,他們也如此決議。身為世俗權威,君士坦丁則可以放逐阿里烏派信徒,他也確實下令放逐。   

尼西亞大公會後隔年,君士坦丁與家族前往羅馬,慶祝即位二十週年。在歡慶活動中,君士坦丁卻發現一樁陰謀,又或者只是年輕妻子法烏斯塔(Fausta)與長子克里斯普斯(由妾所生)之間的不倫戀。無論事實如何,君士坦丁下令處以紀錄抹煞之刑(Damnatio memoriae),依法徹底抹除兩者存在的任何紀錄。西元三二六年,法烏斯塔與克里斯普斯在羅馬受審行刑。君士坦丁受夠了羅馬。如同過去的皇帝,他已經以各種紀念物美化城市,甚至造了自己的陵寢;現在他渴望將一切拋諸腦後。君士坦丁從此終身未再返回羅馬。   

自君士坦丁童年開始,此時已年過七十歲的母親海蓮娜(Helena),一直是他最親近的顧問。君士坦丁近日才為母親加封「奧古斯塔」(Augusta)尊稱,等同「女王」。隨著克里斯普斯與法烏斯塔離世,君士坦丁愈加依賴海蓮娜。兩人決定君士坦丁應當回到君士坦丁堡監督工程。海蓮娜則前往耶路撒冷,因耶穌而神聖的城市。

在耶路撒冷,海蓮娜慷慨耗資整修並建造新教堂。在耶穌基督誕生的洞穴上,多年前哈德良皇帝興建了一座阿多尼斯(Adonis)神廟。海蓮娜下令拆除神廟,改建新的教堂,花了六年時間才完工。在橄欖山(Mount of Olives)耶穌升天之地,海蓮娜興建了一座露天教堂。更著名的是她找出耶穌受釘十字架及復活的地點:各各他山(Golgotha)與聖墓(Holy Sepulcher)。當地基督徒與猶太人都知道位置,先前的羅馬皇帝也很清楚。

在許多虔誠羅馬人的憤怒中,海蓮娜下令移除哈德良皇帝在此興建的華偉維納斯神殿。工人在神殿下方不只發現各各他山的岩壁及附近的救世主墳墓,同時還發現耶穌基督被釘的真十字架。十字架碎片後續被送往帝國各處教堂。海蓮娜下令在此興建兩間教堂,後世合為一間雄偉的聖墓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er)。海蓮娜為君士坦丁堡及耶路撒冷兩城之間塑造長久連結後,再次返回君士坦丁堡。

Walls_of_Constantinople
Photo Credit: Bigdaddy1204 @ CC BY-SA 3.0
復原的君士坦丁堡城牆

接下來四年裡,君士坦丁持續忙碌建造新城。他親自督工新陸牆建造工程,在半島上雄偉橫亙超過一點五英里。巨人足跡已不可見,然而君士坦丁陸牆的存在將超越數個世紀。如同塞維魯及拜占庭前人所建,新的陸牆一樣有哨塔及貫穿牆身的巨大城門。

北起金角灣的佩特里翁區(Petrion),就在今日阿塔圖克橋(Ataturk Bridge)西北方。城牆由此往南蛇行,在今日的蘇丹塞利姆清真寺(Mosque of Sultan Selim)及法蒂赫清真寺(Fatih Mosque)之間突出,接著大致沿著今日的歐古詹街(Oguzhan St.)、奇茲列爾瑪街(Kizilelma St.)與埃帖梅茲街(Etyemez St.)。靠近陸牆南端是一個大型典禮祭台,稱為黃金門(Golden Gate)。

埃格納提亞大道由此進入城區,變成一條寬廣大道,這是皇帝凱旋接受歡慶之處。黃金門遺跡一直留存到十六世紀,但也消逝在歷史中。城門所在處靠近今日的濟澤列瑪大道(Zizelema Caddesi)與穆斯塔法帕夏長者大街(Koca Mustafapasa Caddesi)。無疑沿著牆還有其他城門,但我們只曾聽聞北方的多夫門(Polyandri Gate)。

另一條大道由此入城,一路往西南,直到與埃格納提亞大道在後世稱為兄弟之愛紀念柱廣場(Philadelphion)之處交會。這兩條大道的交會點,是君士坦丁堡最重要,同時可能也是最繁忙的地點。廣場上兩座立柱俯視,屬於卡必托里神殿群的一部分。立柱上鑲嵌四帝的斑岩雕像,每根立柱由兩位統治者環抱,因此廣場以「兄弟友愛之地」而聞名。

這些雕像奇異地仍留存至今,鑲嵌在威尼斯聖馬可大教堂(Basilica San Marco)的外牆上。數個世紀以來,這些王者石像俯瞰著古老君士坦丁堡的兩條主要大道。

相關書摘 ►君士坦丁堡隨著凱末爾的腳步,卸下帝都光環蛻變伊斯坦堡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榮耀之城.伊斯坦堡:位處世界十字路口的偉大城市》,馬可孛羅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湯瑪士・麥登(Thomas F. Madden)
譯者:林玉菁

伊斯坦堡佇立於歐洲之端,遙望亞洲海岸,三千多年來始終以世界十字路口城市之姿傲立,歷史上從未有其他城市長久位處世界舞台的核心,擔當諸多偉大帝國與多元文化之都。

在本書中,讀者將親眼目睹改變世界歷史的男男女女,包括亞歷山大大帝、君士坦丁大帝、狄奧多拉皇后、征服者穆罕默德二世、蘇萊曼大帝及現代土耳其國父凱末爾。此外讀者也將見證雄偉的狄奧多西城牆、裝飾華美的聖索菲亞大教堂,以及三千年來伊斯坦堡的改變與重生。

本書是近年少見以伊斯坦堡史為核心的通俗歷史作品。美國聖路易大學歷史系教授,專研歐洲中世紀史的湯瑪士.麥登,以傑出的文字能力、淵博的地中海文明知識、三十多年進出伊斯坦堡的實地考察經驗,傳承西方的說書人傳統,為伊斯坦堡寫下一卷令人驚嘆的傳記,捕捉該城市數世紀以來的榮耀與挫敗、繁華與崩殞。

《榮耀之城.伊斯坦堡》不只是一座城市的故事、一部單純的城市史,更是近三千年來,東西方文明在世界的十字路口衝突、併吞、建設、妥協、相互影響的故事,在在可以給予我們驚喜與反省。

0010782241
Photo Credit: 馬可孛羅出版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