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同志的燈塔」,敵得過中國政治與文化的擴張嗎?

「亞洲同志的燈塔」,敵得過中國政治與文化的擴張嗎?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中國獨裁的勢力愈趨龐大,台灣在性別平權方面的成功極可能在一夕之間被政治現實給淹沒,或是遭到中國不斷向外輸送的強勢文化給蠶食鯨吞。台灣性別圈唯有先發制人,將台灣的性別成功發展至中國、甚至是整個亞洲,才能讓台灣繼續保有自身的優勢。

文:Vincent

台灣在性別議題的領先地位,可以超越中國政治與文化的擴張嗎?

中國境內長久以來屹立不搖的父權制度與異性戀霸權鑲嵌在社會的各個角落,即便其經濟成長迅速,落後的性別觀念仍然是整體社會成長的阻礙;而中國專制獨裁的政權,更阻礙了其內部性別平權的發展。即便中國人民已經透過各種管道開始學習新知,對中國共產黨來說,性別方面的改革就如同民主一樣是危險的,將會動搖整個傳統而不容挑戰的政治與社會結構。

相較於中國,政治與資訊的開放使得台灣在性別議題上擁有可以說是領先數十年的成就,甚至被喻為是「亞洲同志的燈塔」。當然,在慶幸的同時,我們也必須要意識到,在台灣持續遭到中國打壓的時候,台灣性別圈不能僅將性別平權上的成功留在台灣。隨著中國政治與經濟的持續擴張,其傳統的性別觀念也將一同向外傳輸。台灣作為亞洲地區的性別先鋒,勢必要堅守住對抗中國傳統性別觀念的第一道防線。

中國社群平台新浪微博於4月13日晚間突然宣布,將針對色情、暴力等相關內容展開肅清。其中,中國老牌同志組織「同志之聲」於14日凌晨發布貼文表示,「由於不可抗力原因,同志之聲微博編輯部將無限期暫停工作。」頓時間,大量中國網友湧入微博發表言論抨擊,透過「#我是同性戀」、「#我是同性戀我拒絕被清查」、「#iamgaynotapervert(同志亦凡人)」等標籤來表達支持,也有人透過「#渣浪」的標籤來批評微博此舉。即使隨後含有這些標籤的文章都遭到刪除,但此一議題卻越演越烈。直至16日中午,新浪微博官方帳號才發出貼文,表示將不再清理同性戀相關的貼文,中國的性別圈也算是獲得了一場小小的勝利。

無獨有偶,兩名中國女性於5月13日在北京798藝術園區發放彩虹徽章,聲援17日「國際不再恐同日」活動,卻遭到園區保全驅趕並拳打腳踢。此事件影片在網路上引發網友公憤,並在微博上發起「798打人」的標籤,但相關標籤與影片在事發隔日即遭全面封鎖。事後廣州性別教育中心發布公開信表示,此事件不僅損害同志族群尊嚴及權利,更是對中國憲法所賦予公民基本權的踐踏。

除了同志族群的境遇之外,中國的父權結構也深深箝制住每個在中國的社會環境裡生存的人們。女性主義作家洪理達在《中國剩女:性別歧視與財富分配不均的權力遊戲》一書中,針對中國自21世紀初開始出現的「剩女現象」進行研究與分析。一些我們在台灣時有所聞的如「沒有房就別叫丈母娘」、「女人超過25歲未婚叫剩女」、「婚後房屋只能登記在丈夫名下」等現象,在中國是真真實實地在發生。許多在我們聽起來極為荒謬的性別觀念,卻是中國社會習以為常的規範。

洪理達在書中指出,一胎化政策加上家長的性別偏好,造成中國長期以來的性別比例嚴重失衡。為了解決單身男性過多及其可能衍生出的社會問題,政府開始有計畫性的推動所謂「剩女」的標籤運動,透過妖魔化高學歷、晚婚或甚至不婚的女性,迫使她們走入家庭以舒緩實際上的「剩男」問題。再者,從婚後財產分配方面來看,不論女方是否在房產上有無出錢,通常在丈夫與夫家親戚、甚至是自己父母的壓力下,都會放棄與丈夫聯合登記房子。在婚姻中,中國女性鮮有經濟自主的能力,僅能依靠丈夫的經濟分配,也造成家庭暴力的隱匿性。

RTX3HOJC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問題是,中國傳統而嚴厲的性別規範也造成了「同妻」的現象層出不窮。所謂的「同妻」指的是與男同性戀者進入婚姻關係的女性。同妻的現象源自於加諸在男性身上的異性戀期待與婚姻期待,許多男同性戀者迫於父母與親戚的壓力,會隱蔽自己的同性戀身分與女性走入婚姻。搭上中國的「剩女」現象,讓許多女性迫於年齡將至而盲目湊合,無法深入去探究自己未來的丈夫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究竟適不適合自己。

根據一般估計,中國處於活躍期的男同性戀者約有2,000萬,其中約有八成會進入婚姻或已經結婚。換句話說,中國境內有相當於1,600萬名同妻,被迫與不愛自己的丈夫共處,甚至忍受暴力、冷漠與無性的婚姻生活。超過九成的同妻有抑鬱的症狀,而超過一成的同妻曾有過自殺行為。

中國同妻的現象與剩女的標籤交互影響著。雖然男同性戀者在性傾向方面是弱勢族群,但其基於男性的身分,仍在婚姻中擁有大部分的權利;而女性因剩女的標籤,承受著年齡壓力而被迫進入婚姻,卻有可能遭遇到同樣承受成家的壓力的男同性戀者,最後除了在婚姻中處於權力弱勢之外,還必須承受身為同妻的壓力。

父權並不單指男性單方面對女性的壓迫,而是整個社會對於「陽剛氣質」的追求;而在這樣的結構之下,受苦的是所有不符合性別傳統印象的人們。如同中國房地產市場所炒作出的「女性只接受有房的男人追求」的印象,不禁箝制住眾多經濟水平較低的男性,也讓中國女性背負了「貪婪」、「現實」等罪名。而男性必須要傳宗接代的傳統觀念,也讓男同性戀者被迫踏入婚姻成家立業,同時造成廣大的同妻問題。

「同志」一詞開始涉及LGBT+族群,是來自於80年代末期香港劇作家林奕華創辦的同性戀影展。當時,林奕華取孫文病死於中國時的遺囑「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將影展定名為「香港同志影展」,可見同志一詞當中抗爭與革命的意識。而中國盲眼維權人士陳光誠曾說過:「不把民主送去中國,中國就會送專制過來。」在性別方面也是一樣的。隨著中國獨裁的勢力愈趨龐大,台灣在性別平權方面的成功極可能在一夕之間被政治現實給淹沒,或是遭到中國不斷向外輸送的強勢文化給蠶食鯨吞。台灣性別圈唯有先發制人,將台灣的性別成功發展至中國、甚至是整個亞洲,才能讓台灣繼續保有自身的優勢,在性別平權方面成為亞洲地區的先驅而不被箝制。

延伸閱讀:女同志陸生來台求學五年,就為了一圓「婚姻平權」的夢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