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巫「野青眾」:這時代已經進化到不需要特別炮製假新聞了

獵巫「野青眾」:這時代已經進化到不需要特別炮製假新聞了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當有人高喊某人或事有罪,某人或事應該死時,我就想到歷史上歷代因為群眾無知而受傷的人們,不管是無辜被指為女巫的少女、或者找到那個時代不能接受的真相的科學家,還是因為政治鬥爭被公開批鬥的人們。

文:何則文

在這次事件前,我沒聽過「野青眾」,我也不知道他們是幹嘛的。突然這幾天,PTT跟網路上都是這幾個字,鄉民大罵這是邪教組織,還有在網路上被瘋狂分享的陰謀論。那個理論說,這次殺人分屍案,實際是這群「淫亂的共產多妻社群」的多人所為,然後在共同殺害,最後由兇手一人出面頂罪。但唯一的關聯,是這兩者都在華山那個草原上。

這麼獵奇的故事引來數千人點讚分享,很多人在下面留言說,他們相信了(那篇文章聽說目前已經被刪除)。這個野青眾也突然變成眾矢之的,媒體紛紛報導他們怎樣違反常倫,做出多少離經叛道的事情,比如什麼裸身趴、在管制地區集會。整個台灣就好像展開獵巫一樣,大批網友湧入他們的臉書痛罵、給一星負評。

我不認識這群人,我也不了解情況,可是我想到的是,如果最後證明,這個「野青眾」跟這次的分屍案一點毛關係也沒有,他們只是普通的一群年輕人,那會有人因此道歉嗎?我沒有多加評論這個社群如何,是因為我知道自己本質上不瞭解情況,也不了解他們,雖然看到他們很多藝術展覽,好像有點不符合道德框架,但是任何議題跟行為,甚至到個人,都會有正反評論。

但這次事件我看到的是一個從眾效應,群眾的情緒極容易被一種說詞就帶著走,即便那個說詞是不理性的。看到有人登高一呼說事情是像A一樣,很多人就接受那個A,進而內化成自己價值體系,跟著同仇敵愾起來。每次有重大社會事件出來,集體的情緒就想要找一個標的來發洩,那個憤怒可能投射到兇手本身,或者其他看似相關、實則無辜的客體上。

這樣,情緒得到疏導,但是事情卻沒有解決。然而這個情緒抒發的過程,卻可能讓很多掃到颱風尾的人事物無端受傷。而事件結束後,那些曾經搞錯的人,他們也不會來說個「歹勢」,或者收回錯誤的評價。就是等待下一個引爆點,再找其他的標的宣洩情緒。

這不是台灣的問題,這是人類社會的一個不斷循環的現象。每當有人高喊某人或事有罪,某人或事應該死時,我就想到歷史上歷代因為群眾無知而受傷的人們,不管是無辜被指為女巫的少女、或者找到那個時代不能接受的真相的科學家,還是因為政治鬥爭被公開批鬥的人們。

這時代已經進化到不需要特別炮製的假新聞了,一個完全沒有根據的推論,都可以在網路社群形成巨大的波濤,吞噬許多人的理性思考,因為這些都不用負責任。講出聳動的言語,引來大眾的關注跟點閱,事實是不是真的也不重要,有沒有人因此受害也不重要,反正搏眼球的目的達到了,就好了。

不論是講出謠言還是相信謠言的人,在事過境遷後,就當作沒這回事了,他們也都沒有事情,八成自己也會忘記。唯一有事的,是因為這些群眾盲從效應下,受到傷害的無辜人們。因為跟著眾人走,就算有錯,也是大家一起分擔,畢竟罪不上眾。但是也因為這種動物的社會機制,才會有一隻領頭羊摔入山谷,卻讓一群羊群也跟著自殺的奇怪動物行為出現。

這不是一個個案,這種事情一直在發生。所以別只單單評論這個野青眾怎樣怎樣,我其實也不在意他們怎樣。我想說的是,大家是有選擇的,跟著謠言一起憤怒或驚恐前,是可以留著自己獨立思考空間的。不然到最後,當謊言比真實更有效果時,這個社會只會留下悲劇。

本文經何則文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