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步改革的歐盟高峰會(一):「第三勢力」荷蘭要如何改革歐元區?

跨步改革的歐盟高峰會(一):「第三勢力」荷蘭要如何改革歐元區?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針對馬克宏9個月前提出大刀闊斧改革歐元體制的計畫,德國和荷蘭近期先後澆了一桶冷水,多數國家看起來還沒準備好進一步深化經濟統合,最低限度的改革是這個月底歐盟高峰會最可能出現的結果。

距2010年歐債危機爆發已經過了將近十年的時間,歐洲各經濟體普遍都在穩定復甦的道路上,樂觀的總體經濟數據,讓歐洲央行於日前宣布將在今(2018)年12月底結束大規模的債券購買計畫,也就是說歐洲版本的量化寬鬆政策將正式退場。

雖然經濟危機已經成為過去式,但歐盟會員國至今對於當初危機會爆發的原因各有不同的解讀和解決辦法,有的國家覺得是因為歐元體制本身設計就出了問題,有的國家則是認為有人不遵守規定才釀禍,雙方各說各話的結果是歐元改革的辯論從來沒有停止過。所幸在今年6月底的歐盟高峰會中,歐盟領導人預計會針對這項議題作出決定,可望解決這個糾纏歐元區多年的問題。

野心勃勃的法國總統

在歐元改革的辯論中,最積極也最大膽的就屬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去(2017)年5月競選法國總統時,他就已經零星的提出一些改革歐元體制的想法,後來他又特別安排在去年9月於巴黎索邦大學舉辦一場演講,以完整呈現他認為最能確保歐元區未來穩定的改革計畫,內容包括建立歐元區自己的議會、預算,設立歐洲財政部長這個新職位,以監督和協調統籌歐元區各國的經濟、財政政策;他還希望歐元區會員國之間能有分擔金融風險的措施,例如單一存款保險制度,讓整個歐元區面對經濟危機時的抗壓能力更強。

作為第一個主動勾勒出歐元改革計畫的國家領導人,馬克宏除了想要獲得議程設定的優勢外,也想藉此拋磚引玉,瞭解其他會員國領導人的想法,而這群聽眾中,他最在意的當然是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的想法,畢竟有了歐盟最大經濟體的支持,他之後要再向其他會員國推行就會容易得多。

然而梅克爾維持他一貫的決策作風,不急著搶出頭、發表意見,而是先讓話題發酵,觀察其他歐盟領導人對馬克宏計畫的反應和想法,不到最後一刻不輕易顯露出德國政府的立場。這一等就是九個月,中間為了要配合聲勢如日中天的馬克宏,梅克爾僅對部分提議表示德國並不反對,都有討論的空間,直到今年6月初梅克爾才透過雜誌訪問的方式間接回應馬克宏的改革計畫。

RTX6A87U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梅克爾定調的德法歐元區改革版本

總結來說,德國願意多出一點錢附和馬克宏建立一個歐元區投資預算的提議,但比起馬克宏原本預計數百億歐元的預算規模,德國僅願意拿出數十億歐元的資金。另外,梅克爾認同歐元區需要有一個穩定機制,讓需要資金解決經濟問題的會員國能夠得到協助,他因此支持將歐債危機時創立的緊急救助機制——歐洲穩定機制(European Stability Mechanism)——轉換成歐洲貨幣基金(European Monetary Fund),變成不只是在經濟危機發生時才介入,而是危機徵兆出現時就可以先行介入,避免衝擊到其他會員國。而歐洲貨幣基金就會兼具馬克宏所提出歐元區財政部長的功能,有實權可以監督、衡量各國經濟狀況。

但在財政風險分擔的部分梅克爾堅決反對,德國還是認為每個國會員國都該盡到自己本分,管好自己的財政狀況,不能老是指望其他國家的援助,他因此對建立單一的歐洲存款保險制度興趣缺缺,歐洲銀行聯盟(Banking Union)的最後一塊拼圖依然無法拼上,馬克宏所希冀具有財政移轉機制的歐元區也不可能成真。

柏林的回應儘管和馬克宏的野心相比差距甚大,但目前看來他也只能乖乖接受,往好處想,對外他依舊可以宣稱是因為他的努力才使德國願意讓步;儘管內容基本上是由梅克爾定調,也或許馬克宏早就預料到這樣的結果,所以才會在一開始就畫出大餅。不過若往壞處想,德法協議好的這份歐元區改革計畫,還必須在歐盟高峰會中和其他會員國進一步討論,因此並非最終定案,而有鑑於歐元區改革的第三種聲音在過去幾個月漸漸出現,馬克宏的改革大計非常有可能進一步縮水,除非他願意投入更多的政治資本。

AP_18169790402898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荷蘭首相呂特所領導的第三勢力

於德法之外,積極尋找同盟以凝聚歐元區改革第三種聲音的是荷蘭首相呂特(Mark Rutte)。由於荷蘭政府的立場與法國剛好是兩個極端,因此媒體常常稱呂特是馬克宏在歐元區改革上的主要競爭對手,傳聞他已經成功與其他想法相似的北歐和波羅的海國家結盟,以對抗馬克宏改革歐盟和歐元的計畫。

今年3月,呂特在柏林就曾說「歐盟不是一輛通往聯邦主義不停歇的火車」,對於馬克宏不斷倡議更緊密的歐盟層級合作,他認為更多的整合不是歐盟眾多問題的唯一解方,歐盟不能為了統合而統合,也不能每次碰到問題就一味地建立新組織、新制度,歐盟應該扮演好輔助的角色,專注在解決單獨會員國解決不了的問題上。

6月13日呂特受邀在歐洲議會發表以歐盟未來為主題的演講,在歐元改革的議題上面,他首先認為英國脫歐之後的歐盟預算應該要縮編,而不是由剩下的會員國拿出更多錢補足英國留下的缺口,由此可見他可能不會願意支持馬克宏成立歐元區預算的提議。

再來,呂特表示理解歐元區需要一個可以提早介入會員國經濟以避免危機擴散的穩定機制,因此他支持德國的立場,將歐洲穩定機制轉變成歐洲貨幣基金,而且未來歐洲貨幣基金的實權將掌握在會員國手中,不是在歐盟層級的超國家組織裡。

最後,現階段他反對在歐元區內建立任何風險分擔或是財政移轉的機制,和德國一樣,呂特認為歐元使用國應該先管好自己國家的財政狀況,而不是先想說其他富裕的國家怎麼幫自己;假如歐盟變成一個守規矩國家幫助不守規矩國家聯盟的話,那支持歐洲整合的人只會越來越少。

RTX3S9BQ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